宁姜洛寒商 第502章 这种恐惧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程庸说正在抢救,只是……情况应该并不会太乐观。”

    洛寒商说完又道:“你问遍了所有人,可你呢?”

    “我?”

    “你好不好?”

    她抱着他的手,紧了几分:“不太好。”

    洛寒商眉心微蹙:“哪里不舒服吗?我带你去看医生。”

    他说着,就要抱她起来。

    可她却更用力的抱着他,摇头:“我是心里不舒服。”

    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前,眼中有泪:“心里特别堵的慌,洛寒商,我怕。”

    洛寒商也紧抱住了她:“别怕,我来了。”

    她声音有些哽咽的道:“洛寒商,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这么怕死。我怕我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你,见不到初谌和温言了。我怕摔下去的样子太难看,你会不愿意再想起我。我还怕……”

    她平静了一下情绪又道:“怕你会忘记我,跟别的女人结婚。”

    洛寒商不禁一笑:“傻女人。”

    宁姜摇了摇头:“我不是傻,我是胆小。”

    洛寒商松开她,凝眉道:“胆小的女人,还敢坐到那上面去,要陪坏人一起死?”

    宁姜蹙眉,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不高兴的瞪着他:“我说,我怕你会忘记我,跟别的女人结婚,你却跟我谈我是不是得胆小的问题,洛寒商,你说,你是不是在转移话题。”

    洛寒商将她圈在怀里:“你要是死了,我第二天就娶新媳妇儿,把初谌和温言交给他们的后妈,让他们的后妈随便欺负他们,然后我再跟新媳妇儿生一窝孩子,财产都给新媳妇儿的孩子。”

    宁姜推开他,瞪着他。

    洛寒商又道:“所以,就算为了初谌和温言,你也得给我好好记住了,你的命很重要,给我好好活着,听到了没?”

    宁姜抬手就用力的在他心口上捶了两下:“你再说。”

    洛寒商看着她,宠溺一笑:“你只要好好保护自己,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她要推开他,可他却不许。

    虽然明知道他说的是激她的话,可是她就是不爽。

    “洛寒商,你松开我,我不想跟你说话了,明天我就带初谌和温言走,你去娶新媳妇儿吧,我的初谌和温言,不需要你那两个臭钱,他们有我就够了。”

    洛寒商啧了一声:“你这女人,怎么听不懂人话?”

    “我是听不懂,我只知道,我大难不死,捡了一条命,你却说我要是死了,你要娶新媳妇儿。”

    洛寒商被她气笑了。

    “好好好,我认输了,你这女人真是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宁姜哼了一声:“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说,如果我死了,你要怎么办。”

    他表情严肃了几分:“我没法儿想这个问题,来的路上,我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如果你出事了,我该怎么办,怎么活下去,我甚至不确定,没有了宁姜的余生,对我来说还有没有意义。

    宁姜,你可能真的不知道,你自己于我而言,到底有多么的重要,可我希望你能记住,如果没了你,洛寒商是活不了的。在我眼里,这个世界上,配得上我洛寒商的女人,唯你宁姜一人。

    对于感情,我不会将就,更不会委屈,所以,不管你在,还是不在,我都不可能背叛你。我不是在对你说甜言蜜语,是在说承诺,这一辈子都不能更改的承诺。

    所以,以后不管何时何地,你都要记住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没人比你更重要,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要为了任何人,放弃你的命,听到了没?”

    这话,倒是真的让她感动到了。

    她伸手,紧紧的抱住了他。

    两人在风中依偎了片刻,洛寒商道:“楼上风大,我们得回家了。”

    宁姜道:“我腿软,你抱我。”

    洛寒商笑了笑,打横将她抱起:“你不说,我也打算这样做。”

    两人下楼,洛寒商先带她去看了一眼温言。

    因为有了这段被偷的经历,洛寒商安排了十几个保镖在这里轮流守着。

    他决不能再让温言有任何差错。

    确定温言真的没事儿,宁姜这才同意让洛寒商带自己回家。

    这件事儿,两人说好要当成秘密,不能让爷爷奶奶知道,以免他们担心。

    所以回家后,两人就直接回到了寒逸斋。

    宁姜躺在床上的时候,腰酸腿疼,整个人都很不舒服。

    洛寒商很是担心,让程庸约了老中医,打算第二天,让医生好好帮她调理一下身体。

    宁姜也没反对。

    洛寒商去洗了个澡,他出来的时候,宁姜已经睡着了。

    她睡的不太好,眉心一直紧锁着。

    洛寒商悄悄睡在她身旁,将她搂住。

    可即便如此,她的眉心,也丝毫没有舒展的迹象。

    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裘沁心一手拉着初谌,一手拉着温言站在楼边要跳楼。

    宁姜苦苦哀求,求她放了自己的孩子,可裘沁心却像是听不到一般。

    脸上带着一抹邪恶的笑,纵身一跃,跳下了楼。

    耳边传来了初谌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她心急如焚,也跟着跳了下去。

    身体瞬间失重,那种感觉,仿佛心脏都要掉出来了一般。

    可她却怎么也抓不到初谌和温言。

    就在两个孩子要跌落地面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洛寒商的声音。

    “宁姜……宁姜……”

    宁姜从睡梦中猛地惊醒,坐起身。

    她咽着口水,用力的呼吸着,额头上全是汗。

    身旁,洛寒商起身搂住了她肩膀:“怎么了?做噩梦了?”

    宁姜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后,呼口气,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摇了摇头,没说话。

    太可怕了。

    这种恐惧感……真的太可怕了。

    洛寒商心疼不已,将她环在怀里:“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宁姜点了点头,松开手,还是没做声。

    洛寒商担心的看着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些什么,才能帮她分担一下痛苦。

    床头柜上,手机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他回头看了一眼,是程庸打来的。

    他将手机接起:“喂。”

    “洛总,裘沁心的抢救结束了,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