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05章 让你知恩图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宁姜接到刘阿姨打来的电话后,倒也没生气。

    她只是淡定的给后勤打了一通电话,将车库里所有的司机,都调走了。

    老方接到电话后,对还在车里发脾气的程雨薇道:“大少奶奶,不好意味,少夫人吩咐所有的司机,去后院儿帮忙除草。少夫人还吩咐了,今天洛园里若有人要用车,都必须要去跟她报备才行。”

    程雨薇下车,指着司机道:“你敢拿宁姜来压我。”

    “对不起,大少奶奶,我只是如实传达了少夫人的命令。”

    司机说完,就径直离开了。

    程雨薇气到跺脚,转身就往寒逸斋走去。

    而刘阿姨此时已经在门口打上了车,自己去取药去了。

    程雨薇来到寒逸斋门口,直接就被阿姨堵在了门外。

    她气道:“我要见宁姜。”

    佣人道:“很抱歉,大少奶奶,少夫人带着小少爷去了儒雅居,您要是有什么事儿,要么就在门口等一下,要么就去儒雅居找人吧。”

    “我凭什么在门口等,我可是洛家人,你敢不让我进门?”

    “少夫人出门前说了,如果有人要硬闯寒逸斋也没关系,但如果寒逸斋丢了什么贵重物品,少夫人一定会报警,到时候,进了门的,又成了嫌疑人,她可不负责任。”

    佣人说完,侧身让开了一条路,好让程雨薇能进去。

    有了一连两次被关在警察局的经验,这一次,程雨薇当真不敢乱动了。

    宁姜这样的女人,说到就能做到。

    她们可是巴不得把自己关起来呢。

    她可不打算在一个坑里摔倒三次。

    她点了点头:“行,你们有种,我今天就在这里等她,等她回来了,我非要跟她好好理论不可。”

    她往后退了几步,在门口的长椅上坐下。

    宁姜此时已经将温言抱进了爷爷奶奶的房间里。

    洛本儒开心的坐在床沿儿逗自己的曾孙。

    宁姜在一旁,跟白雅说刚刚自己收拾程雨薇的事情。

    白雅被她逗的直乐:“丫头,还是你有招儿,这样一来,可是既气不着自己,又能把对方气够呛。”

    “什么气够呛,”洛本儒回头道:“那人脸皮厚着呢,你就算让她等到傍晚,她估计也得把这气给出了。”

    宁姜耸肩:“那她就等好了吗,我晚上吃完饭再回去,我倒是想知道,两顿饭不吃,她会不会饿。”

    洛本儒哼了一声:“看你天天跟我们挺厉害,结果在外面呀,也就是个小纸老虎,这种人,你怕她干什么,直接上去揍,女人打女人,不算事儿。”

    白雅白了洛本儒一眼:“你这老头子,怎么还教孩子打架呢,你以为真打起来,姜儿就一定不会吃亏吗?她刚生完孩子,气血还虚着呢。”

    宁姜道:“我倒是不害怕跟谁打架,我主要是觉得……对付她这种无赖的人,打架真必要。”

    白雅点头:“没错,她还真是无赖,她估计也知道,现在不是什么好时机,你没看到吗,她也不嚷着要财产了。”

    洛本儒不悦道:“她就算不要财产,天天就这么在洛园里打转,我看着也烦心。”

    “她也没往你眼皮子底下转,她现在呀,干什么事儿都躲着我们呢。”

    宁姜点头:“没错,爷爷,我看她倒是真的挺怕你和奶奶的。”

    “怕能怎么着,为了洛洛,咱们家人也拿她没辙。”

    “爷爷,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没辙的事情呢,慢慢来,我就不信,我们还找不到办法对付她呢。”

    “哼,无赖永远都比善良的人,办法更多。”

    白雅摆了摆手:“那可不一定,姜儿,我相信你和卓逸,一定能把咱们这洛园守好了。”

    宁姜嘿嘿一笑:“我也信。”

    她给洛寒商打了一通电话。

    中午和晚上,都在儒雅居吃的饭。

    晚上放学回来,洛洛和初谌,还去盘了温言好一阵儿。

    两个小家伙,都非常喜欢温言这个新成员的到来。

    洛洛因为有作业,早早的就从太爷爷和太奶奶房里出来了。

    她要上楼的时候,看到二叔二婶两个一起在阳台外聊天。

    她本想着打个招呼的,结果还没走近,就听到了二婶在跟二叔说今天发生的事情。

    知道自己的妈妈又惹了事儿,她轻轻咬了咬唇角,转身上楼,回到了房间。

    她到底该怎么办,才能把程雨薇赶走呢。

    凭什么一家子的好人,要被她一个坏人要挟呢?

    她真的不想见那个人,永远都不想见到。

    洛寒商和宁姜抱着温言回来的时候,程雨薇已经不在寒逸斋门口了。

    她不在,洛唯先倒是来了。

    他也刚到了没多会儿,正在跟门口的佣人说着什么。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回头。

    见是洛寒商和宁姜回来了,他忙道:“寒商,宁姜,你们回来的正好,我有事儿找你们。”

    洛寒商声音冷硬的道:“你找我们,能有什么好事儿,你还是回去吧,这么晚了,我们也要休息了。”

    洛唯先道:“这事儿就只有你们能帮忙了,我知道你们看我不顺眼,可是南一的事情,你们帮不帮?宁姜,我可是听说,南一救了你一命,难道让你对他知恩图报,很难吗?”

    洛寒商将宁姜拉到了自己身后,低头看着轮椅中的洛唯先,呵斥道:“洛唯先,想要求我们帮忙做事情,就拿出求人的姿态来,就算我们欠了洛南一的人情,也轮不到你来这里求回报,想要报酬,可以呀,让洛南一自己来。”

    洛唯先被洛寒商的话,气到脸都白了。

    宁姜将温言交给了从屋里出来的月嫂。

    她站在洛寒商身侧,挽着洛寒商的手臂,对洛唯先道:“洛南一出什么事儿了?”

    按照道义来讲,宁姜的确是欠了洛南一的人情。

    毕竟,的确是洛南一救了她一命,这不假。

    洛唯先对宁姜道:“侄媳妇,还是你通情达理。”

    “堂伯,这种话您还是少说,我之所以会问你,看的也是洛南一的面子,您直接说事儿吧。”

    洛唯先尴尬的皱了皱眉,随即道:“南一和朵朵分手了,这小子大概是因为裘沁心那个贱女人的死,又犯了老毛病,你们得帮帮他们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