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14章 男人都要靠调教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朵朵……朵朵?”

    “我在听,”海安朵回应了宁姜的呼唤。

    “对不起,我告诉你这件事儿,是不是让你伤心了?”

    “没有。”

    “朵朵,我不是外人,你不必跟我逞强的。你都已经决定要跟他结婚了,总不能半分感情也没有吧。说真的,如果他们感情特别好,那你插入其中,不光会成为第三者,还会是三人感情中最大的受害者。

    当然……那个女人也可怜,毕竟她跟陶诚琛比你早,却被你撬了墙角,如果不是你,她原可以拥有幸福的婚姻。我觉得这件事儿,你真的要慎重。”

    “我图的本来也不是那个男人的感情,所以,他爱不爱我,都没什么所谓。可若……他已经有了意中人,却还欺骗我,这对我和那个女人来说,的确都不公平,我会……去跟他好好说清楚的。”

    听到海安朵这样说,宁姜心里竟有些小窃喜。

    第一次觉得,拆散别人的婚姻,是一件对的事情。

    “你也别太生气,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本就没有什么靠谱的,男人嘛,都要靠调教的,你看,以前洛寒商也不靠谱,现在……不也是很乖的吗。”

    她说这话的时候,洛寒商正好从洗手间出来。

    宁姜对他吐了吐舌。

    洛寒商倒是剜了她一眼。

    这话怎么倒像是谁家老爷们,在夸奖自己家受气的小媳妇儿呢。

    海安朵没什么心情说笑,只道:“行了,知道你幸福,别虐我了。”

    宁姜忙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那你早点儿休息,也别胡思乱想,洛南一不是还在海城吗,再不济,你就找他聊聊心事,我觉得,他还是有调教空间的。”

    海安朵但笑未语。

    宁姜道:“那……我挂了哦。”

    “嗯。”

    宁姜才刚将手机放下,洛寒商就扑了过来,将她压倒在床上。

    他的手在宁姜身上不老实的勾了勾,宁姜痒的受不了,身子在被子底下蹭了蹭:“哎呀,你干嘛呀。”

    “打算做个不乖的男人,”他说着,将她圈在怀里,压在身下好一顿缠绵的拥吻。

    宁姜深感无语,这个男人,是又要自找苦吃了呢。

    海安朵坐在床沿,表情有几分凝重。

    没多会儿,门口传来敲门声。

    “大小姐,老爷回来了,让您下楼一趟。”

    “知道了,就来,”她下床,懒懒散散的来到客厅里。

    妈妈刚从爸爸手里接过外套,两人正在聊着什么。

    见她下来,海秉源道:“朵儿,跟爸爸去后院走走?”

    “好呀,”她上前,挽着爸爸的手臂,两人一起从阳台落地门进了院子里。

    “爸爸,您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跟我说呀。”

    海秉源低头看着自己的心头肉道:“我家闺女学会察言观色了。”

    “我本来就会好吗,我以前只是比较任性,喜欢视而不见而已。”

    海秉源揉了揉她的头:“我仔细想了想,你跟那个陶诚琛的婚事,要不还是算了吧,两家合作,没必要非得结亲,有些事儿,亲上加亲了,反倒不好办。”

    海安朵看向爸爸,他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今天早上,他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分明还警告她,让她不要再对洛南一动歪心思,好好的跟陶诚琛处的。

    毕竟,两家长辈都已经开始商量婚期了……

    这才不到一天的时间,爸爸怎么倒是改口了呢。

    被海安朵盯的发毛,海秉源又道:“当然,我说你不需要跟陶诚琛结婚了,可不是因为,我要让你跟那个洛南一继续藕断丝连的。爸爸今早的话还有效,以后,你就算是嫁不出去,在家里爸爸养你一辈子,我也不准,你再靠近那个洛南一,听到没?”

    海安朵抿唇一笑:“听到了。”

    海秉源拍了拍她的手:“你最近这么听话,爸爸都有些担心了。”

    “爸,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以前多不乖似的。”

    “你忘了,没多久之前,你还要为了那个洛南一,跟爸爸脱离父女关系来着。”

    海安朵羞愧一笑:“我那时候不是犯傻吗。”

    “现在就不傻了?”

    海安朵侧头,靠在了爸爸的肩上:“爸爸,你为什么这么不喜欢洛南一啊。”

    “喜欢一个人,可能不需要理由,但讨厌一个人,理由万万千千。”

    “可你没有不喜欢他的理由啊,你们又没什么来往。”

    “就凭一点就足够了,他让我女儿不快乐了。”

    海秉源心疼道:“我把你送到北城之前,你是什么样子的,现在又是什么样子的,我没找人收拾他就不错了。”

    他摇了摇头:“算了算了,不说了不说了,爸爸保证,一定给你找个好男人,这一次,爸爸给你好好把关,不能再像陶……”

    “爸爸,你可不许乱来,”海安朵嘟了嘟嘴:“原本,人家洛南一就不喜欢我,是我非要死乞白赖的赖着人家的,人家后来愿意为了我努力,也是因为我赖皮呀,再说,说分手的人是我,不是他,也不算人家辜负我。”

    “胡说,你能提分手?”

    “你怎么老是不信我呢,真是我提的,我就是……跟他处着处着,想分手了,然后就提了啊。”

    海秉源揉了揉她的头:“行了,你那点儿小心思呀,爸爸都知道,你放心,我不会动他的,不用在这里紧张兮兮的给他找借口。”

    海安朵松开了搂着他手臂的手:“爸,你不信我就算了,反正你女儿也很优秀的好吗,不跟你说了,我要回房间去看电视。”

    她说完,就要往屋里走。

    海秉源道:“朵儿呀。”

    海安朵回头,“还有事儿啊。”

    “明天,爸爸就去跟陶家摊牌,以后,你跟陶诚琛也保持点距离吧,这次你的婚事儿,是爸爸草率了,以后爸爸不会这样了。”

    海安朵知道,爸爸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

    她笑了笑,点头:“嗯,都听爸爸的,那我回屋去了。”

    海安朵转身,海秉源叹口气,这群混小子们,都是混蛋。

    海安朵呼了口气。

    爸爸心里……肯定特别不好受吧。

    她可真是个不孝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