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15章 她的事情,我管定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海安朵最近都很早睡,所以,也会很早起。

    在家里呆着无聊,她吃过早饭后,就去了咖啡厅。

    那里人多,她喜欢热闹。

    可是她进入咖啡厅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显眼位置上的洛南一。

    他怎么又来了?

    见到她,洛南一起身。

    她忙将视线移开,径直走进了办公室。

    洛南一没有追过去,只是重新坐回了座位上,喝咖啡,看邮箱里秘书刚发来的文件。

    他有的是耐性慢慢等。

    海安朵在办公室里,有些坐立不安。

    洛南一为什么要这样呢。

    明明不爱她,何必非得勉强他自己来接受这段感情呢?

    她叫进了一个服务生,打听了一下后,才知道,洛南一还在。

    她想好了,洛南一只要不走,她就不出办公室了。

    晌午的时候,服务生敲门进来:“大小姐,陶先生来了。”

    海安朵蹙眉,他来干什么,难道爸爸还没去退婚吗?

    “就说我不在,让他回去吧。”

    “陶先生说知道你在这儿,所以才来的。”

    海安朵呼口气:“让他进来吧。”

    没多会儿,陶诚琛推门进来。

    “朵儿,怎么不接我电话?”

    海安朵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洛南一就在外面,她哪儿有心思看手机,昨晚设置的静音,今天还没调回来呢。

    “我手机静音,没听到,你怎么过来了,有事吗?”

    “今天,海叔叔去我家了,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解释一下。”

    海安朵看着他,淡定的问道:“我只想知道,那个女人的事情,是不是事实。”

    “我不会跟她结婚,这是我跟她之间,一开始就已经说好的事情。”

    她蹙眉:“所以,她明知道你不会娶她,还跟了你三年?”

    他沉默未语。

    她又道:“你也明知道,自己给不了她婚姻,却心安理得的把她留在了身边?”

    “我跟她之间,不过就是金钱的交易,大家各取所需,仅此而已,我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海安朵讽刺一笑:“我以前竟然觉得,你是个不错的好男人,实在是太可笑了。”

    “朵儿,在这个圈子里,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稀松平常的,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跟她断,我本来也没打算在婚后,还跟她发生什么,所以……”

    “够了,诚琛,今天的谈话就到此结束吧,我的意思,想必我爸爸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我们之间的婚约就此作罢,以后,我们不要再往来了。”

    “你这又是何必呢,”陶诚琛表情严肃的道:“我已经答应要跟她断了,难道你还看不到我的诚意吗?”

    “不管你跟不跟他断,我都不会去做破坏别人感情的人,陶诚琛,你跟她认识在先,我在后,不管怎么算,我跟你在一起,都对不起那个跟了你三年的女人。”

    陶诚琛蹙眉:“你还是没有听明白,她对我没有什么感情,她想要的是钱,我需要的是她提供给我的性,我们的交易,在金钱结束的那一刻,就彻底结束了。”

    “你能别把这种事情说的这么云淡风轻吗?”海安朵摇头:“她毕竟跟你睡了三年,难道,你都不觉得自己说这种话,实在恶心吗?陶诚琛,我不想再跟你讨论什么了,你还是赶紧走吧。”

    陶诚琛冷着脸道:“我们的婚约都已经散布出去了,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要结婚,你现在取消婚约,算怎么回事儿?别说我们两家还有合作,就算没有合作,我们也不能取消婚约,我丢不起这个人。”

    海安朵冷漠道:“这件事儿怪不得别人,是你欺骗我们在先的。如果你早就说了,你在外面有情人,我是不会靠近你的。”

    “她不是影响我们结婚的理由,我已经让她离开了。”

    海安朵咬牙,真是渣男本质了。

    她想打人。

    她起身:“算了,我不跟你这样的人讲道理,你若不走,我走总行了吧。”

    她说完,就拿起包包往门口走去。

    吃了这样的冷脸,陶诚琛自然不痛快。

    他快步跟了出来。

    见海安朵和陶诚琛一前一后的出了咖啡店。

    洛南一起身,也追了出去。

    门口,陶诚琛拉着海安朵的手臂:“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我的错,我已经说了要断,给足了你和你们家面子,是你在这里咬着不放。海安朵,你别太矫情,你以为你爸和你哥就绝对的干净了吗?”

    “你闭嘴,”海安朵瞪向他:“不许你羞辱我爸和我哥。”

    “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一样。”

    “你……”

    “那是你见到的男人太少了,”洛南一的声音,适时的插了进来。

    海安朵转头看向他,这个时候,他出来凑什么热闹。

    见到洛南一,陶诚琛冷哼了一声:“我说呢,你干嘛非要跟我取消婚约,原来是因为你这个旧情人呀,我早就打听过了,当初你为了追这个男人,可是费了不少心,怎么,想甩了我,跟他旧情复燃?”

    海安朵急了:“陶诚琛,你把嘴巴放干净一点。”

    “难道我说错了?你自己都不干不净的,有什么资格说我。”

    洛南一上前:“松开她。”

    陶诚琛冷眼看向洛南一:“她现在还是我的未婚妻,轮不到你说话。”

    洛南一又逼近了一步:“我让你松开她。”

    他说完,手直接捏住了陶诚琛的手腕。

    陶诚琛眼眸微缩,松开了海安朵,却一把拎住了洛南一的衣领。

    “姓洛的,别说这里是海城,不是你的地盘,就算这里是你的地盘,你一个洛家的绊脚石,能耐我如何?做为一条吃剩饭的狗,你就该有做狗的觉悟,别以为脱离了洛家,你就能对着别人汪汪叫。海安朵现在还是我的未婚妻,你再敢管我跟她的闲事,我要你好看。”

    这话有多难听,海安朵是知道的。

    她担心的看向洛南一,正要说什么的时候,洛南一已经抬手,一拳挥打在了陶诚琛的脸上。

    “海安朵的事情,我管定了。”

    陶诚琛也不手软,反手就跟洛南一扭打到了一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