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受法律保护的蔺太太

    听完这番话,周迩感动的望着父亲。

    蔺呈温起身,走到周爸爸身前:“叔叔,彩礼是彩礼,承诺是承诺,你想要的承诺,我都会给您。谢谢您和阿姨,把这么优秀的小迩,送到了我的身边,我保证,一定会好好珍惜她的,你们放心,我这个人,从来说到做到。

    至于彩礼,一定要给,这是为了感谢你们,愿意相信我,并把小迩嫁给我的心意,你们放心,小迩嫁到蔺家来,只会幸福,不会受委屈的。”

    林霜握住了周妈妈的手道:“亲家,我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小迩,你们放心,如果蔺呈温胆敢对小迩有半分不好,不用等你们开口,我都会大义灭亲的。”

    她说着,对蔺呈温道:“我会叫律师来,把我名下的股份,分给小迩一般,从此以后,小迩也是我们集团的大股东之一,你敢欺负她,我们娘儿俩就联手弹劾你。”

    蔺呈温无语的笑着看向周爸爸道:“叔叔,那以后我受了委屈,能往你们家跑吗?我妈已经投递了,我只能选择找盟军保护我了。”

    他一说完,满屋子的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这欢声笑语,让周迩觉得既感恩又幸福。

    周爸爸和周妈妈只在北城呆了一天,就先回去了。

    周爸爸医院有手术,周妈妈周一还得回学校上课。

    谁都不得空。

    齐思远送两人回去,顺便将周家的户口本给取了回来。

    周三这天清晨,周迩正睡着呢,门口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周迩衣衫不整,迷迷糊糊的下床,来到门边打开门。

    不出意料,门外的人正是蔺呈温。

    “早上好。”

    她叹了口气:“大老板,现在才六点诶。”

    “我知道啊,”他走进屋里,将她推到了浴室门口洗漱。

    “赶紧洗脸换衣服,我听说,每天第一对走进登记处的夫妻,是永远都不会离婚的。”

    周迩回头盯着他:“我怎么没听说。”

    “你孤陋寡闻呗。”

    周迩撇嘴,进了浴室刷牙洗脸,随即又出来拿着衣服进去换完才出来。

    她化了个淡妆,看着霍庭深道:“大老板,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个人,还这么迷信呢。”

    “这不是迷信,这是对未来的生活,怀有深深的期待,为了以后让你无法跟我离婚,早起一会儿算什么的。”

    周迩不禁一笑:“我跟你离婚?我疯了不成,你看看,你又高又帅又有钱,关键还对我好,我干嘛要离婚,脑子被驴踢傻了,我也不会跟你离婚的,你想也别想了。”

    蔺呈温凑到她耳畔道:“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没说。”

    周迩想了想,高富帅……没有了吧。

    “还有什么?”

    蔺呈温坏笑:“活儿好啊。”

    他说完,就爽声大笑了起来。

    周迩拍了他胳膊一下,“没正经,走啦走啦,再不出发,都要拍后面了。”

    两人下楼,紧赶慢赶的拿全了资料,来到民政局门口。

    那里已经排了四对小情侣了。

    坐在车里,周迩郁闷了:“我们做不了第一了,这群人昨晚都不睡觉的吗?才六点四十诶。”

    蔺呈温揉了揉她的头:“没事儿,我有办法,在车上等我的信号。”

    他说着先一步下车走了过去。

    他拍了拍手,吸引了几人的注意力,几人看到是他,都有些小激动。

    蔺呈温也不知道跟他们说了些什么,那群人各自跟自己的另一半人对视后,都举起了手。

    蔺呈温对着车所在的方向勾了勾手。

    周迩小车,快步的跑向了他。

    他搂着她的腰,对正在排队的新人们道:“谢谢你们了。”

    接着就拉着周迩的手,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后面的几人,拿出手机拍照。

    蔺呈温倒也不在乎,将她搂在怀里。

    周迩凑近他耳畔,嘀咕道:“怎么回事儿呀,你说了什么,人家为什么愿意让你插队呀。”

    蔺呈温侧眸看着她,满眼都是爱:“我说,一会儿我还要去出差,赶不及,能不能请大家行个方便,他们一开始都有些为难,后来我又说,我会让秘书,给他们每对新人发一万块的红包,做为酬谢,这就搞定咯。”

    周迩恶寒,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呀。

    不过,这位大老板,还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呀。

    四万块呢,她想想都觉得心疼。

    领证的过程,真的是简单到令周迩咋舌。

    从民政局出来,周迩捧着结婚证盯着看。

    蔺呈温双眸里满是爱意的问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嗯?别看了,这不是假的,再看要把它看羞了。”

    周迩白他一眼:“我觉得好不真实呀,我这就算是已婚妇女了?”

    “答对了,蔺太太,为了庆祝,今天我请客,中午想吃什么?”

    周迩不禁一笑,没错,她现在可是货真价实受法律保护的蔺太太了呢。

    她想了想道:“只要跟你在一起,吃什么我都开心。”

    蔺呈温捏了捏她的脸颊,先带她回家里去搬行李。

    既然结婚了,他当然要跟她同吃同睡。

    这下子,这个小妮子可没有理由再跟他分居了吧。

    蔺呈温将她的行李箱,搬进了自己的房间。

    “以后,我们就睡这里。”

    周迩环视四周,这卧室,比她家的一整套房子都大。

    她推了推他:“那……你先出去忙吧,我收拾一下行李。”

    他满眼坏笑的抱住她:“出去有什么好忙的,还是在你身边比较忙。”

    他说着,就将她拉扯到了床上。

    周迩脸红道:“诶,大白天的,你不至于吧。”

    “大白天的才应该劳动,劳动最光荣。”

    ……

    临近中午,周迩什么正事儿都没干,就光陪他做‘运动’了。

    他倒好,一脸餍足的搂着她道:“饿不饿?走,带你去吃东西。”

    周迩懒得动,还是蔺呈温抱她去冲的澡,帮她穿的衣服。

    蔺呈温带她来到一家会所,进了他惯用的包间,点了店里的特色。

    “这家菜的口味,在整个北城,都是数一数二的,你多吃点。”

    按照周迩以前的个性,中午她是从不忌口的,看到好吃的,更是拦不住。

    加上她一上午运动了无数次,这会儿其实也实在是有些饿了。

    可……好奇怪,她盯着这么秀色可餐的美味,非但半分食欲也没有,反倒有些……想吐。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