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这女人,的确很帅

    骆驼偷偷看了一眼离自己起码有20米开外的南若。

    又凑近了萧景年几分,八卦了起来。

    “我们队长一向高冷,一般的人,是不敢开口去追的,但总有胆儿大的。曾经我们业务部有个队长,他刚一来的时候,就被我们队长的美色所迷,对她展开了长达一个多月的鲜花攻势。

    我们队长是收花必扔,请吃饭必拒的,那个队长憋闷了很久后,当众就找我们队长告白,当时周围的人都起哄,说让他们在一起,结果你猜怎么着?”

    萧景年好奇,这个女人会怎么做。

    骆驼自己一个人憋笑道:“我们队长邀请追求者吃完饭以后,去她宿舍。”

    萧景年蹙眉,轻浮。

    “所有人都以为,这事儿要成了,毕竟男人被女人邀请进房间能做什么呢,好多人都猜测,两人会有活动了,大家还打了赌。而事实上,他们也的确是进屋活动去了,至于怎么活动的没人知道,反正追求者出来的时候,被打的鼻青脸肿的。”

    萧景年不禁嗤笑,依然没做声。

    “过了一年多,又有一个如法炮制的追求者,也是以被揍了一顿而告终的,然后我们队长在公司里,就一战成名了,你说,这种女人,谁敢追。”

    骆驼说着,呲牙看向萧景年。

    萧景年冷笑:“所以,你们都不敢追的女人,你就把她推荐给了我?”

    骆驼尴尬。

    貌似说多了。

    这以后,不会影响了队长的终身幸福吧。

    萧景年快步往前走去,与骆驼他们错开了距离。

    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南若喊停了队伍,原地休息。

    一群女人一听到号令,就像是一摊一摊的沙子一样,窝坐在了地上。

    因为总裁在,也没人敢抱怨。

    但看着她们一个一个的全都花了妆的样子,还是不免有些好笑。

    南若跟小漂亮坐在一起,她刚喝了一口水,就听到有人扯着嗓子喊:“啊,毛毛虫。”

    小漂亮刚喝进嘴里的水,噗嗤一下子喷了出来。

    南若用手肘碰了她一下:“去看看。”

    小漂亮无语的拧紧杯盖,走了过去,一脚将毛毛虫爆尸。

    她蹲在那女人面前安抚道:“别怕,这里毛虫本来就多,你刚刚是走的太专注,没发现而已,这种东西树上多着呢,掉在身上也不奇怪,只要你别细看,没什么大不了的。”

    几个女孩子听到小漂亮的话,不禁面面相觑。

    小漂亮回到南若身边,“队长,我都担心,这群人到底能不能坚持下来呀,照她们这个走法儿,我们周一能不能出的了林子还是问题呢。”

    “其实她们算不错了,起码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抱怨的。”

    小漂亮凑到南若耳畔道:“她们老板在,谁敢抱怨呀。”

    南若扯了扯唇角,当然,这一点,萧景年功不可没。

    一下午,南若刻意的避开了跟萧景年的正面接触。

    始终走在排头。

    萧景年自然是看出了她的回避,没有主动靠近。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林子里就已经有些黑了。

    的哥追上了南若,有些担心的道:“队长,天马上要黑了,我们至少还需要一个半小时,才能赶到第一个夜宿点,怎么办?”

    按照往常的路程规划,这个时间,应该走到这条险路的第一个夜宿营地了。

    可现在……

    南若停下脚步想了想,天黑下来赶路,危险性更大……

    她回身,看向不远处的萧景年。

    萧景年走了过来:“找我?”

    南若道:“萧总,咱们的队伍行进的太慢,今晚肯定是赶不到固定的夜宿点了,我们现在需要就近择地扎营。”

    萧景年淡定的道:“出发之前我就说过了,既然是你们的地盘,那你们说了算。”

    南若看向的哥:“去让大家停下,队里女生居多,会支帐篷的应该很少,你们几个辛苦一下,选好地方以后,帮一下忙。”

    “好的,”的哥小跑着去拉停了队伍。

    南若将小漂亮叫到了跟前。

    小漂亮笑嘻嘻的道:“队长,什么吩咐。”

    “一会儿帐篷支好了以后,你负责检查一下每一个帐篷的防风绳,另外,支完帐篷后,你让蛋挞带着萧总带来的几个男秘书,一起去挖一下泄洪沟。”

    小漂亮看了一下天色:“队长,今晚应该不会下雨吧。”

    “以防万一,毕竟不是固定的扎营地,女孩子又太多,还是小心点好,万一出了问题,一定很棘手。告诉骆驼,帐篷要加固。”

    “OK。”

    “另外,你把垃圾的处理方式告诉一下大家,让大家尽量不要使用明火注意安全,对了,一会儿记得撒一下草木灰,女孩子都怕蛇。”

    “好的,交给我。”

    小漂亮走远后,萧景年欣赏的打量着她。

    萧景玥没说错,这女人工作起来的样子,的确很帅。

    南若被他看的心里有些发毛,不禁蹙眉:“有问题吗?”

    萧景年淡定的勾起唇角,“没事。”

    南若见状,转身避开了他的视线,去找合适的地方搭帐篷。

    萧景年的目光,始终所在南若的身上。

    他看着她利落的放下包,取出帐篷后,自己一个人将帐篷支了起来。

    那动作娴熟的,就好像已经做过成千上万次一般。

    扎好地钉系好防风绳后,她去别人那里帮忙。

    萧景年的秘书走了过来:“萧总,您的帐篷支好了,您现在需要进去休息一下吗?”

    “你不用管我了,去忙吧。”

    他走到自己的帐篷门口,支起了简易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盯着南若所在的方向看。

    虽然当初,他跟南葵相处的时间并不久。

    但南葵的一举一动,他却都记在了脑海里。

    比如,南葵喜欢在饭前,先喝一大杯的白水,过十五分钟后再吃饭。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发现南若竟也有一模一样的习惯。

    南若说,她从小就没有跟南葵在一起生活过,那为什么从没有在一起生活的两个人,连习惯都会一样?

    若说是巧合,未免牵强……

    南若说南葵死于一场交通事故,可他的人,却查不到六年前那场交通事故的记录。

    甚至于连警察局都查不到南葵已经不在人世的证据。

    这个南若,绝对有问题。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