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 你变了

    听到他提苏靖安的名字,南若站定,回头望向他。

    看到她的反应,萧景年心中不爽,觉得如鲠在喉。

    他竟然,要提另一个男人的名字,才能留住这个女人的关注……

    “怎么,从我口中听到苏靖安的名字,让你很吃惊吗?”

    “你怎么会知道他……你调查他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调查的是你。”

    他说完,绕到驾驶座,打开车门上了车。

    他隔着前挡风玻璃,望向外面的南若。

    南若纠结片刻后,终于走到了还开着门的副驾驶座,上车。

    萧景年转身凑近她。

    南若警惕:“你要干什么。”

    萧景年声音冷魅的道:“系安全带,这是常识。”

    南若忙道:“我自己来。”

    她自己将安全带系好。

    萧景年坐正,勾起唇角,发动车子离开。

    南若看向他:“你说要跟我谈论靖安的事情。”

    靖安?

    叫的还真是亲热,哼。

    “苏靖安,北城宁和医院呼吸内科的主治医生,两年前,被送到美国医院学习,今年年初调回,现在正在泰城中心医院做技术交流,一周之内将会调回北城。”

    南若放在腿上的双手,紧紧抓住了裤子,明显不安了起来。

    她不知道他还调查了些什么。

    萧景年快速侧眸,看了一眼她的腿:“不用这么紧张。”

    “你到底想说什么,还是不要拐弯抹角了。”

    萧景年勾唇:“简单,我不管你跟他关系如何,既然现在胤辙叫你一声妈妈,而且他很喜欢你,那你就必须保证,不能让他受到伤害。”

    “这是你做为父亲的责任,不是我……”

    萧景年打断她:“也是你妹妹的责任,既然你妹妹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生下了这个孩子,又生而不养,那我自然只能找她的家人来跟我一起分担这份责任。

    孩子已经叫了你这么多次的‘妈妈’,难道你忍心因为你未婚夫回来了,就伤害他?你愿意,我却不会同意。所以,这件事,你自己跟你的未婚夫协调。

    我可是提前警告过你了,如果胤辙因为你,而受到一丁点的伤害,那我一定会让你们南家人,付出代价的,不要低估一个父亲守护儿子的决心。”

    听到萧景年的威胁,南若心里有些打鼓。

    她现在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见她不说话,萧景年又道:“我这个人,一向说到做到,你若不信,只管挑衅。”

    “这个假妈妈,我要做到什么时候为止?”

    “做到胤辙不再需要你的时候。”

    南若伸手捂着眉心,手肘支在了车窗玻璃上。

    “我知道了。”

    接下来,两人没再对话。

    萧景年将她送进了俱乐部的院落里后,下车从后备箱提出了行李交给了南若。

    “周六一早,我会送胤辙过来。”

    南若点头,没有说话,只单手提着行李,看着他上了车离开……

    南若拉着行李,边往宿舍走,边有些六神无主。

    她该怎么开口,跟靖安说这件事呢?

    从食堂出来的小贝,经过宿舍楼前的小路时,看到了南若。

    他快步跑过去,喊道:“队长。”

    南若停住脚步,转身看向他。

    她将自己的表情掩藏,浅笑:“小贝,你怎么在这儿。”

    “刚去食堂吃完饭,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南若耸肩:“萧景年找我谈了些事情。”

    “他没为难你吧。”

    南若摇头:“没。”

    小贝担心的看着她:“那你怎么有气无力的。”

    南若笑了笑:“饿的呗。”

    “你没吃晚饭?”

    “还没来得及呢。”

    小贝立刻停住脚步:“那我去食堂给你打点饭菜送去宿舍。”

    “不用了小贝,我宿舍里有零食。”

    小贝却没理,直接回身小跑着去了食堂。

    南若回到宿舍,刚洗了把脸,就有敲门声。

    她打开门,是小贝回来了。

    小贝将饭菜放到了桌上:“队长,先吃饭吧。”

    “谢啦。”

    “客气什么,”小贝说着道:“今天你没回来,部长来跟我们说了你们去开会的情况,也把我们的合同带回来了。”

    南若点头:“队里的人怎么说。”

    “能怎么说,大家都挺高兴的。”

    小贝说着,表情不自然了几分。

    南若吃了一口菜道:“你不是这样想的吧。”

    小贝耸肩:“我的确不太高兴,因为我总觉得那个萧景年这样做,是有目的的。”

    南若沉默的吃着东西。

    小贝想起什么似的又问道:“对了,我今天给靖安哥打过电话,他周五下午的飞机。”

    “是吗?那我去接他。”

    “我也说了,可他说不用,医院里会有人去接机,他得直接回医院,因为周五下午,他还得参加一个医院研讨会。”

    南若点头,“知道了。”

    小贝看到南若的反应,不禁道:“南队,其实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你跟靖安哥有些奇怪。”

    “怎么?”

    “就是……你们在一起的时候,真的一点儿也不亲密,说你们不相爱吧,你们却不光定了婚,还爱情长跑了这么多年。说你们是老夫老妻的既视感吧,可你们之间,却好像又总有些距离,反正就是怪怪的,说真的,我一点儿也不希望谈你们两个这样的恋爱。”

    南若的筷子,在自己的餐盒里捅了几下。

    她都不知道,小贝原来观察的这么细腻。

    南若看着他,浅浅的扯了扯唇角。

    “可能是因为,我们两个一直聚少离多的原因吧。”

    小贝点头:“我也觉得是,我真的觉得,你们得改变一下现状了,你们婚都订了,到底什么时候结婚呀?”

    南若不禁一笑:“小贝,你可是一向都不管闲事的,今天怎么倒是问起这个了。”

    “因为担心,说真的,我总觉得,自从那个萧景年出现后,你也变了。”

    “哪有。”

    “有,非常明显,你一向都是个坚毅的人,可最近,你却时常愁容满面的,给人感觉,好像心事重重的,都不像你了。”

    南若呵呵浅笑:“夸张。”

    “真的,南队,你可千万别被迷惑了呀,萧景年那种人,一直在商场里混,心机深沉又老脸,最善玩弄女人的感情了。”

    南若沉默未语。

    小贝见状,不禁担心道:“南队,你不会真的已经对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