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一家三口

    “小贝,我心里有数的,放心吧,”她说着,将筷子放下。

    “今天谢谢你的晚餐,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吧,我得收拾一下东西了。”

    小贝起身:“南队……不管怎样,我都是站在你和靖安哥这边的。”

    “谢谢。”

    小贝离开后,南若回到房间,将行李箱打开。

    她本打算帮萧胤辙收拾行李的。

    可是才刚挂了两件衣服,她就放弃了。

    她回到床上躺下,心情真的差到了极致。

    她一向善于掩藏自己的情绪。

    可最近这段时间,因为萧景年,她整个人都有些被击溃了。

    连小贝都看出了她的不对劲,苏靖安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她呼口气,摇了摇头。

    稳住,南若,一定要稳住。

    周五下午的时候,南若接到了苏靖安发来的信息。

    “我回北城了,先去公司开会,这几天可能会比较忙,闲下来见个面吧。”

    南若回复:“好,欢迎你回来了。”

    放下手机后,两人就再没有任何信息往来。

    这是两人几年来一贯的相处方式。

    他们似乎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周六,她才刚吃完早饭从食堂出来,就接到了萧胤辙的电话

    手机那头,萧胤辙开心的喊道:“妈妈,你在哪儿呀,我在你们宿舍门口敲门,怎么没人?”

    “你已经到了?”

    “是啊。”

    南若一听,忙迈步小跑回了宿舍。

    萧胤辙和萧景年都在。

    一看到南若,萧胤辙就飞奔向了她,抱住了她的大腿。

    “妈妈,我好想你呀。”

    南若笑了笑,揉了揉他的脸:“我也想你了。”

    “真的?”

    南若点头。

    萧胤辙回头看向萧景年:“爸爸,你看,我都说了,我妈妈会想我的,你还不信。”

    萧景年上前,揉了揉他的头:“行,就你最厉害。”

    萧胤辙拉着南若的手:“妈妈,我跟我爸还没吃饭呢,你带我们去食堂吃呗,我好喜欢你们食堂里的饭菜。”

    南若看了萧景年一眼,“我们食堂的早餐也没什么的,你爸爸可能吃不惯,要不,咱们一起去送你爸爸回去,我再带你去食堂?。”

    萧景年不冷不热的道:“你们都吃得惯,我却吃不惯,你是在嘲笑我娇气?”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怎么会嘲笑萧总呢。”

    “量你也不敢在我的地方嘲笑我。”

    他这么一提醒,南若差点儿忘记的事情,又想了起来。

    这里,可已经是他萧景年的了。

    萧胤辙很是开心的摇晃着南若的手:“妈妈,我们走吧?”

    南若低头,哭笑不得的道:“那……走吧。”

    她已经能预想到三个人出现在食堂后,食堂的状况了。

    毫无意外的,原本热闹的食堂,一瞬间就鸦雀无声了。

    萧胤辙开心的喊着,“妈妈,我想吃蛋糕,我想喝酸奶,”的声音,在不算空荡的食堂里,来回回荡。

    南若甚至都懒得去看旁人的反应了。

    反正一定都是在她意料之内的。

    她给萧胤辙打完饭后,看向萧景年。

    “萧总,你吃点什么?”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南若将萧胤辙的餐盘递给了萧景年。

    “那你们别跟着我了,自己找地方坐吧,我去打。”

    萧景年从她手中接过餐盘,低头对萧胤辙道:“走了。”

    萧胤辙一路小跑的跟在他身后。

    他的视线,在人群里来回穿梭了半响后,找到了骆驼。

    他拉着萧景年的衣襟,高兴的喊道:“爸爸,你看,骆驼叔叔在那儿呢。”

    看到萧胤辙指着自己,骆驼也抬手,对他招了招手。

    萧胤辙小跑了过去,在几人身旁的空桌上坐下。

    萧胤辙挨个问好的时候,萧景年也已经走了过来。

    几人拘谨的站起身,对萧景年问好。

    只有小贝淡定的坐在一旁没有动。

    萧胤辙道:“爸爸,我们坐在这儿吃吧。”

    萧景年没反对,坐下。

    南若买好了之后回头,就看到骆驼对自己招手。

    看到萧景年跟自己的队友们坐到了一起,她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将餐盘放到了萧景年的身前。

    随即,她走到萧胤辙身侧坐下。

    队里的几个人,都在看他们,却谁也没说话。

    南若看着他们已经空掉的餐盘,问道:“吃完了还不快走?”

    小漂亮起身,拍了怕身旁两人的肩膀:“走了走了,回去训练了。”

    几人一起离开。

    出了餐厅,小漂亮有几分激动的道:“诶诶诶,你们刚刚有没有觉得,咱们队长和萧总父子俩坐在一起,超有一家三口的既视感。”

    蛋挞附和道:“看着确实很养眼。”

    小贝不悦道:“你们瞎说什么呢,咱们队长有未婚夫的。”

    骆驼哈哈一笑:“你说的是那个从来没在咱们公司露面的未婚夫?说真的,我以前就怀疑这个人存在的真实性,自打见到了萧总之后,我就觉得,萧总才是咱们南队的官配。”

    小漂亮点头:“可能是先入为主吧,我也这样认为。”

    小贝道:“你们少在这儿乱点鸳鸯谱,那个带着孩子的男人,哪里配得上南队了。”

    “那孩子是南队生的呀。”

    小贝白了骆驼一眼:“南队那么年轻,怎么可能生的出那么大的孩子,别人糊涂,你们也糊涂了是吗?真是懒得搭理你们。”

    他说完,就先快步离开了。

    阿郎问道:“今天小贝火气怎么这么大。”

    骆驼坦然:“谁知道呢,像女人一样,更年期了?”

    小漂亮拍打了骆驼的肩膀一下:“别动不动就拿我们女人说事儿,女人更年期,又没碍着你什么事儿。”

    小贝走远了,却忽的停下脚步。

    犹豫了片刻后,他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他答应过南队,不泄露这里的事情。

    可他没答应过,不邀请靖安哥来俱乐部做客。

    靖安哥才是正牌的男友,可这里却没人认识,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萧景年都已经这么嚣张了,他若什么都不做,岂不是太对不起还被蒙在鼓里的靖安哥了?

    不管他怎么看,都还是觉得,靖安哥跟南队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萧景年?

    他休想把南队当成南队她妹妹的替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