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通通要你们偿还

南若站在校门口,手里抱着个礼物盒子,隔着学校的电门,看到了一路小跑出来的萧胤辙,脸上也挂上了笑意。
萧胤辙来到她面前的时候,表情里还写着几分别扭。
“你怎么来了。”
“你爸爸说,你脚受伤了,我来看看你。”
她说着,在胤辙的身前蹲下,想要看看他的脚。
萧胤辙有些害羞的往后退了两步,故意道:“我没事儿。”
“可你爸爸说,你伤的有些严重。”
“我是男子汉了,这点小伤,又不算什么。”
南若仰头看着他,唇角带着清浅的笑容,抬手轻轻的揉了揉他的头。
“原来,我们胤辙已经是小小男子汉了呀。”
“那是当然。”
南若将礼物盒递给他。
萧胤辙纳闷道:“这是什么呀。”
“礼物。”
萧胤辙眼神里一亮:“是……你送我的?”
南若犹豫着,该不该骗骗胤辙,毕竟,胤辙应该不会太希望收到苏靖安的礼物。
可是……对一个孩子撒谎吗?
再者,她终究是要跟苏靖安结婚的,就算现在欺骗了他,以后呢?
难道要骗一辈子吗?
“抱歉,我来的太匆忙,这礼物,是……苏叔叔给你买的。”
“苏叔叔是谁?”
南若犹豫了片刻后道:“是我未婚夫。”
萧胤辙一把将盒子扔到了地上,生气的道:“我不要,我爸爸有的是钱,我想要什么,我爸爸都可以给我买。”
南若拉住了他的手:“胤辙,妈妈是不想骗你,所以才告诉你实话的。”
萧胤辙委屈道:“你还是要跟他结婚吗?如果你不跟他结婚,这礼物我就收,不然,你就带着礼物走开,我不要。”
“不管我跟谁的结婚,爸爸就是爸爸,妈妈就是妈妈,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可我不只是想要爸爸妈妈,我想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家,”萧胤辙哭了:“我不想看妈妈跟别人生活在一起。”
萧胤辙推开他,转身跑进了学校。
南若站起身,喊了两声,可萧胤辙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完全不理会他。
她站了一会儿,苏靖安来到了她的身边。
他抬手拍了拍南若的肩膀:“又闹的不愉快了?”
南若露出一抹无奈:“对于跟小孩子交流,我是真的太差劲了。”
“这也怪不得你,毕竟没有经验,相处久了,慢慢也就好了。”
苏靖安说着又问道:“现在怎么办?”
南若蹲下身,将礼物盒子捡起:“抱歉,没有送出去。”
“没事的,孩子以为,你是他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母亲,自然是希望父母会在一起,让他接受我,还是很难的,有些事情,总要慢慢来。”
南若担心的望向萧胤辙离开的方向。
苏靖安安抚道:“小若,一步步来,别太着急,水滴石穿也是需要过程的。”
“谢谢。”
“别跟我这么客气,都不像你了。既然不能跟胤辙一起吃饭了,那我们一起去吃吧,吃完我带你去看看咱们的婚房。”
南若其实想回俱乐部了:“你今天不忙吗?”
“不忙,我今天本来就休息,在医院里呆着,也是因为学术的事情。”
两人正聊着,萧景年的车也在校门口停下。
萧景年从车上下来,看到胤辙不在,萧景年却立在南若身边,大致就猜到了些什么。
他快步走向南若,脸色里带着阴霾:“你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谁让你带着人来见胤辙的?”
苏靖安上前,将南若藏到了身后。
“萧总可能误会了什么,我刚刚并没有下车,胤辙离开后,我才过来的。”
萧景年看着南若垂眸的样子,就知道她心虚。
他拿出手机,拨打了萧胤辙的电话,声音清冷的问道:“你去哪儿了?”
“我在学校。”
萧景年道:“我到了,来接你。”
“那个人还在学校门口吗?”
“那个人?你妈?”
萧胤辙嘟嘴:“除了她还有谁。”
“你刚刚不是还因为她来了,很高兴的吗?”
“可她带了那个叔叔送我的礼物给我,我不喜欢。”
萧景年侧眸,望向了南若手中的礼物袋,冷嗤一笑。
南若心虚,忙将礼物别到了身后。
萧景年沉声道:“那你回教室去吧,晚上再回家。”
萧胤辙踟蹰了片刻后问道:“我妈还在门口呀,我刚刚跟她吼了,她有没有很伤心?”
“交给我吧,挂了。”
他说完,将手机挂断,走到了南若身前。
萧景年冷魅一笑:“南副总,现在,跟我去一趟公司。”
苏靖安不动声色的上前,将南若挡在了身后。
“萧总,现在应该不是上班时间,小若她……”
“苏医生,”萧景年故意提到了他的身份。
南若一想到他今天上午说过的话,忙道:“对了,靖安,我忘记跟你说了,我升职了,现在是俱乐部的副总,所有跟总公司对接的工作,都是我来处理的。你先回医院去吧,我去一趟公司。”
她说完,就从他身后,走向萧景年。
苏靖安拉住了她的手。
南若看向他,片刻后才道:“抱歉,不能跟你一起吃饭了,婚房也改天再去看吧。”
“有事儿随时给我打电话。”
南若对他点了点头。
苏靖安看了一眼正盯着自己的萧景年,这才不情愿的将手松开。
南若跟萧景年一起上了车离去。
萧景年从后视镜里,睥睨的斜了她一眼。
“苏靖安也够傻的。”
南若转头,面带不悦的看着他。
萧景年冷笑道:“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却看不出眼前的女人,是真的爱他,还是虚情假意,该说他情商低呢,还是蠢?”
“萧景年你够了。”
萧景年讽刺一笑:“这就嫌不好听了?我还什么都没做呢,别忘了,今天你带着苏靖安的礼物来,给胤辙造成的伤害。这些,我通通要你们偿还。”
“你要做什么,针对我自己就好,不要连累靖安。”
“呵,那就如你所愿。”
南若担心,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萧景年没有开车去公司,而是将她送到了萧家。
车停稳好,他冷漠的道:“下车,进去。”
南若望向他:“你又想干什么?”
萧景年满眸邪魅:“你觉得呢?”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