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759章 你到底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南若回到宿舍,刚洗完澡,正准备要休息一会儿的时候,门口传来敲门声。

    动静还不小。

    她边下床,边问道:“谁呀。”

    门口没人应答。

    她将门打开,看到萧景玥站在门外,嘟着嘴:“南若姐,求收留。”

    南若无可奈何的盯着门口的萧景玥。

    萧景玥却是呲牙一笑,走进了屋里。

    南若将门关上。

    “如果你哥知道,你天天在我这里混日子,他肯定会骂我。”

    萧景玥对这里,似乎已经熟门熟路了,直接转身进了洗手间。

    “不会,我哥不舍得。”

    “你要是打算胡言乱语,我可是会赶你出去的。”

    “别别别,我不说了,反正啊,我现在看我哥也不顺眼,这个男人,真的是让我恼火到家了。”

    萧景玥从洗手间出来,脸也已经洗完了。

    她坐到了南若的床上,一本正经的跟南若吐槽道:“南若姐,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你说,我哥是不是天底下最不讲理的男人了?”

    “那是你的哥哥,我觉得,你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他。”

    “哼,我是了解他,蔫儿坏的,”她呈大字躺下,郁闷的道:“他断了我的卡,我以后可怎么办呀。”

    南若在沙发上坐下:“按照你哥哥说的,就让李墨扬养着你呗。”

    “你说的倒是简单,他又没有工作,怎么养我啊。”

    南若道:“现在大学生打工的有的是,他既然真心喜欢你,你又愿意为了他抛弃萧家,那他就必然不会让你受了委屈。”

    萧景玥嘟嘴:“可他……好像没有要打工的想法诶。”

    “你们以前在一起,他都花什么钱?”

    “都是花我的啊。”

    南若有几分惊讶,“花你的?”

    “是啊,我有钱,干嘛要花他的。”

    南若起身,走到了床边坐下,一本正经的道:“我好像明白你哥的担心了。”

    萧景玥坐起:“你不会是要说,这样的李墨扬,像是在吃软饭吧?”

    南若笑了笑:“本来就是吧,一个大男孩儿,既想要谈恋爱,又从来不付出,你觉得不奇怪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有些事情,本来就是能者多劳,我有钱啊。”

    “那现在你没钱了呢?”

    萧景玥郁闷:“我也正犯愁呢,我是不是该去借点钱?”

    “萧景玥,你清醒一下吧,这年头,男人可以没有出息,可前提是,不能成为女人的累赘,你从来没有吃过生活的苦,所以应该并不知道这社会的黑暗吧,有些男人,真的没你想象的那么好。”

    “啊,别说了别说了,我是让你帮我劝我哥的,你怎么倒是劝起我来了。”

    南若沉声:“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你三哥的为人,在你眼里,他真的就是一个如此不讲理的人吗?还是说,他这样阻止你,是有他的良苦用心呢?”

    萧景玥看着南若,觉得南若是话里有话。

    她刚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

    这一次的动静,比刚刚萧景玥制造的还更响。

    萧景玥不爽的喊道:“谁呀,会不会敲门,吵死了。”

    南若从床边起身去开门。

    门一拉开,看到门口的萧景年,南若不禁纳闷。

    今天这是什么情况?

    萧景年双眸视线森寒的打在了南若的脸上,让南若觉得瞬间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是她从未见过的萧景年的模样。

    很是吓人。

    萧景玥见门口半天没动静,也从床上下来。

    见门口的人是她哥,她惊讶:“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怎么,不给我钱花,还不允许我投靠朋友了是吗?”

    “滚出去,”萧景年的声音玄寒。

    萧景玥走到南若身边:“南若姐,你看他这不讲……”

    她话都没说完,萧景年就一把将萧景玥拉了出去。

    萧景玥正要冲进来跟他理论,看到哥哥那冻死人不偿命的视线,索性就收了收脖子。

    “我的包还在里面。”

    萧景年盯着南若:“把包给她,让她滚。”

    “喂,哥,你……”

    萧景年再回头一瞥,萧景玥立刻噤声。

    南若转身,将包交给了萧景玥,并说了俩字:“漂亮。”

    萧景玥立刻明白了南若的意思

    她是让自己去投靠小漂亮。

    萧景玥对萧景年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后,转身哼了一声离开。

    萧景年将门关上。

    还不等南若说话,他已经一把将她抵在了墙上。

    南若扬头看着他,不明所以:“萧总,我只不过是要收留你妹妹住一晚,没必要发这么大的火吧。”

    “南葵,抛弃自己的孩子,跟别的男人一起生活,日子过的幸福吗?”

    萧景年一叫南葵的时候,南若就已经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这会儿更是……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

    “胡说八道?”

    萧景年伸手,捏住了她的脖子,眼神中满是压抑不住的怒火。

    “我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还想跟我装蒜?南葵,耍我很好玩儿吗?嗯?”

    “萧景年,”她只叫了一声,就觉得萧景年手上的力道加重了。

    “咳咳,”她被憋的咳嗽了两声。

    萧景年已经有些疯狂的大脑里,听到了她的咳嗽声,才终于清醒了几分。

    他松开手,南若蹲在了地上,大口的呼吸。

    萧景年后退了一步,人也靠在了墙上,低头望着南若。

    南若心里有些慌乱。

    萧景年发这么大的脾气,又说了那番话,让她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是谁,南若,还是南葵。”

    南若仰头看着他,眸光里的不安,已经很难掩藏。

    “说话,”萧景年厉声。

    南若手撑着墙,慢慢站起身,望着他。

    “你不敢回答,是因为自己心虚了吗?”

    他说着,将口袋里的亲子鉴定结果掏出,丢在了她的身上。

    南若将亲子鉴定结果展开,看完后,原本慌乱不已的心,竟反倒平静了。

    就像是有些在逃的犯人,每天提心吊胆的活着,却在被抓的那一瞬释然的感觉一般……

    萧景年声音虽然轻微,却字字咬牙切齿的问道:“现在,你还想反驳吗,南葵。”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