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760章 她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南若将双手垂下,说破罐子破摔也好,说豁出去了也好。

    她淡定的道:“我是南若,永远都是。”

    萧景年冷笑:“所以,七年前,我认识的你,也是南若?”

    南若没有做声。

    萧景年点头:“好,你不说是吗,那我就亲自去找人查,当初你说南葵死于车祸,可是没有任何地方记录过那天的车祸,那就证明你撒了谎。一个人不可能就这么凭空消失,南若,你等着吧,我一定会查到真相。”

    他说完,转身拉开门。

    “你是南若也好,南葵也罢,我一定会让你这个抛弃自己孩子的恶毒母亲,付出代价的,你越想要守护的一切,我越会摧毁,你给我等着瞧。”

    他说完,大步离开。

    门吱呦一声,慢慢关上。

    南若贴着墙壁,蹲坐在地,心中空洞的可怕。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萧景玥上楼去找小漂亮,却发现宿舍没人。

    她只好来到操场上,果不其然,小漂亮在一群正打篮球的男生群里做裁判。

    她走了过去,对小漂亮招了招手。

    小漂亮暂时中止了比赛,跑向萧景玥。

    “萧小姐,你是来找队长的吗,她今天没过来。”

    “不是,我是来找你的,今晚,你留宿我一晚上呗。”

    “啊?”小漂亮有些惊讶:“你不是在队长那里……”

    “我哥来了呗,”她嘟了嘟嘴:“我哪好意思在里面做电灯泡啊。”

    小漂亮双手掩唇:“你是说,萧总今晚要在队长那里……”

    旁侧听到这话的小贝站起身:“漂亮,别听别人瞎说,咱们队长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小漂亮不爽道:“怎么又是你,你说谁是别人呀,南若姐将来可是我的嫂子,我不是别人好吗?”

    “你太搞笑了,这里有谁不知道,南队已经有未婚夫了,你跟南队到底是有多大的仇,竟然这么出来给她泼脏水。”

    小贝的话,让萧景玥顿了一下。

    她看向小漂亮:“南若姐有未婚夫了?”

    小漂亮看了小贝一眼,问萧景玥:“你不知道呀。”

    萧景玥一脸懵的摇了摇头。

    小漂亮将手中的哨子扔给了蛋挞:“你们继续吧,我先跟萧小姐走了。”

    小贝上前挡住了萧景玥的路:“你哥今晚真要住在这里?”

    萧景玥瞪向小贝:“我哪儿知道。”

    她抬脚踹了小贝的脚踝一下就走。

    小贝虽然吃痛,不过也没有为难萧景玥。

    那两个女人走远后,他也回到了宿舍。

    来到南若房门口,他犹豫了片刻后,敲了敲门。

    门口的地方,传来南若虚弱的声音:“谁呀。”

    “队长,是我。”

    南若额头贴在了膝盖上:“小贝,我现在有事儿,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我听说……萧总来了?他还在吗?我有事儿想找萧总。”

    南若叹了口气,知道小贝是来试探什么的。

    她起身,将门打开。

    小贝站在门口,往里面看了看。

    南若道:“萧总走了。”

    小贝心里松了口气,随即又问道:“南若姐,你没事儿吧?”

    南若点头:“我没事。”

    “可你脸色……特别白。”

    南若伸出一只手,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

    “没事儿,我就是有点儿累,想自己安静一会儿,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啊。”

    小贝点了点头:“哦对了,那个……萧景玥去了漂亮那儿。”

    “好,帮我谢谢漂亮。”

    “那……队长你休息吧。”

    他主动帮南若将门关上。

    南若重新滑坐在了地上,内心说不出的凄怆。

    应该没人期待世界末日吧,可她却很希望,如果这一刻是世界末日该有多好。

    那以后所有的事情,就都不必再去面对了。

    萧景年没有回家,而是约蔺呈温到会所喝酒。

    坐了半个小时,蔺呈温见萧景年今天的喝法儿不对。

    不光自己灌自己,还往死里喝,他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抢下了萧景年手中要继续倒酒的酒瓶,一脸严谨的看向萧景年。

    “我说哥儿们,我的酒就算再好喝,也不是你这种喝法儿啊,这简直就是糟蹋东西呢?”

    萧景年对他伸出手:“给我。”

    “行了,有什么心事儿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萧景年斜眼看向他。

    蔺呈温啧了一声:“不会是女人的事儿吧,你距离上次这么喝酒,还是在七年前呢。”

    萧景年颓废的身子向后靠了靠。

    蔺呈温将酒瓶放到了桌子的另一边,坐到了他身边:“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找到那个女人了。”

    “哪个?”蔺呈温刚问完,随即又道:“胤辙的生母?真的假的?”

    萧景年没做声。

    蔺呈温被勾起了八卦心,身子歪了歪,低头看着他道:“你倒是说句话呀,你七年前派人去找到时候,不是说查无此人的吗?”

    “查无此人……呵,是这个女人藏的好,”他看向蔺呈温。

    “你信吗?这个女人还有个双胞胎姐妹,她们中间,有一个死了,而另一个……她明明是胤辙的生母,却死活不肯承认。非但如此,这个女人还非要以死去的那个双胞胎姐妹的身份活着,呈温,我想不明白,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女人,狠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不要……”

    蔺呈温咋舌:“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

    萧景年叹口气,对着酒瓶勾了勾手指:“给我。”

    “别喝了,”蔺呈温将他的手按住:“这个女人说什么?你有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吗?”

    “她什么也不肯说。”

    蔺呈温抱臂:“我帮你分析一下啊,你看,她既然把孩子送到了你的身边,那就证明,她知道你的身份。明知道你是萧氏集团的总裁,却还不利用孩子讹你,或者逼你娶她,我觉得……这样的女人,应该不是太势力,又或者……她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

    萧景年听蔺呈温这么分析,抬头看向他。

    蔺呈温看着他期待的眼神,不禁嘶了一声问道:“景年,你这么生气,不会是因为,对那个女人动了真感情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