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761章 过去的相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萧景年脸色都冷落了几分。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为什么要对这样一个女人动感情。我生气,是因为她害胤辙没能享受母爱,甚至于现在她明明知道胤辙就是她的儿子,我也说要让她嫁进萧家来,可她却死活不同意。”
蔺呈温嘶了一声:“这就奇怪了,能够嫁给你,应该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为什么她却……”
他边说着,想到什么似的又问道:“你们两个当年到底怎么回事儿?我只记得,你说你跟胤辙的妈不算太熟,那你们是怎么睡到一起,有了胤辙的?”
萧景年沉默未语。
蔺呈温推了他一把:“你小子有意思没意思呀,这种事儿,还有什么好瞒着的吗?我还是不是你兄弟了。”
萧景年沉声:“你还记得那年我退婚的事情吗?”
“当然,你不就是因为退婚,才去了岛上的吗?”
萧景年点头:“因为心情不好,我便就近找了个海岛度假散心,那天,刚好南葵也在岛上,她正放暑假,是去玩儿的。那个岛上没有酒店,只有几家客栈,巧的是我们住在同一家客栈里。
客栈晚上都有集体活动,客人可以随自己的心情,选择参加或者不参加,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一向不爱热闹,所以前面两天,我就在房间里听着他们那边围着篝火跳舞唱歌。”
蔺呈温点头:“这倒是你的风格,咱们兄弟几个,如果遇到那种情况,大概也就只有我会出去凑凑热闹,然后呢?”
“第三天上午,我在海边游泳的时候,正巧遇到了游出去很远,腿抽筋的南葵,我总也不会见死不救,所以就把她拖上了岸,我救了她一名,她也一眼就认出,我们是同一个客栈的客人,所以便说中午要请我吃饭。
一开始我也想拒绝,可她倒是自来熟,很是坚持,我想着,反正我也是要吃饭的,那就临时搭个伴也不过分。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跟我说起了晚上篝火晚会的事情,还还邀请我,晚上一起出来参加篝火晚会。她聊起天的时候,眉飞色舞的样子感染了我,我当时也就答应了。
回房间的时候,我发现我们竟然就住在隔壁,是邻居,也算是巧合,晚上出门的时候,她叫上了我,那应该算我第一次参加这种这么多陌生人的聚会。
有一就有二,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也都玩儿的很热闹。可能因为大家都是一个人来的缘故,后面的行程,南葵都会邀请我一起,算是临时搭伙。
那天晚上篝火晚会结束后,她坐在火堆前没走,我问她回不回去,她说,自己明天就要回去了,因为假期结束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萧景年也想起了当年的画面。
不得不说,那天,他的心里有一瞬真的觉得很失落。
他当时觉得,那时候大概是因为没想到分别竟来的这么早。
他当即回到南葵身边坐下,本想着打听一下她的事情,可南葵却问道:“要不要一起再喝几杯?也算是……认识一场为我践行吧。”
萧景年道:“也好。”
南葵回神对正在收拾东西的老板道:“老板,酒留下,我们还要喝。”
老板也没说什么,就把啤酒送了过来。
南葵跟萧景年聊的不多,酒倒是喝了不少。
不过萧景年知道,南葵也是心事重重的来散心的。
他也试着问过南葵关于她的问题,可是南葵却并没有正面回答。
用南葵的话来说,就是他们这种算是露水朋友,认识几天后,就各自回到了各自生活的轨道里,以后很难再相遇,所以也没必要问彼此太多问题,问多了以后也会忘记的。
眼看着南葵喝的有些多了,萧景年便将她送回了房间。
可当时,南葵却环着他的脖子,看着她一个劲儿的傻笑。
孤男寡女,海边又喝了不少的酒,不免有些冲动。
也是那晚,他们有了胤辙。
当然,那时候,他并没想到那一晚,会给自己的人生造成那么大的改变。
第二天一早,他在南葵的房里醒来,却发现房间里已经没人了。
床头贴着一张便利贴,上面有南葵的留言。
“我见你来这里,也是心事重重,今日过后,过往的烦心事儿,也就都放下吧。祝你往后的岁月里,抬头有清风,遇事都化解,人生安乐,一生顺遂,以后我们不会再见了,愿你多保重。”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便利贴上的字迹时,萧景年竟有一瞬的失落。
且这失落感愈演愈烈,以至于他最终提前结束了行程,离开了海岛。
听萧景年说完故事,蔺呈温竟是拍手一笑。
“怪不得你从来不跟任何人说胤辙母亲的事儿,原是被人白睡了不说,还不知道人家的情况,真没想到,堂堂萧大总裁,竟也会吃这样的闷亏。”
萧景年剜了他一眼。
他现在心情很不好,这小子是看不出来吗?
看到这眼神,蔺呈温立刻收敛了笑容,忍着笑意问道:“其实你也没必要生气,或许,那女人本来就品行不端呢,你也不想想,现在的小姑娘,为了钱,什么事儿干不出来,表面上光鲜亮丽的,实则……”
“她不是那种人。”
萧景年打断了蔺呈温的话。
蔺呈温尴尬,这就维护上了?
还说自己没动心呢。
口是心非呀,萧景年。
“景年,我觉得呢,你还是不能太意气用事,毕竟,你对那个女人也没多了解不是?”
萧景年看向他,语气平平的道:“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这话一出,倒是让蔺呈温瞠目结舌了。
萧景年沉沉的叹息了一声。
当初,南葵离开后,最让他在意的,不过是床上那一抹红。
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南葵离开后,他心情一直都有些沉重,以至于后来,连散心也提不起精神,只好匆匆结束了旅行。
离开客栈后,他人都已经快到码头了,又重新折返回来找老板,想打听南葵的消息。
可老板支支吾吾半天才道,其实,南葵根本就没登记信息就办理了入住。
毕竟不是正轨的住宿场所……
蔺呈温适时打断了他的回忆,问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