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762章 像个怨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萧景年头疼。
怎么办?
那个女人现在油盐不进的,一门心思就想嫁给苏靖安。
他要是见凡有办法,还用在这里喝闷酒?
该死的南葵,真的是把他害的够呛。
他何时吃过这种闷亏。
“景年,老实说,你现在这副样子,有点儿像个怨夫。”
萧景年又剜他一眼。
蔺呈温这老小子,分明就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此时的蔺呈温还是单身。
所以萧景年即便想反击他,也是找不到由头,所以只能狠狠的瞪他。
被萧景年看的心虚,蔺呈温忙举手投降道:“行行行,是做兄弟的不对,不该说实话。”
说完,他旋即又道:“不过你也是的,都是自己睡过的女人了,就算中间隔的时间有点儿久,你还真就至于认不出她?你们最近不是经常打交道的吗?”
“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她一看就是个活泼的性子,与人自来熟,也很爱说笑,与现在的她简直判若两人,所以一开始遇到她的时候,我虽也怀疑,但想到人的性格应该不至于发生这么大的偏差,所以没想太多。
你能想象吗?曾经一天内对我笑无数次的人,在重逢后,却变成了面瘫。最近我是见过她很多次,可也只无意间见她笑过一次,还是她跟胤辙在一起的时候才有的。”
听萧景年这么说,蔺呈温也是摇了摇头:“这人就算再改变,还能连性格都变了?总不至于你当年认识的那个,真的不是现在这个吧。”
“我可是给她和胤辙做过亲子鉴定的。”
蔺呈温一拍手:“对呢,忘记这茬儿了。又或者,你认识的那个,真的是南若,不是什么南葵?”
萧景年沉声:“我调查过她现在一门心思想嫁的那个苏靖安。那男人,的确是南若的大学同学,两人也真的是大学时就在一起了。
不管我认识的这个从头到尾到底是南若还是南葵,她既然当年都已经是苏靖安的女朋友了,那她为什么要去海岛上,还跟我做了那种事?当时她并没有醉到那种程度,不至于连人都认不出。
我们在海岛上那么多天,我就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她有男朋友这回事,而且,就算她真是南若,当年可是南若主动追求的苏靖安,她为什么不让苏靖安做她的第一个男人,却让我做?”
蔺呈温凝眉:“或许是……当时小情侣吵架了,所以那个南若才赌气的。”
萧景年现在也想到了这种可能。
可是……这个女人前后的性格差异又怎么说?
萧景年心情烦闷的对蔺呈温伸出手。
蔺呈温纳闷:“怎么?”
“酒给我。”
“哎哟,又来了,别喝了,这种事儿,喝了酒也是得不出一个所以然的结论来到,你现在需要用理智的脑袋,去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他说着,又挑眉问道:“要不要我让我家老太太出面帮帮你?她正好闲的很。”
萧景年白他:“你是要让阿姨嘲笑我,这么大个人,连个女人也搞不定?”
蔺呈温闷笑:“咱们可是兄弟,你想多了。”
萧景年哼了一声,阿姨是什么人,他再清楚不过了。
有热闹的话,阿姨当然会凑,不过以后会嘲笑他,也是必然的。
他才不会没事儿找事儿干。
他站起身往外走去。
蔺呈温问道:“干嘛去呀?别跟我的服务生要酒啊,你要不到的,我可是老板。”
“我走,回家。”
蔺呈温站起身:“我安排车送你。”
他走到萧景年身侧,手搭在萧景年的肩头:“哥儿们,这事儿急不得,你只要先搅和的那两人结不了婚,就足够了。反正在这件事儿里,你也是受害者,不能白白让那男人就把你的女人夺了。”
萧景年白他一眼。
蔺呈温却权当没看到:“我这次可没说错吧,再者,我还是那句老话,那个女人,连你都不巴结,证明她不势力,也或许,她真有不得已的苦衷呢。”
有不得已的苦衷?
萧景年顿住脚步。
蔺呈温也停下:“怎么了?”
萧景年摇头:“对,没错,她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我当年认识的那个,不可能是南若。”
“为什么这么说?”
萧景年看向他:“我总觉得,我当年认识的那个南葵,心底没有那么多的算计,那时的她,眼底澄清透彻的,完全不像是个会背叛自己爱人的女人。
再说,她若真的心里有苏靖安,当年知道怀孕后,完全可以去把孩子打掉,要知道,留下一个孩子更容易被苏靖安发现。这孩子,甚至有可能会成为苏靖安心里永远的结。这是任何一个聪明女人,都不会做的事情。”
“这倒也是,”蔺呈温点了点头:“可如果你认识的真是南葵,那南葵现在为什么非要嫁给她姐姐的男朋友?她有干嘛非要冒充别人?难道就因为她姐姐死了?这说不过去呀。”
萧景年凝眉:“你刚刚不是说,你认为她有不得已的苦衷吗?”
蔺呈温尴尬了一下,心道:“大哥,我那是宽慰你呢,你还真往这里想呀。”
萧景年沉声,当时胤辙非要逼南若跟自己结婚的时候,南若曾对胤辙说过,她欠了别人的债,必须要还……
这难道不是她的苦衷?
她到底欠了什么债?竟非要利用婚姻来偿还?
他想着想着,忽的就拉开了包间的门往外走去。
这么突然地动作,还吓了蔺呈温一跳。
等蔺呈温跟出来的时候,萧景年人都已经快走到门口了。
蔺呈温不禁感叹,萧景年这厮,是要飞出去吗?
这是又想到什么了,搞一出是一出的。
萧景年上车后,就拨打了一通电话。
“子硕,去联系一下,明天一早,我要见北城宁和医院的院长。”
“好的萧总,我这就安排。”
萧景年转头看着车窗外,眉心微微挑起了几分。
南若,你最害怕的事情,是苏靖安被毁是吗?
那我就偏偏要让你看着最担心的事情发生。
我倒要看看,最后你到底会怎么抉择。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