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 两个男人的对弈

苏靖安离开院长办公室后,没有直接回病房,而是下楼,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他在心中呢喃着‘南若’这两个字。
事业很重要,爱情又何尝不是呢。
他给了南若的承诺,该要做到,他不能再让南若等了。
可如果他为了南若放弃了事业,只怕父母这里,也不会给南若什么好脸色。
院长的确给他出了一道大难题。
苏靖安再回来的时候,萧景年依然在。
只不过,此刻的萧景年,人已经坐在了病床边上。
看到他跟南若之间的距离很近,苏靖安本能的有些反感。
他上前,心平气和的道:“不知道萧总有没有时间,我想跟你谈谈。”
萧景年扯起唇角:“可以。”
他正等着这个男人主动找自己呢。
“萧总请跟我来。”
他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去。
萧景年跟苏靖安来到了一间没有安置病人的病房。
苏靖安请萧景年坐下,萧景年也不客气。
两人皆坐下后,苏靖安道:“我听小若说,萧总的儿子把她当成了南葵,而且一直都很喜欢她。”
萧景年勾唇:“当成?在我看来,那就是南葵。”
苏靖安没有露出任何惊讶之色,只是要摇头笑了笑道:“人死不能复生,不知道萧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误会。”
“误会?”萧景年扬起眉心:“那苏先生又是哪儿来的自信,可以确定眼前这个女人,不是南葵呢?要知道,她们可是双胞胎,一个死了,另一个很容易就能变成对方。”
苏靖安面色冷淡了几分:“我认识南若十年了,我身边这个人到底是谁,我不会弄错,更何况,还是我陪着南若一起,办的南葵的葬礼。”
“这又能证明什么?”萧景年冷笑:“你就算陪伴了她一百年又如何?”
苏靖安揶揄了一下,随即就道:“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
“是吗?在我看来,结不结的成还是两说呢,”他盯着苏靖安,面上带着诡笑。
“萧总这话的意思是,要跟我抢我的未婚妻?”
“我要抢回的,是我儿子的母亲,至于对方是不是你的未婚妻,不在我的考量范围内。”
苏靖安淡定道:“萧总是不会成功的。”
“成不成功,也要看苏医生是怎么选择的了,我倒不觉得,苏医生是一个会为了婚姻放弃事业的人,更何况这婚姻,不见得就真是这女人想要的。”
苏靖安站起身,一直以来的好教养,也让他有些按不住心中的怒火了。
“萧总果然是财大器粗,为了抢别人的女人,竟然对我的工作做了手脚。”
他就说吗,他刚从美国回来,怎么可能又拿到去德国的交流机会。
原来果然有鬼。
“苏医生这话说的,我只不过是投资,希望贵院能够多一个人才而已,难道,我还做错了?”
看到萧景年如此坦然的说着这些话,苏靖安暗暗的压下怒火。
他握了握拳道:“工作可以不要,但南若的手,我是绝对不会放开的,这是我跟她十年前就有的承诺。而且,我不妨把话撩在这里,只要我不说分手,南若是绝对不会离开我的,萧总若不信,就只管去抢好了。”
萧景年面色一冷。
看来,苏靖安也很清楚的知道,他拿捏到了南葵的弱点。
这才是最让萧景年恼火的。
他们都知道的事情,自己却被蒙在鼓里……
苏靖安对萧景年点了点头,脸上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往病房外走去。
在苏靖安的手拉开了病房门的那一瞬,萧景年看向苏靖安。
“你其实知道,那个女人并不是南若。”
苏靖安顿住了脚步。
可不过三秒钟,他淡然的道:“她是。”
说完,他拉开门离去。
刚刚苏靖安的顿足,被萧景年清楚的看到了眼里。
苏靖安是个聪明人,他不可能察觉不了身边女人的改变。
加上刚刚苏靖安说的那番话。
所以萧景年断定,苏靖安其实知道,他身边的那个人,已经不是原来那一个了。
可他却装傻,死死的拿捏着装作‘南若’的南葵不放手。
萧景年面带厉色,看来,这个苏靖安也没有面上看到的那么磊落。
他回到南若病房的时候,苏靖安不在。
这一点,倒是让萧景年有些吃惊。
他刚在病床边坐下,还没几分钟,南若就醒了。
她睁开眼四下里看了看,随即问道:“靖安走了吗?”
“没走的你没看到,走了的,你倒是一眼就看到了,南葵,你还真是会气人。”
南若坐起身,面色凝重道:“萧景年,我都说了,我不是南葵,我是南若,南葵已经死了。”
“死没死,你比我更清楚。”
他说完,也不跟她再讨论这个话题,只问道:“想吃什么水果。”
“我什么也不想吃,你还是回去吧,我喜欢一个人呆着。”
萧景年冷哼:“你是想等我走了之后,就找苏靖安过来吧。”
“他是我未婚夫,我找他来,也无可厚非吧。”
萧景年起身,按住她双肩,将她按倒在床上。
这突然的动作,吓了南若一跳,南若慌张的问道:“萧景年,你这是干什么?”
萧景年面色冷峻道:“南葵,我警告你,在我知道你是胤辙的生母,是那一晚的女人之后,你觉得我还会放过你吗?这世界上,胆敢耍弄我的人,还不存在。”
“我没有耍弄你,”南若凝眉:“我已经对不起胤辙了,不能再对不起靖安了。”
萧景年面色玄寒的令人觉得心底发颤。
“你对不起萧胤辙,对不起苏靖安,难道你就对得起我?南葵,你不会自私的以为,你背着我偷偷生下了胤辙,我还要对你感恩戴德吧?你知不知道,在那之前,我也没有做过父亲,甚至没有做好要做父亲的准备,你以为你把胤辙给了我,会对我造成怎样的改变?你毁了我的生活,你知道吗?”
听着萧景年的控诉,南若自知理亏。
可当年,她的本意,真的不是要把孩子交给他的。
是变故来到太过突然,才会……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