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你们分手吧

    从莫氏集团出来,走到路边,她有些腿软的坐在了马路牙子上。

    她的心跳的很快,右手在自己的心口用力的捶了两下。

    她终于成功的反击了那个老男人,心里虽然痛快,可是刚刚她很害怕也是真的。

    不多时,眼前的台阶上出现了一双黑漆漆的皮鞋,随后就传来了好听的声音:“宁姜?”

    宁姜仰头看去,就看到了一张熟悉又有些陌生了的面容。

    她站起身,惊讶不已:“容大哥?”

    “真是你,刚刚我还在想,我会不会是认错人了,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她摇了摇头,“我没事,容大哥,你什么时候回国的啊?”

    “我回来一个多月了,我们这得有六年没见过了吧?”

    她想了想道:“五年半了,这些年,你过的好吗?”

    “我挺好的,你呢?”

    她抿唇:“我也挺好的。”

    “我听家里人说,每年雯雯的忌日,你都会去参加,谢谢你这些年还记挂着这件事。”

    她垂眸,有些愧疚的道:“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你做的已经够多了,我们家里人都已经从过往的伤痛里走了出来,你也放下包袱吧。”

    她看向他,很真诚的道:“谢谢你们。”

    容以桓拍了拍她肩膀,又看了看手表:“宁姜,一起吃晚饭吧。”

    她看他:“我不会打扰到你吗?”

    “不会。”

    宁姜点头,上了容以桓的车。

    容以桓开车,载她来到一处他最近经常来的西餐厅。

    他点餐的时候,她凝眸望着这个六年前,给了她宽容和帮助的男人……

    当年,他明明也是临海湾大桥的受害者家属之一,可他却站出来,为她和母亲解了围。

    她永远不会忘记,他做为受害者家属代表,跟一众来讨伐她们母女的受害者,铿锵有力的道:“请大家理智一点,做错事情的,不是她们,就算大家逼死她们,她们也改变不了这个结局。”

    也是他,代表受害者家属,去与莫氏集团谈判,帮受害者家属们争取到了最大限度的赔偿款。

    当年如果不是他,她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哪一步。

    因为他开着车,所以两人没有喝酒。

    宁姜在服务员送来饮料后,起身帮他倒了一杯。

    她端起酒杯道:“容大哥,当年真的谢谢你。”

    “过去的事情都翻篇了,不再提了,说说你吧,我记得,你是在北城交通大学念书的吧。”

    宁姜点头:“是。”

    “现在在做什么?”

    “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家桥梁工程设计院做了两年助理,今年刚成为一名正式的桥梁设计师。”

    “我是做房地产的,我的公司里,也有不少的楼房设计师,室内装修设计师,可是男女比例实在是一言难尽,你的这份工作,对女孩子来说,应该也很辛苦吧。”

    “没有任何工作是轻松的,这份工作于我而言,算是我的梦想。”

    “梦想?”

    “嗯,”她点头:“我的偶像是我爸爸,因为从小耳读目染的缘故,我从小的梦想,就是长大后,变成像爸爸一样的桥梁设计师。”

    提起她父亲,他点了点头,却没有做声。

    她想到了临海湾大桥的事情,垂眸道:“对不起……我是不是不该提这个。”

    “你没有必要道歉,一个女儿,把自己的父亲视为偶像,并没有什么不对,只是……在某些事情上,我们有不太一样的立场,所以我对你父亲,没有办法留下什么好印象。”

    她沉默了片刻后道:“容大哥,如果我说……临海湾大桥的事情与我爸爸无关,你会相信吗?”

    容以桓看向她,目光平静,也没有回应她。

    她苦笑一声:“我不希冀你相信,但我想告诉你,我爸爸是个正直的人,也是个有责任心的设计师,临海湾大桥的事情,真的与他没有关系,他的设计稿,被人篡改了。”

    容以桓端起果汁杯,喝了一口果汁,片刻后,他放下杯子,扬眉:“我相信。”

    她有几分惊讶:“你信?”

    “当年我调查过你们一家三口的账户,你和你母亲的账户都很干净,只有你父亲的账户里,多了几百万,可这几百万,全都是在事情发生后打进他账户里的,我想过……你父亲可能遭遇到了些什么行业潜规则,但是,没有任何人能拿出实际的证据证明这一点。”

    宁姜激动的一把握住了他的手,声音里满是期冀:“容大哥,那份账户记录,你还能找到吗?”

    容以桓低头看向她紧抓着自己的手,目光里写满了温柔。

    不远处的拐角处,一双眼眸盯着宁姜的背影,满目阴鸷。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