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36章 安笙,你能不能不矫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他说完,将车门锁打开。

    安笙拉开门,逃也似的下车,往楼里跑去。

    凌冠声抬起左手,将烟放进口中,吸了一口,随即吐出烟圈。

    他在努力的平息自己心里的怒气。

    安笙上了电梯后,双手捂住耳朵,蹲在了电梯角落里。

    电梯到了楼层,安笙深呼了两口气,这才起身,出了电梯,来到家门口。

    钥匙被康暮之拿走了,她只能敲门。

    过了足有半分钟,康暮之才来开门。

    他抱怀,倚靠在门边,玩笑道:“现在知道被人关在门口的滋味了吧。”

    安笙没心情搭理他,只将门缝推的更大,走进了屋里。

    她将包扔到了双人沙发上,坐下。

    他随后将门关上,走到她身边坐下问道:“怎么了,被骂了?”

    安笙凝眉:“你安静会儿行吗?”

    康暮之哑笑:“你这是嫌我吵了?”

    安笙望着他:“康暮之,我现在没心情跟你斗嘴,让我安静一会儿吧,拜托了。”

    康暮之挑眉,盯着她看了五秒之后,起身去了浴室,洗澡了。

    安笙侧身,躺在了小沙发上。

    哥哥他说的对,已经经历过的那些事情,除非失忆,否则,又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她忘不掉,即便已经过五年了,她依然忘不掉。

    可就因为忘不掉,她才更加不会回去。

    南城回不去,康家的人,又不接受她。

    她……该何去何从呢。

    难道真的要顶着康家二老的反对,强行嫁给康暮之吗?

    胡思乱想了良久,她竟恍惚有些睡着了。

    康暮之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她蜷缩成一团,躺在沙发里的模样。

    像极了……受了惊的小猫。

    睡梦中,她眉心紧紧的蹙在了一起。

    这是她睡着时时常会有的表情,以前他就发现了。

    他一直都觉得,这个女人是个有故事的女人,但他却从不主动去问。

    一来是因为,问了若她不说,那他就是自讨没趣。

    二来也是觉得,以前他们只是情人关系,不适合介入太多。

    但事实上,他一直都很好奇,她到底经历过些什么。

    他微微弯身,手在她眉心上轻抚了两下。

    她受惊似的握住了他的手,忽然就坐起身喊道:“别碰我……”

    这惊呼声,也吓了康暮之一跳。

    看清楚站在对面的人是康暮之,她尴尬的蹙了蹙眉心。

    他问道:“做噩梦了?”

    “嗯。”

    她松开了握着他手指的手,视线触及他身下的那条粉色浴巾,再看向他脚上那双小了不止五个码的拖鞋……

    她垂眸,唇角竟染上了一丝笑意。

    他在她身边坐下,将拖鞋踢到一旁,嘟囔道:“你的脚太小了,这鞋挤的很。”

    她转头看他:“你刚刚的样子,我若是拍下来传到网上,你可能会瞬间变成大红人。”

    “老子本来就很红,”他说着凑近她道:“这种样子,已经不能让我更红了,你倒是可以考虑扒光我拍一个试试。”

    安笙脸一红,白了他一眼,这个男人,真是半分玩笑都不能开。

    她起身。

    他拉着她手腕:“干嘛去?”

    “洗把脸,清醒一下。”

    他倒是将她横抱起:“这个时间了,还清醒什么,直接睡觉去。”

    安笙忙喊道:“我还没卸妆呢。”

    看到她慌乱的样子,康暮之觉得整她一下,心里很爽。

    他将她抱到洗手间门口,放下:“洗个澡,我等你。”

    “我今晚不洗澡,”她坚定的摇了摇头:“我累了,洗把脸就要睡了。”

    她说完,立刻挤进了洗手间,洗脸。

    关门后,她呼口气。

    这个男人到底打算在她这里赖多久啊。

    再想到刚刚在楼下,凌冠声的话,她靠在门上,愁绪再次涌上心头。

    现在,她该如何改变一下现状才好呢?

    她在洗手间呆了近半个小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门口康暮之问道:“你今天是打算在洗手间睡吗?需要我帮你准备枕头和被褥吗?”

    她打开门出来,白了他一眼,走进了浴室。

    他跟了进来,先她一步在床上躺下。

    安笙看着他摊开双臂躺在那儿,一个人占了整张床,不悦道:“这床是我的。”

    “没错,但你是我的,过来。”

    安笙沉声:“康暮之,你这样有些无聊了。”

    “我都已经决定要跟你结婚了,怎么,你打算反悔了?”

    “就算要结婚,我也要得到父母的祝福。”

    “他们祝不祝福,对我们的婚姻有什么影响?你是打算以后跟他们一起过?”

    安笙哑然。

    他又道:“没有对吧?既然没有,你管他们喜不喜欢你呢,我父母这样的人,很难搞的。”

    安笙在床边坐下:“看来,你龟毛的个性,就是从你爸妈那里遗传来的。”

    他爽声的起身,将她拉倒在自己的臂弯里。

    “你说对了,”他翻身,压住她。

    安笙侧过头道:“我们还没结婚呢。”

    “你这女人矫情不矫情?又不是没睡过。”

    “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她回眸望向他:“离婚的夫妻,还在一起做这种事儿,合适吗?”

    “你少用这些条条框框来限制我。”

    “因为你知道,我说的有道理,才说这是条条框框的吧。”

    “安笙,你能不能不矫情?大家都是成年男女,我有需求,难道你就没有?你敢不敢承认,老子每次都把你伺候的很舒服。”

    “你……”这个混蛋,非要摆着这种姿势,说这种话吗?

    “无话可说了?”他邪魅的捏了捏她的脸:“那就证明我说对了,每次从你的声音里,老子就能确定这一点了。”

    他得意的扬起唇角:“所以,既然是你我都受益的事情,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阻止我?”

    见他的头要压下来。

    安笙双手用力的抵住他双肩。

    “没错,我承认,你的技术很好。”

    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坦然:“你说的对,我们都是成年男女,有需求很正常,所以,以后不管我是否结婚了,只要我有需求的时候,是不是都可以随便在街上抓一个男人,解决我的需求?”

    康暮之随意联想了一下,她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

    怒气竟有些不请自来。

    “你敢,”他恼火,扫开她的手,低头惩罚性的吻上了她的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