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40章 康暮之,你正经点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这个名字,已经五年不曾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了。

    再次见到,她深感意外,毕竟,她已经换了号码,且没有告诉过他。

    她盯着手机看了半响,直到手机自动挂断,她才将手机放到了车前。

    她趴在方向盘上,心情莫名沉重。

    如果当时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她跟谢酌只怕早就结婚生子,孩子也可以打酱油了。

    可是,命运总是这样喜欢捉弄人……

    她这一坐,时间有些久,一直等在楼下的康暮之等不及,再次给她打电话。

    接到康暮之的电话,她这才无精打采的发动车子回了家。

    将车停稳后,康暮之就出现在了她的车门口。

    她拎着两大袋子的东西下车。

    康暮之将东西从她手中接过,不悦的嘟囔道:“我还以为你打算把超市搬回来。”

    “房子太小,盛不了。”

    康暮之斜了她一眼,“那你倒是能磨蹭。”

    “女人买东西,本来就很磨蹭,你只是没有陪女人逛过街而已。”

    “下次我跟你一起。”

    康暮之说着,人已经转身往楼上走去。

    安笙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了一丝浅笑。

    康暮之回头瞪她:“愣着干嘛,还不跟上?”

    安笙忙快步追了上去,帮他按电梯。

    两人回到家后,安笙指着他右手里的袋子道:“这里面的东西,都是给你买的。”

    她说完,从他手中接过盛着菜的袋子,进了厨房。

    康暮之低头看着袋子里的东西,给他的?

    他走到茶几上,将袋子打开一看,不自觉的喜上眉梢。

    这个女人,嘴上说的不让他住在这儿。

    可是却乖乖的把他的生活用品全都备齐了。

    不错。

    他拎着袋子回了卧室,洗了个澡后,换上了她买回来的格子睡衣。

    安笙用之前剩在冰箱里的米饭,做了个蛋炒饭,又炒了两个现成的菜。

    等她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已经换了衣服的康暮之,正大喇喇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见她出来,康暮之起身,来到餐桌边。

    “有生之年,我还能娶到一个会做饭的女人,太难得了。”

    他坐下,安笙盯着他身上的衣服看了看,也坐下道:“能不能娶到,还不一定呢。”

    “老子说能就一定能。”

    安笙白了他一眼,给他盛了饭:“别一口一个老子的,你做不了我老子。”

    康暮之不接她这个茬儿,只是摸了摸自己的衣服道:“怎么样,小爷是不是个行走的衣服架子?”

    安笙蹙眉,白他一眼。

    “你这什么意思,我穿这睡衣不好看?”

    “又不让你出去走秀,好不好看的重要吗?”

    “当然重要,这么粗糙的衣服,也能被我穿出模特儿才能有的效果,你说重不重要。”

    安笙无语,“你要是嫌粗糙,就脱下来,没人逼你穿。”

    “怎么,你想看小爷一丝不挂的样子?”他说着,就站起身要脱衣服:“小爷成全你。”

    “康暮之,”安笙喝道:“你正经点儿,坐下吃饭。”

    康暮之邪魅一笑道:“难道你不是这个意思?”

    “是你嫌弃衣服料子不好的。”

    “我说的是实话,这衣服料子的确不怎么样。”

    “这已经是超市里最贵的一套了,你嫌不好,就自己去买。”

    安笙气鼓鼓的开始吃起了饭。

    康暮之道:“算了,看在是你第一次给我买东西的份儿上,我打算将就一下。”

    安笙哼道:“没人稀罕你将就。”

    康暮之安慰道:“生气了?我也不是嫌你买的东西不好,我只是在论这个料子。”

    安笙望向他,他这是在跟她解释?

    她没做声。

    康暮之妥协道:“行了行了,别气了,这点儿小事儿,不值当的。”

    安笙道:“快吃饭吧,食不言寝不语。”

    “哼,你倒是比我妈管的还多。”

    “嫌我管的多,你可以走。”

    “小爷偏不走,就留在这里跟你耗,等你什么时候妥协了,自己愿意跟我走了,小爷再带你走。”

    她认真道:“那如果我这辈子都不走呢?”

    “我就把你这里所有的家具都换成我喜欢的,跟你在这里住下。”

    康暮之会这样说,安笙其实挺意外的。

    他这样的人,可是从来都不会为谁而委屈自己的。

    很显然,这小房子,并不适合他。

    可他竟会说出这种话……

    “康暮之,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

    “我陪你睡了两年,按理说,你应该已经厌倦我了,可为什么,你还会决定要跟我结婚?这不像是你的风格。”

    康暮之桀骜道:“因为你的身体跟我合拍。”

    “只是为了性?”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

    “那……别的原因呢?”

    康暮之邪魅道:“好奇吗?”

    安笙坦诚道:“我想知道,是什么让你在说出结束关系后,还能再做跟我结婚的这种决定的。”

    康暮之放下筷子:“这么说吧,你或许不是最好的女人,但却是目前来看,最适合我的。我不想过我父母安排给我的婚姻,但如果一直不结婚,他们就会一直给我物色各种各样的女人,与其最终要娶一个自己看不上眼的,倒不如找一个,跟我身体合拍的,这样你理解我的意思了?”

    安笙凝眉:“如果没有之前我跟过你的那两年呢?”

    “如果没有那两年,或许我都不会正眼瞧你,”康暮之挑眉:“你以为,什么样的女人都能让我康暮之多看两眼吗?你敢利用我,耍我,挑衅我,勇气可嘉。我这辈子还没在女人身上栽过跟头,所以,自然要把你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收入囊中。”

    安笙似乎理解了他的意思。

    康暮之的一生太过顺遂,从来没碰过什么钉子。

    尤其是在男女关系方面,从没有女人让他吃过瘪,所以自己自然而然的就成了他世界中的另类。

    这应该是他要娶她的主要原因。

    可如果这个人不是自己,而是……

    “那如果……忤逆你的人不是我,是……比如孙秘书,或者乔秘书,你会娶她们中的某一个吗?”

    这问题,倒是让康暮之沉默了。

    如果是别的女人,也敢像安笙这样待他,他会娶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