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44章 大猪蹄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见安笙沉默,康暮之不爽道:“看来,你以前在康氏集团工作的时候,得罪了不少人吗,竟然有人在背后这样踩你。”

    她白了他一眼,也从床上站起身,得罪人?还不是因为他吗?

    “那不是丑事,我没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而且,又没人知道我跟你的关系,他们就算拍到了,也只会把谢酌当成我男朋友。”

    “安笙,你这是在刺激我吗?”

    安笙心虚,不过转念一想,她今天刚来了大姨妈,怕他不成。

    “我说的是事实。”

    她说完,就往外走去。

    康暮之最烦她聊着聊着就走人的习惯,不悦道:“干嘛去。”

    “做饭,我饿了。”

    康暮之跟了出来:“你是不是巴不得别人把那个男人当成你男朋友?”

    安笙回头剜了他一眼,没理会他,走进厨房。

    他跟到门口:“你刚刚看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安笙没搭理他。

    她这样子,倒是让康暮之觉得有些自讨没趣。

    康暮之在门口盯着她看了片刻后,恼火的回了客厅。

    吃饭的时候,安笙也不多言语。

    康暮之最近才发现,安笙的话,其实少的可怜。

    以前也是如此,但那时候,他并没有感觉到。

    最近却为什么总觉得安笙对他爱答不理的,他很恼火呢?

    康暮之吃了一口米饭,将筷子放下,故意找茬道:“之前,你们是为什么分手的。”

    安笙没做声。

    “怎么,我连知道的权利都没有?”

    安笙道:“如果我问你之前为什么跟你前女友分手,你会回答吗?”

    “老子这辈子就没交过女朋友,比你干净多了。”

    安笙斜了他一眼,这男人说话,真的是随心所欲的很呢。。

    “说呀,你们怎么分手的。”

    安笙坦然道:“我贪慕虚荣,嫌弃他穷,所以就把他给甩了。”

    康暮之冷睨着她。

    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他心里还是很清楚的。

    说她贪慕虚荣?

    贪慕虚荣的人,会在他提分手的时候不挽留他?会什么都不要?

    呵,打死他都不信。

    “想从你嘴里听到句实话,还真难。”

    “这就是实话,”安笙淡定的道:“当年分手的时候,我就是这样跟他说的。”

    康暮之眉眼一样,有几分痞性的道:“听说他是个不错的设计师。”

    安笙再度沉默。

    康暮之自言自语道:“我忽然有个好主意,不如,我们的婚房就让他来设计,如何?”

    安笙眉眼里带着一些恼怒,“你何必这样羞辱别人。”

    “羞辱?他是设计师,这是他该做的本职工作,何来羞辱一说?还是说,你心里还想着他,所以不舍得让他做这件事儿,怕他受了委屈?”

    安笙放下筷子,平静的对康暮之道:“当年跟他分手,本就是我对不起他在先,现在,你还要让他做这种事儿,这难道不是羞辱吗?康暮之,你这样,是为了给我和他创造继续见面的机会吗?”

    康暮之恼火的拍了一下桌子。

    安笙傲娇的抬起下巴:“难道我说错了?”

    康暮之咬牙,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不知道服软呢?

    他舒了口气,提醒自己不要恼火,随即挑眉道:“那你就试试,看看你跟他继续见面,会发生什么。”

    他端起碗筷,吃饭。

    他这么一说,安笙倒是心里没底了。

    他什么意思呀,他是想做什么?

    吃过饭后,康暮之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安笙也去洗漱了。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见康暮之站在洗手间门口,手里拎着一条项链,在她眼前甩了甩:“谁送的?”

    安笙抬手就要去抢:“还我。”

    可康暮之却将项链一甩,直接全部握进了手中。

    “那个姓谢的送的?以他现在的条件,应该充分的送得起这种项链了。”

    “不是他。”

    “不是他,还能是谁?”康暮之凑近她:“怎么,难道还有别的追求你的人?”

    安笙烦闷的看着他道:“这项链不是男人送的,是洛总的夫人送的。”

    “宁姜?你见过她?”

    “嗯,今天中午她来过公司,我们一起在天台上坐了一会儿,这是她从国外给我带回来的。”

    康暮之不屑道:“她会有这么好心?”

    “她的确很好心,”安笙平静的道:“洛总是个有福气的男人,娶了一个好妻子。”

    康暮之哼了一声:“你是不知道她当年逃跑,把洛寒商那厮逼成设么样子了。”

    “我只相信,事出必有因,没人会愿意从安逸的环境里忽然就跳脱出来,除非那个环境,从来就不安逸。”

    康暮之望向她:“你这话,怎么倒像是话里有话?”

    安笙回了回神,似乎的确说的有些多了。

    “我是觉得,像少夫人那种性格的女人,如果不是因为无奈,她不会离开的。”

    康暮之哼了一声:“洛寒商是什么人,难道连她的安好都护不住?归根究底,还是她不信任别人。”

    安笙也懒得跟他争,只道:“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想法,反正我是支持少夫人的。”

    “你以后别一口一个少夫人的在我面前称呼她,以后,你也是少夫人,我康家的少夫人。”

    安笙在他面前摊开手:“现在可以把项链还给我了吗?”

    康暮之将项链放到了她的手心:“你喜欢她家项链?”

    “喜不喜欢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宁小姐的一片心意,我很喜欢。”

    安笙将项链放到了自己的首饰盒中,转身回到床上坐下。

    “后天宁小姐约我一起去逛街,给她家温言购置婴儿用品。”

    “她倒是会使唤人。”

    安笙蹙眉:“她没有使唤我,我在北城没有朋友,她能找我,我挺开心的。”

    仔细想了一下,似乎的确没怎么见过她跟谁一起出门。

    “她嫁老公,老公是干嘛用的?”

    “女人逛街是件无聊的事情,再说,洛总刚回来,忙的很。”

    “你倒是会给他们找借口,只要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多无聊的事情,都会变成有意思的事儿。”

    安笙望向他,倒是没想到,这种话竟然会从他的口中说出来。

    他刚刚不是说,他没有跟谁谈过恋爱吗,那他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还是说……他骗了她?

    她躺下,暗暗的翻了个白眼,这就是个大猪蹄子。

    康暮之看向她:“你就不想知道,今天是谁在单位里发了你的照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