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64章 你是我唯一的女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安笙一本正经的道:“说啊。”

    “你是我唯一的女人。”

    安笙懵了一下,半响后才有些惊讶的在他耳边轻声道:“所以,那一次,你不会也是……处……”

    “当然不是,小爷的第一次,早就贡献给小爷自己了。”

    安笙脑海里忽然就联想出了一副画面。

    她脸微红,用手肘撞了他一下:“吭。”

    “干嘛?”

    她低声道:“小点儿声。”

    康暮之看到她这薄脸皮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你有的时候看起来真像是个涉世未深的少女,你说你当年是怎么有勇气跳上我的床的?”

    安笙忙伸手捂住他的手。

    前排的司机,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般,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安笙松了口气,决定不跟他继续说这个话题了。

    她松开手,转头看向车窗外。

    康暮之却是贱贱的凑近:“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你跟那个男人的事儿?”

    安笙道:“有那么好奇吗?”

    “马上要跟我结婚的女人有过过去,我不好奇才比较奇怪吧。”

    安笙想了想,告诉他也没什么的,反正都已经过去了。

    “我们是大学同学,那时候的谢酌在学校里非常优秀,不光是学生会主席,还是篮球队的,许多小女生都很痴迷他的颜和才华。”

    “你也不例外?”他打断了她的话。

    安笙耸肩:“我倒是还好,我不是特别注重颜值的人,在我眼里,人品比颜值更重要。”

    “那你为什么跟他在一起了?图了他什么?人品好?”

    安笙想了想:“嗯,算是吧。”

    “怎样算人品好?过马路扶老天天呢,还是出门给乞丐钱?”

    “方方面面吧,这个一时很难说清楚,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个很温暖的人。其实我跟他在一起之前,他已经追了我很久了。我一开始对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直到那次大学生篮球赛,我被舍友拽到了篮球场,看他打了一场篮球。

    在最后关头,他以一个漂亮的三分球,力挽狂澜,为我们学校赢得了当年的篮球赛冠军。那一刻,他被众星捧月的簇拥着,却努力的在人群中寻找我。当我们视线交汇的那一刻,他冲着我笑,脸上还带着汗水,笑容娇憨又帅气,我才发现,其实喜欢上一个人,没有那么难。”

    康暮之白了她一眼:“什么因为一场篮球赛,你可真是稀罕。”

    安笙道:“你到底听不听了?”

    “听,说。”

    安笙抿唇:“后来,他拿着鲜花来跟我告白,问我可不可以做他的女朋友,我就答应了。”

    她说完,就没再做声。

    康暮之看她:“这就完了?”

    “不然呢?”

    康暮之不爽:“你们交往的时候,他都为你做过什么?”

    安笙仔细回忆了一下:“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对了,他有一次傍晚带我去海边散步,到七点多的时候,在海边放了烟花,结果被海边的管理员给批评了。”

    说起这事儿,她还不禁笑了。

    康暮之不悦道:“怎么,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来,还觉得很开心?”

    安笙道:“你别找茬,我是想起来我们逃跑时的样子,真的有够狼狈的。”

    康暮之有些后悔,让她聊她跟那个男人的事情了。

    这样以来,不就帮她重温了跟那个男人的感情吗。

    “那你们是怎么分手的?”

    提起这个,安笙脸色冷落了几分。

    “不聊这个了吧。”

    “为什么不聊了,刚刚高兴事儿都说了,不高兴的就不想提了?”

    安笙无语,她发现你这个男人,真的很爱找茬。

    康暮之佯装随意的道:“这么看着我干嘛?说吧,我想听听。”

    她努嘴:“我家里人不同意我跟他在一起,嫌他家里穷,我就跟他提了分手。”

    他看向她:“就这样?”

    “对。”

    “你可不是一个嫌贫爱富的人,不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

    安笙不悦道:“我跟他分手,不是他的错。”

    “怎么,你到现在还迷恋他的好?”

    安笙看向他:“没有什么迷恋不迷恋的,只是就事论事,错的本来就不是他,当年我提出分手后,他来找过我很多次,是我绝情……”

    回忆起往事,她脸上已经有了几分伤感:“还有,说我不是嫌贫爱富的人,是你不够了解我,这个世界上,哪有女人不物质的,我也一样。”

    康暮之冷声道:“少跟我说这些没用的,难道我会不了解你?”

    “或许,你真的没有那么了解,”她看向他,“我有的时候,觉得自己都不了解自己。”

    “那是你对你自己的定位不够清晰,对自己的人生不够满意,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你这个女人还是很容易被看透的。”

    安笙好奇的道:“你眼里的我,是什么样儿的?”

    “你想听以前还是现在?”

    安笙耸肩:“都听。”

    康暮之饶有兴致的挑眉:“以前的你,在我眼里跟别的女人没什么大的区别,唯一就是样貌更好一些,身材更诱人一点。现在呢……我倒是觉得,你脑子里干净的很,聪明但也愚笨,表面坚强,骨子里却很脆弱。

    你不爱说话,不是因为你不善言谈,而是因为你不想说多了惹事儿,你小心翼翼的个性,应该是从小被你那个母亲逼出来的吧?总的来说,你是个很单纯的女人。”

    听到这样的评价,安笙倒是有些恍惚了。

    单纯……

    “单纯的女人,会算计你吗?”

    “你当时大概也是狗急跳墙,豁出去了吧,那两年,你心里是不是很痛苦?明明不喜欢我,却要佯装喜欢的讨好我。”

    安笙垂眸,双手轻轻的交握在一起,再次转头看向车窗外。

    看到她再次逃避话题的眼神,康暮之心里没有急躁,却生出一丝没来由的心疼。

    他脑子一热,抬手就握住了她的手。

    安笙的手被他温暖的大手包裹,心里一暖,转头看向他。

    康暮之对她笑了笑:“以后,你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了,在我这里,你可以做你自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