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66章 感情是最禁不住考验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安笙无奈:“谢酌,别这样,我真的要结婚了。”

    “你怎么能这轻易的就放弃一段感情呢?”

    他很难过。

    当年,凌家看不起他是个穷小子,可他心里很清楚,安笙对他的感情,是从来都不掺杂任何杂质的。

    他相信安笙。

    在她单方面提出分手后,他痛苦了很久,可却没勇气来纠缠她。

    因为他自己很清楚,自己的确配不上她。

    她是高高在上的凌氏集团大小姐,他呢?一无所有。

    他甚至没勇气在她父亲面前承诺,一定可以让安笙在他身边,比在父母身边生活的更幸福。

    他的沉默,来源于他财力上的匮乏,也来自于他的自卑。

    这么美好的女孩子呀……

    五年了,他终于凭自己的本事,离她越来越近了,可她却告诉自己,她要结婚了?

    她脸上这一副无喜无悲的模样,到底哪里像是一个幸福的新娘子该有的样子?

    安笙道:“你不是我,所以也无权评论我。五年前放弃的感情,五年后,我也不会再重新拾起。就像当年我父亲问你,能不能给我幸福时,你始终一言不发一样。谢酌,那时候你不敢说的话,现在也不要再重新回答了,太晚了。”

    “你在?”谢酌有些惊讶:“当时你在场?”

    “是,我就在隔壁的房间里,你跟我父亲的对话,我全都听到了,”安笙抬眸,望着他,眼眶里似乎已经没了刚才的伤楚。

    她又道:“当年,我不理解你为什么不敢答应我父亲,我都敢用我的一生跟你赌一个未来,可你却不敢开口,那时候的我,也很难过。可你不敢给我一个承诺,我只能让你离开。

    五年了,我终于明白了你当时的无奈和自卑,也知道你当时并非不爱我,你只是……只是没有底气。可过去了就是过去了。那段感情,在我心里依然是珍贵的回忆,但却再也不是我想要重拾的感情了。

    谢酌,现在的你,比五年前的你更加优秀了,你该放下过去,好好的拥抱新的生活了,我相信,你终会找到那个适合你的人,跟你幸福的生活一辈子的。”

    “为什么那个人就不能是你?”谢酌眼底带着不甘:“为了能够配得上你,我没日没夜的逼自己,五年……我让你等了我五年,只是为了可以大声的站在你面前,告诉你,也告诉你的父亲和家人,我可以,我可以给安笙幸福,我可以爱她一辈子,为什么你就不能再等等我。”

    安笙微微叹息一声。

    谢酌抬起右手捂住额头:“最美的梦,谁会甘心轻易放弃?”

    这些话,让安笙心里难受。

    她将笔记本抱进了怀里,望向他:“很荣幸能够成为激励你前行的人,也很开心看你变成这副成功的模样,但感情是最禁不住考验的东西,五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包括彻底心死和放弃一段感情。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我不期待你祝我幸福,只希望你能够尽快回到你自己的世界,好好的去过你的未来。”

    她说完,眼中没有悲喜的对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谢酌没有追出来。

    她也知道,谢酌不会追出来。

    谢酌总是这样,做事儿很爱考虑后果。

    不过这样也好,少了两人在公司的拉拉扯扯,也就少一些闲言碎语。

    安笙回到办公室时,孙秘书正好从茶水间出来。

    见到她,孙秘书惊讶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安笙道:“公事谈完了啊。”

    “真的只是谈公事了?”

    安笙耸肩:“不然你希望我们谈什么?”

    “你们不是该谈……”孙秘书纳闷了一声:“你们不是情侣?”

    “当然不是。”

    “可那照片……”

    安笙笑:“乔羽然对我有些怨恨,所以上传了动过手脚的照片,你们会误会,也情有可原。”

    “可那天,你第一次见到谢总的时候,你们对视的表情,就像是你们认识的啊。”

    “是认识,”安笙抿唇:“我们是校友。”

    安笙说完进了办公室。

    她将今天的会议资料复印了几分后,一份给了孙秘书,自己则拿着另一份,准备回公司。

    走到电梯门口,她转头看着康暮之办公室的方向停了停,随即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我上午的事情忙完了,要先回公司去了。”

    康暮之很快给她回了短信:“一起吃饭。”

    安笙抿唇,就猜到他会这样说。

    她回复:“不行,我得跟公司的车回去,晚上再一起吃吧。”

    “我在寒商这里呢,回来了给我打电话。”

    安笙惊讶,他怎么跑到达天集团去了?

    回到公司,安笙先去办公室。

    她得把资料放下。

    才刚进屋,她邻桌的同事就道:“安秘书,你的快递。”

    “好的,谢谢,”安笙走到办公桌前,将快递拿起看了一眼,是文件。

    寄件人的信息是韩宝兰。

    安笙将快递袋撕开,掏出了文件。

    见是公证书,安笙也并不意外。

    这是之前就说好的。

    她还没来得及填写,手机倒先响了起来。

    见是康暮之打来的,她将手机接起:“喂。”

    “还没到吗?”

    “到了,正在放文件呢,你在哪儿?”

    “你们公司楼下,出来吧,我带你去吃吃饭,我的车停在寒商的车位上,下午我带你去个地方,你不必回公司了。”

    “那怎么行?”

    “公事,我已经让寒商跟你们经理打招呼了,你还没接到通知吗?”

    安笙正要说没有的时候,宋经理走了出来。

    “安秘书,你回来啦,正好,今天下午,你得去一趟王府花园的工地,听说是康总要让你帮忙去办点事情。”

    “好的,谢谢经理。”

    宋经理客气的点了点头回了办公室。

    安笙将公证书放进了包里,打算抽时间填完后邮寄回去。

    她拎起包,出了办公室,边下楼边问道:“你下午让我去工地干嘛?”

    “自然是有事儿的,先保持一下神秘,下午你就知道了。”

    安笙无语,这么大年纪了还玩儿神秘,幼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