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67章 不许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康暮之带安笙来到了一家日料店。

    点好餐后,安笙起身:“我去一趟洗手间,刚刚出门的时候没洗手。”

    “去吧。”

    安笙小跑着离开。

    她的手机在包里响了起来。

    康暮之顺势将她的包扯到了自己身前。

    掏她手机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她包里的文件。

    公证书三个字,让他心生好奇,再往下一看,竟然与康氏集团有关。

    他将文件抽出,看完不禁恼火。

    这个安笙是个傻瓜吗,谁让她写这些东西的?

    她包里的手机铃声还在继续。

    他烦躁的将她的手机掏出,可来电显示却是康夫人……

    在北城,康姓并不是大姓,能被安笙尊称为康夫人的人,他几乎瞬间就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可母亲为什么要给安笙打电话?

    他狐疑着,将手机接起,放到了耳畔。

    电话那头,传来了韩宝兰犀利的声音:“我邮给你的公证书,你应该收到了吧,尽快填完给我送回来。”

    康暮之低头又看了看被自己握在手中的公证书,不禁恼火:“这公证书是你给她的?”

    “暮之?”韩宝兰惊讶:“你怎么会拿着安笙的手机?她给你的?这个女人,还真是阴……”

    “你不要小人之心,我跟安笙一起出来吃饭,她刚好去了洗手间。”

    “那你怎么会知道公证书的事情?”

    “在她包里,我刚刚取她手机的时候看到了,”康暮之不悦道:“妈,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背着我还做了什么?”

    “这不是我的意思,是她的意思,”韩宝兰道:“我是不喜欢她,但要签婚前财产公证书的人,的确是她,不信你可以问她。”

    韩宝兰刚说完,安笙已经从洗手间走了回来。

    看到他手中的文件,和他放在耳畔的电话,她忙上前道:“你怎么乱动我的东西。”

    她将文件抢过,慌乱的放回了包里,随即又去抢电话:“你在跟谁讲电话?”

    康暮之身子一侧,对电话那头的人道:“晚上我会回家。”

    他说完,将手机挂断,自己放进了她的包里。

    安笙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通话记录,蹙眉:“你妈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儿吗?”

    “让你把公证书签完,给她邮寄回去。”

    安笙眼珠微转,没敢直视他。

    “她说,是你主动要签这份文件的?”

    安笙拿着包,正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的时候,康暮之却手快的将她的包一把抢过,将文件从里面取了出来。

    安笙慌忙去抢:“你给我。”

    “坐下,”康暮之生气了。

    安笙心虚,望着他。

    “我让你坐下。”

    安笙想了想,回到座位上坐下。

    康暮之抬手就将文件撕碎,安笙蹙眉:“康暮之,你……”

    “闭嘴,跟我结婚的女人,还想着跟我划清界限?你以为你这样做,别人就能相信,你跟我结婚,是不含任何目的了吗?”

    “如果你父母拿到了这份文件,就能安心的让我们结婚,那我为什么不能签呢?嫁给你,我本来也不是为了这些身外之物。”

    康暮之冷眼道:“你真是被你父亲养成了一个傻瓜。”

    “你这话什么意思?”

    康暮之将文件扔进了垃圾桶。

    “如果一个人要挑你的毛病,就算你再白玉无瑕,他也会说你是黑的,何必为了证明自己,而做让别人痛快的事情。跟你的婚姻,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任何第三人的话,你都可以一笑而过。”

    “那是你的亲生母亲。”

    “那又如何?”康暮之坦然道:“她跟我父亲的婚姻,我从来没有指手画脚,我的婚姻,他们也同样没有资格指手画脚,在这方面,大家都是人,我的意思,你能明白吗?”

    她懂,他是想说,婚姻面前,人人平等。

    “你越是这样,你父母越会讨厌我的。”

    “我不管这些,在你家的时候,我已经跟你父亲承诺,会护你安然,如果连我的财产都不跟你共享,你父亲会作何感想?他会认为我是个骗子。安笙,我是个好面子的人,说出去的话,是从不反悔的。”

    安笙撇嘴:“当初要跟我结束关系的话,难道不是你嘴里说出来的?”

    “你还敢提这件事儿?是谁算计我的。”

    安笙心虚,却还是犟道:“你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被人算计。”

    “没错,我是聪明人,所以才会在你再次对我发出邀约的时候,再一次入你的坑。”

    安笙剜他一眼,反正横竖都是他有理。

    她撇嘴,低头看着垃圾桶:“你为了在我爸面前有个交代,那你让我怎么在你妈那里交代?我可是答应了她,会签字的。”

    “那是你的事情,反正我不允许你签,你就不能签,就这么简单。”

    “你也太霸道了。”

    康暮之邪魅道:“小爷就是这样的人。”

    “可我觉得,这件事儿是你想太多了,我也给凌家签署了一份这样的协议。”

    康暮之扬眉:“你那个母亲逼你的吗?”

    “不是,是我自己想要这样做的,凌家不欠我什么,我也从没有为凌氏做过任何贡献,无功不受禄。”

    “呵,”康暮之摇头一笑:“你这个人,活的倒是另类,我真想知道,连财富都不喜欢,你到底喜欢什么。”

    安笙笑:“我喜欢心安理得,我付出的,必须要得到相应的回报,少了我一分都不行,不属于我的,我也绝对不会觊觎,不管是对人,还是对事儿。”

    “你好像话里有话。”

    安笙抿唇:“没有,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这个人,不求大富大贵,但求一生坦荡。”

    “好,你可以按照你的喜好生活,爱财之事让我来,毕竟,只有雄厚的财力和实力,才能让我有自信保你一生无忧。”

    这话,让安笙想到了谢酌。

    当年,他不敢回答爸爸的话,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呢?

    见她忽然晃神,康暮之问道:“想什么呢?”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吧。”

    “如果……你现在一无所有,只有贫穷的父母,而我却是凌氏集团被众星捧月的大小姐,那你还会跟我结婚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