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70章 吃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路上,见她一直丧着脸。

    康暮之问道:“怎么?你不想跟我一起出门。”

    “康总,这才几点就出门,今天是周六诶,”安笙无语:“难得休息,谁不想睡个懒觉啊。”

    康暮之差点儿被这女人气笑了。

    原来,她也有这么懒散的时候。

    “一天之计在于晨。”

    “可我又不是运动员,大周六的,八点就出门去打球,这简直就是折磨好吗。”

    康暮之不爽:“你不是很喜欢看你前男友打球的吗?”

    厄……

    安笙望向他。

    他不会是因为她之前说,是因为看了谢酌打球才对他动心的,所以他才要这样的吧?

    她真心有些哭笑不得了。

    康暮之鄙视的看了她一记:“怎么不说话了?刚刚不是牢骚满腹的吗?继续说呀。”

    安笙嘟嘴:“你不会是因为过去那些旧事儿吃醋了,所以才要打篮球的吧?”

    “吃醋?呵,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老子是这种人吗?”

    “我再说一次,你不是我老子,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老子老子的,这是对我父亲的不尊重。”

    康暮之剜她一眼,事儿多。

    “这是口头禅。”

    “那你就在别人面前说,我接受不了。”

    康暮之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转移话题。”

    “我没转移话题,我是就事论事,”她侧了侧身,问道:“你敢说,你出去打篮球,不是因为生了我的气?”

    生气?

    哼。

    他没有这么小肚鸡肠。

    他只是要让她知道,这世界上打篮球最有魅力的男人,不是那个谢酌而已。

    “我若说我没生气,不是让你没面子吗?算了,你就当我是因为吃醋才去的好了。毕竟,我的确是因为你那天说起来,才想起好久没打球的事儿了。”

    安笙努嘴,真是会强词夺理。

    车子在篮球场门口停下。

    此时,蔺呈温和萧景年已经先到了。

    见他姗姗来迟,蔺呈温道:“你约我们八点集合,结果这都八点半了,你倒是悠哉。”

    康暮之的手搂着安笙的腰:“你以为我能跟你这单身汉比吗?我是有女人的人,每天都又忙又累的好吗。”

    安笙脸微红,这男人太讨厌了,干嘛非要说这种暧昧不清的话啊。

    她又没跟他做什么?

    萧景年摇头一笑,没做声。

    倒是蔺呈温恼道:“怎么,你这是约我们来啃狗粮,炫耀你体力好的?”

    “兄弟,你真是聪明人,”康暮之说着,拍了拍他肩膀。

    蔺呈温哼了一声:“你当谁没有女人是吗?”

    康暮之嘶了一声:“我们都有,可你有吗?”

    “当然。”

    康暮之想了想:“那个周迩?”

    提起这个名字,安笙也好奇的看向蔺呈温。

    他公司那个被一场小三儿风波炒上热搜的女星?

    不会吧……

    蔺呈温挑眉:“这你就别管了,总之我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康暮之看向萧景年:“景年,你怎么自己来了,南葵和胤辙呢?”

    “南葵有事,胤辙去补习了。”

    萧景年才刚说完,洛寒商就带着宁姜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安笙也在,宁姜跟她招了招手:“笙儿,你也来啦?”

    “是啊少夫人。”

    “你怎么又叫我少夫人啊,”宁姜无语道:“不是说好了吗?叫名字的。”

    安笙笑了笑,点头:“好。”

    宁姜白了康暮之一眼,随即对萧景年和蔺呈温打了招呼。

    康暮之想起洛寒商说过,他那次背地里说宁姜不好,被听到了的话,心虚道:“哟,宁姜也来了?”

    宁姜瞪他:“我这么大个活人都站在这儿,敢问康总是眼神儿不好吗?”

    安笙低头,忍了忍笑意。

    康暮之倒是不爽道:“你这脾气真够可以的。”

    洛寒商道:“我惯的。”

    “也就是你能惯出来,别人看不下眼儿。”

    蔺呈温道:“这球还打不打了?”

    “打呀,”康暮之打了一通电话,让人从体育场带了几个人过来一起打。

    宁姜和安笙则在观众席上一起坐着看。

    宁姜道:“我以为南葵也会来呢,我还没见过她呢。”

    安笙点头:“我也以为她会来,她最近跟萧总可是焦不离孟的。”

    宁姜双手合十:“我听我家卓逸君说,我不在的那几年,他们两个也在北城轰轰烈烈的闹出了不少事儿。”

    安笙呼口气:“是啊,还差点儿失之交臂呢,那时候我都以为,他们可能会分开,南葵的性格强势,萧总呢,又是个雷厉风行不容反驳的人,总之……有些感情的确挺奇怪的,看似并不合拍的两人,却擦出了很强烈的火花,很神奇。”

    宁姜也听洛寒商提起过南葵,说她的个性,真的有些像是女中豪杰。

    她很喜欢这种不矫情的女人。

    有机会一定要跟她见个面,好好聊一聊。

    “对了,你跟康暮之最近怎么样?”

    安笙耸肩:“还不就是那样儿吗。”

    “那就是不好也不坏?”

    不好吗?

    想起了那天,康暮之救自己的画面,她笑了笑,好像也没有不好吧。

    “也不能算不好,总的来说,其实是好的。”

    宁姜挽着她的手臂,笑了笑道:“只要当事人觉得,事情是往好的方面发展的,那这段感情,就是值得的。”

    “姜儿,我有的时候真的觉得……你是个很会开导人的知心大姐。”

    宁姜忍不住笑了笑道:“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我有点儿像居委会大妈?”

    安笙噗嗤一笑,“我真心不是这个意思。”

    正打球的康暮之,不时将目光投递到观众席。

    见安笙全程都在跟宁姜热聊,看都没看篮球场一眼,他心下只觉得闹心。

    洛寒商将球丢到他身上:“想什么呢,专心点儿。”

    康暮之走到他身边,低声道:“你没事儿带着宁姜来干嘛?”

    “让她来刺挠刺挠你,”洛寒商拍了拍他肩膀:“打起精神来啊,开始了。”

    康暮之白了不远处的宁姜一记,这女人,真是他的克星呀。

    安笙这个女人,是要告诉他,她只爱看谢酌打球吗?

    真是气死他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