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82章 让我失了原则的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怎么不说话?”

    安笙挠了挠眉心,“有点儿丢人,说不出口。”

    “怎么?”

    “其实也没什么的,就是我跟我哥发生了争吵,我想用死吓唬他,让他送我回家,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是不是有点儿丢脸?”

    康暮之无语一笑:“仅此而已?”

    安笙心虚,“不然呢?”

    康暮之摇头:“这可的确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为了不跟他的视线想触,她将头再次靠在了他的肩头,向前看去。

    “可也是有机会能成功的呀。”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不留神掉下去了呢?”

    安笙凝了凝眉心,刚刚她一着急,忘记自己身处的位置,倒是真的差点儿掉下去。

    若不是他及时抓住了自己,后果也是真的不堪设想。

    “那也总比失去自由好。”

    “你是傻子吗?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能够比一个人的生命来到更重要的,首先你得活着,才有可能做自己想做的一切,懂了吗?”

    “道理我都懂,可人冲动起来,就是容易控制不了自己啊。”

    “你忘了你是做什么的吗?”康暮之认真道:“你可是个秘书,而且是秘书室里最会控制自己情绪的人,这时候你跟我说,你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你逗我呢。”

    她反驳道:“可秘书也是人呀,在自己并不想要的环境里会冲动,也是人之常情。”

    “你是觉得,那是你哥哥,那个人可以充分的纵容你的威胁,是吗?”

    这话,倒是让安笙心里有些惊。

    她当然不是这样想的。

    “不是。”

    “可你这样做了。”

    安笙凝眉道:“我是跟我哥发生了争执,所以才会有些冲动的……”

    “怪不得别人都说,冲动是魔鬼,”康暮之的手,自然的搂着她的肩。

    “我从前一直都很好奇,到底什么样的人,能够让你失掉原则和规矩,今天倒是发现了,你哥可以。”

    有了这个认知,康暮之竟觉得心中恼火。

    安笙坐起身:“才不是,真的让我失了原则的人,是你,在你身边,我都破了多少例了,我自己都快数不过来了。”

    康暮之挑眉,被她这话哄的倒是心情瞬好。

    他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在她面前,也是这么没有原则。

    他哼了一声,长手一捞,重新把她的脸按在了自己的肩头,搂着她肩膀。

    “那你以后在你哥面前,就规矩一些,不要这么放纵自己,不该做的事情,别做,对自己的身体有损伤的事情,别做,听到了没有。”

    安笙枕着他肩膀,再次仰头望着他。

    他数落的认真,可此刻的她,看着他的唇,却有种……想要吻他的冲动。

    真是奇怪的感觉。

    康暮之并没有察觉到安笙的异样,低头看着她的手问道:“这伤口包扎的专业吗?走之前,需不需要再去医院再检查一下,万一……”

    他话都还没说完,安笙已经微微抬高了头,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片刻后,她脑子清醒了,瞬觉尴尬。

    她忙移开头,从他身边坐正,脸微微一红,嘴一张一合,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康暮之挑起眉心,视线里露出了狡黠。

    安笙尴尬的吭了一声:“你这么恬燥,太吵了,我现在可是病人,需要休息,刚刚……那是惩罚。”

    “哦?”康暮之对司机道:“停车。”

    安笙心里倒是紧张了:“干……干嘛?”

    “我打算继续恬燥,所以,只能劳烦你继续惩罚我了。”

    他下车,将她横抱下来。

    后面跟着的几辆车全都停下。

    安笙觉得臊得慌,将脸贴在他胸口。

    后车中,赖飞下车,上前询问道:“康总,有什么需要吗?”

    “安笙有些累了,我带她去房车上睡一会儿,让车继续走,去南城。”

    “是。”

    康暮之带她直接上了这两天来他一直用着的房车。

    安笙心想,完蛋了,这不是引火烧身吗?

    果不其然,康暮之将她放到了床上,帘子一拉,人也压了上来。

    安笙脸红道:“别了吧。”

    “什么别了?我现在需要被惩罚。”

    “我又不想惩罚你了,”她此刻紧张到都不敢看他的眼睛了。

    “你少来这一套,更别拿什么结婚以后再陪我睡的话来敷衍我,这次你说什么都没用。”

    他不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低头缱绻的吻上了她。

    他本来在忍,也决定要忍。

    是她主动的,他又如何能忍得住?

    安笙确定了,她不是在引火烧身,是在自掘坟墓。

    不过康暮之的吻,安笙非但不反感,还很期待。

    这与之前,被哥哥强迫的感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没深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差。

    只是隐约觉得,大概是因为凌冠声是自己的哥哥,而康暮之却是跟她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的区别。

    康暮之的确压抑了太久。

    两年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憋了这么久的。

    只有一点可以确定。

    别的女人,让他没有任何冲动。

    现在,他终于得到了机会,自然是不能放过的。

    折腾了两次,安笙累到睡着。

    康暮之见她似乎真的很疲惫,也不忍心再折腾。

    只自己坐起身,帮她将衣服穿好,随后搂着她陷入了梦乡……

    天刚没蒙蒙亮,外面有光束打了进来。

    康暮之睁开眼,拿起电话问司机,现在到哪儿了。

    他的声音不大,可还是扰醒了身侧的安笙。

    安笙坐起身,脸色有些白。

    他放下电话道:“怎么起来了,我吵到你了?”

    “没有,在车上,睡不太安稳。”

    他抬手,勾了她下巴一下:“那看来,是我没有把你折腾到累瘫。”

    安笙脸红,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你还真会聊天。”

    “尴尬了?”康暮之邪笑:“又不是第一次了,还害羞呢?”

    “我不想跟你说了,咱们到哪儿了?”

    “才刚进南城地界,你再睡会儿吧,一个小时后我叫你。”

    安笙坐起身,疲惫的摇了摇头:“不睡了,我去洗把脸,收拾一下。”

    她从床边下来,才刚站起身,身子却一软,眼前一黑……

    她失去意识前,只听到了康暮之的惊呼声。

    “安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