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92章 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本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想到安笙曾经那张对自己笑靥如花的面庞。

    谢酌摇了摇头。

    不,他不该有这么邪恶的想法。

    安笙出生高贵,从一开始,他跟她就不是最般配的。

    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所以,安笙提分手的时候,他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挽留。

    是他自己的没有勇气,错过了她,现在,又怎么能怪她爱上别人呢。

    只是……为什么偏偏是康氏集团的总裁。

    他想向安笙证明,自己一定有能力可以比她爱的那个人更强。

    可康暮之……他可是一个即便自己再努力三十年,也无法赶超的人。

    他甚至连证明的机会都没有了。

    谢酌是真的有些不甘心的。

    安笙曾经说过的,财富不重要,感情才重要。

    可像康暮之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把感情,只放在一个人的身上呢。

    想到这里,谢酌匆匆站起。

    是呀,只要让安笙知道,康暮之不是一个靠得住的专一的男人,他不就有机会了吗?

    这样一想,他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他相信,是他的,终归会是他的。

    下午,她才回到公司,就接到了康暮之的电话。

    康暮之说,晚上要参加一个晚宴,让她陪着自己一起去。

    安笙当即就拒绝了。

    “我才不去呢,万一碰到公司里的人,人家问你跟我什么关系呢?”

    康暮之不爽道:“你这话的意思,是还打算要跟我隐婚?”

    “我是觉得,没必要那么声张吧。”

    “怎么,你未来还有别的打算?”

    安笙蹙眉:“你这是什么话。”

    “如果不是,就乖乖的跟我去,还有,想隐婚这样的想法,门儿都没有,六点,我回家去接你。”

    真是服了这个蠢女人,如果是别的女人,她们肯定是会绞尽脑汁的,想要跟全世界宣布自己的男人叫康暮之。

    宣誓了主权,以后才能名正言顺的管着自己的男人。

    可她倒好……

    康暮之挂断了电话。

    安笙听着那头的忙音,倒是有些无语了。

    这家伙,也太专横了吧。

    下班后,安笙回家去换了一身礼服。

    这是前几天爸爸过来的时候,给自己添置的衣服。

    正好,有机会穿了。

    康暮之回到家,看到正在化妆的她。

    这一身雅致的黑色礼服,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修饰的完美无瑕。

    他盯着镜子里的她发呆。

    安笙抬了抬眼眸:“不是说六点的吗?我还没有化好妆呢。”

    康暮之上前,将她拉起,捧着脸就亲吻了起来。

    安笙侧开脸,声音有几分娇气:“哎呀,你干嘛呀,我都快化完了。”

    “那就一会儿再重新化一次,你这样子太诱人,我忍不了。”

    他说着,将她抱到了床上,压倒。

    安笙当真无语。

    她现在在想,那天,她的主动,是不是就是个错误。

    这个没有自制力的臭男人啊。

    两人来到宴会场所的时候,都已经七点半了。

    晚宴都进行了一半了。

    在场的人,已经开始陆续的找人谈起了生意。

    康暮之带着安笙先去吃东西。

    这边正吃着呢,不远处,许久未见的陆念优雅的走了过来。

    “表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陆念说着,将目光落到了安笙的身上。

    安笙对她点了点头。

    陆念是康暮之他舅舅的女儿,迷恋洛寒商成痴。

    不过因为洛寒商已婚,心又不在她身上,所以她就一直单着。

    “我说要给你找个女伴,你说不需要,原来是因为,你早就约了安笙呀。”

    康暮之道:“你忙你的去吧,别在我眼前打转了。”

    “你这人还真是的,我们兄妹都多久没见了啊,跟你说句话,你也太不耐烦了。”

    康暮之白了她一眼:“没看到我们在吃饭吗,想聊天,等一会儿我们吃完饭。”

    “行吧,那你们吃,我坐这儿等,”陆念说着额,在两人身边坐下。

    安笙眼睛淡定的眨了眨,低头吃自己的饭。

    陆念道:“我姑姑和姑父也来了,在里面跟人谈事儿呢,你不用进去打个招呼吗?”

    康暮之哼了一声,没说话。

    陆念又道:“我听我姑姑说,你因为一个女人,跟她和姑父闹翻了,哥,原来你也这么没品啊。”

    “你说什么?”

    “本来就是啊,哪有人会因为一个女人就跟自己爸妈过不去的,要我说,这个女人也够不懂事儿的,这种女人,你还要来干嘛?”

    康暮之将刀叉放下,瞪向陆念:“你这丫头是找骂是吗?”

    “表哥,你干嘛呀,瞪的我都害怕了。”

    安笙笑了笑,望向陆念道:“陆小姐,其实你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说我,还是直接说吧。”

    陆念佯装惊讶道:“啊?我哥维护的那个女人,是你?我姑和我姑父是跟我提过这件事儿,但没说那人是你,你跟我哥?你们要结婚?不会吧,哥,你怎么想的。”

    康暮之不悦道:“陆念,我是不是平常太惯着你了?”

    “干嘛,我又没说什么。”

    一旁,安笙倒是笑了。

    这陆念其实挺聪明的。

    讽刺人,也不带脏字。

    一句话,就会让人无地自容的认为,是自己高攀了康暮之。

    可偏偏,安笙并不这样认为。

    “陆小姐,其实你们家里的人呀,想法都挺新奇的,你表哥的想法你想不通是吧,我也想不通,就像我同样想不明白,陆小姐这么优秀的一位姑娘,干嘛要痴迷于洛总这种有妇之夫一样。”

    陆念脸色一冷:“安笙,你讽刺我?”

    “陆小姐怎么会这么认为呢?我们这难道不是在边吃边聊吗?”

    她说着,看向康暮之:“暮之,我刚刚是不是有哪句话说的不太得体了?我怎么感觉,陆小姐好像生我的气了呢?”

    康暮之淡定一笑,自然的继续吃起了晚餐。

    “没有,哪一句说的都很到位,正好是我想说的。”

    这女人,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本事,也是不小吗。

    人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

    这才两个女人,就已经够精彩了。

    陆念被气到脸色有些冷,不行,不能白受了这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