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96章 踩鼻子上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康暮之愣了愣,随即嘴硬道:“什么吃醋,这叫生气,我的女人给我戴了绿帽子,我没有资格生气吗?”

    安笙摇了摇头,道理是跟他说不通了。

    男人不讲理起来,也是没有的道理可讲的。

    行,算他厉害。

    她退步,总可以了吧。

    她点头:“好,你有资格,可你能不能对我,抱一丝信任?我若真想跟谢酌怎么样,还会等到现在吗?之前的两年,我单身,难道不是跟他复合的最好时机吗?”

    “之前的两年,你也有无数个日日夜夜有机会跟我复合,可你偏偏选在了今年。”

    “你……”安笙真是有些欲哭无泪。

    这个男人总能说的她哑口无言。

    她是真的怕了他了。

    “行,不就是让谢酌设计我们的婚房吗,那就听你的。从此以后,我们只要走进家门,就能想起这房子是我的前男友设计的?大家天天互相找茬儿好了,日子也不要过了。”

    康暮之目光一凌:“你非要这么气我吗?”

    “我哄你,你有不受哄,那我能怎么办?”

    康暮之不爽:“你哪句话哄我了?”

    安笙坦然道:“我主动跟你解释我跟谢酌的关系,就是在哄你。”

    “那是你哄的不够好,能怪我不肯消气吗?”

    安笙眉眼转了转,自然的上前,挽住了他的手臂。

    “那我请你吃饭,跟你赔罪总行了吧。”

    “赔罪?哼,现在终于承认,你跟那谢酌的事儿,不入眼了吧。”

    “你……”安笙啪的将他的手臂甩开。

    他真是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踩着鼻子上脸。

    这不都是女人爱干的事儿吗。

    将她恼了,康暮之哼了一声:“吃什么?说吧。”

    “不吃了,您老儿呀,还是继续在屋里生气吧。”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

    可康暮之却一把扯住她手腕,用力一拉,她身子一旋,转进了他怀里。

    他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

    霸道又强势。

    吻了足有三分钟,康暮之这才松开她,挑眉:“再不说吃什么,我可要拿你当开胃菜了。”

    安笙忙道:“吃铁板烧。”

    两人对望了片刻,谁也没动。

    安笙缩了缩脖子道:“行吗?”

    “还不快走,等着我抱你进里面吗?”

    安笙忙从他怀里拱了出来,呼口气。

    这大白天的,这男人也太……

    不过,早知道一个吻就能解决的问题,她跟他费什么口舌呀。

    来到地下车库,安笙道:“你在前面开,我跟在后……哎呀……”

    话都没说完,康暮之已经拉着她的手腕,直接上了他的车。

    安笙一坐进副驾座,就缩了缩脖子,四下里看了看,责怪道:“你也不注意点儿,万一被人看到呢。”

    “你跟谢酌敢光明正大的聊天,却不敢光明正大的上我的车?”

    安笙转头瞪他,又说。

    这男人,还有完没完了。

    “我对他心里没鬼,坦坦荡荡,可对你呢?”

    听到这话,康暮之倒是得意的笑了。

    哼,这还差不多。

    吃饭的时候,安笙犹犹豫豫的一会儿看他一眼,似乎有话要说。

    康暮之剜她一记:“行了,要说什么赶紧说吧,别鬼鬼祟祟的了。”

    “房子可以让谢酌设计,可是……辞退他的事情就算了吧,我总觉得,我这样太害人了。”

    康暮之没做声。

    安笙想到了康暮之这个男人需要哄,随即双手握住他的手臂,尽力温柔的道:“我跟他结束都结束了,你还让我因为这件事儿再亏欠他一次,那我欠他的不就越来越多了吗?我不想跟他之间有多少纠葛了,就当是帮帮我,行吗?”

    “你这是在对我撒娇吗?”

    撒娇?

    安笙对这个词儿,还真是没什么概念。

    “嗯……你要觉得是,那就是吗,谈正事儿行吗?”

    “我不辞退他,房子也不用他设计了,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安笙无语道:“这种事儿,哪有人要好处的。”

    “怎么没有,我要。”

    安笙也是醉了:“那你说吗,你想要什么?只要是我拥有的,或能做到的,都会尽力的。”

    康暮之凑近她耳畔,吐气如兰:“我要你。”

    安笙脸瞬红到了脖子根。

    她剜了他一眼:“说的好像你没有要过似的。”

    康暮之接着,又说了两个字,“主动。”

    安笙噤声,转头望着他。

    康暮之坏笑道:“就像第一次爬上我床的时候那么主动。”

    安笙轻轻推了他一把,臊的不行:“你够了啊。”

    他笑了。

    逗她这件事儿,也是很其乐无穷的。

    “其实刚刚,你有句话说的还是很在理的,”康暮之正经了几分道:“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儿,婚房又何其重要,我可不希望,婚后只要回到家里,就因为房子的设计师而不痛快。”

    安笙也是放松了几分。

    就知道,康暮之还是很明事理的。

    安笙想到什么似的问道:“对了,那些照片哪儿来的?”

    “陆念给的。”

    安笙惊道:“陆念?她找人偷拍我了?”

    “看起来应该不是,我问过她照片谁给的,她不肯告诉我。”

    这下,安笙倒是有些没有食欲了。

    如果不是陆念找人偷拍了她,那就证明还有人在针对她。

    会是谁呢?

    “不管是谁拍的,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人肯定调查过我的过去。”

    “哦?”康暮之感兴趣的看向她,等着她的分析。

    安笙一脸认真的道:“你想呀,我每天在公司也好,在工地也好,都要说很多话的。可是他们偏偏只拍到了我跟谢酌说话的照片,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知道我跟谢酌有过过去?”

    “有这种可能,”康暮之点头:“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拍下这个,单纯的只是因为你们的眼神暧昧。”

    安笙叹口气,看向他

    这个男人,以后不会一直拿这事儿来埋汰她吧。

    还真的没完了是吗?

    她有些恼怒的道:“我跟他没有什么暧昧的眼神。”

    “我觉得很暧昧。”

    “你觉得有用吗?如果你觉得好使,那你倒是说说,你觉得我看你的眼神暧不暧昧呢?”

    康暮之盯着她的脸看了片刻,忽然凑近。

    安笙心一紧,本以为他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吻自己呢。

    谁知道他却忽然停住了,邪魅一笑道:“你这是在让我猜,你有没有爱上我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