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99章 只要他愿意,我也愿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安笙,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要给我肯定或否定的回答就可以了。”

    安笙点头:“康夫人请问吧。”

    “你以前是不是交过一个男朋友,叫谢酌?”

    安笙点头:“是。”

    “你们分手,是因为家里反对吗?”

    “是。”

    韩宝兰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你们分手的时候还有感情,是不是?”

    “是。”

    韩宝兰眼神带着“你现在爱不爱他了?”

    “不爱了。”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安笙看向她,眼神里带着坚定:“你们信不信,是你们的事情,我说不爱了,就是不爱了。”

    听到这话,韩宝兰心里多有恼火。

    “那我再问你,你跟我家暮之在一起,是因为爱他吗?我可不想听假话,如果撒谎,就死父母。”

    安笙凝了凝眉心,韩宝兰这是对她有多大的怨恨。

    竟然诅咒她的父母。

    见她不说话了,韩宝兰沉声:“果然,你真的不爱我家暮之,亏得我家暮之待你这么好,竟然宁可跟我们撕破脸也要跟你在一起,结果你却是这种薄情的女人。”

    安笙道:“康夫人,婚姻不是只靠爱情就能够维系的,有的时候两个人合得来,或许比爱情更重要。”

    “少跟我扯这些没用的,安笙,你听好了,以后,暮之和你父母在的时候,我会整理好情绪,陪你演好婆媳的戏码,但你别指望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会对你好,因为我真的很不喜欢你。”

    安笙沉默着,在纠结要不要回怼回去。

    她还不等开口,就只听韩宝兰又道:“都是因为你,让我没法儿把我心意的儿媳人选交到我儿子的手上,你毁了我对儿媳的定义,我打从心底里,不希望你来到我们康家。”

    安笙扬眉,声音平淡道:“既然康夫人喜欢打开天窗说亮话,那我就实话实说了。目前为止我不讨厌您,但说喜欢,也真的算不上,毕竟,您不了解我,却用您的方式评价了我。

    我安笙这辈子,做人坦坦荡荡,更加不觉得自己比谁矮了几分,我始终认为,我配康暮之,也是绰绰有余的。

    我是真心想要做一个好儿媳,如果您以真心待我,那我必然以真心回报您。可若您希望的是让我陪您演戏,也没问题,我可以陪您演,但别的,就恕我不奉陪了,因为我的父亲从没有教过我,什么叫热脸去贴冷屁股。”

    安笙说完,对她恭敬的躬了躬身:“康夫人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见她要离开,韩宝兰急道:“你就非我家暮之不可吗?想要娶你的名门贵胄多的是,你为何非找暮之?”

    “我说过了,不是我非他不可,是他现在非要跟我结婚的,”安笙回身望向他:“我觉得我跟他还算合拍,相处了这么久,他虽然表面看起来不像是正经人,但实际上却……总之,只要他愿意,我也愿意,人生并不漫长,我不想为难自己。”

    的确,她就是这样想的。

    跟康暮之在一起,她觉得生活的很舒服。

    从前,住在他的豪宅里,她因为自己的目的,而在他面前伪装自己。

    现在,他们蜗居在她的小房子里,她在他面前随心所欲的,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他都没有给她压迫感。

    她跟康暮之结婚,或许是有些离谱,但她是真的愿意的。

    她回到车里,康暮之问道:“怎么这么久?”

    “有吗?”

    “快十分钟了。”

    安笙努嘴:“是你太心急了。”

    “我妈跟你说什么了?道歉了吗?”

    安笙对他笑了笑:“嗯嗯,走啦,快出发吧。”

    康暮之发动车子,离开了老宅。

    安笙望向车窗外,她没有跟康暮之坦白,不是因为怕影响康暮之和他父母的关系,而是因为,今天韩宝兰问她的问题。

    她问到自己,爱不爱康暮之。

    安笙没有做过母亲,所以自然也不会理解做为一个母亲的心情。

    但她总觉得,韩宝兰是因为,担心康暮之娶到不爱他的女人,所以才会关注她的过往的。

    回到家,安笙本想着洗个澡的,结果她这人都还没进浴室,就已经被他拉进怀里,拥吻了起来。

    安笙还有些小害羞,道:“先洗个澡不行吗?”

    “一起?”

    “不要,我自己洗。”

    “害羞了?”他捏了捏她红彤彤的脸颊。

    安笙拍开了他的手,“没有。”

    “我说吗,你身上有什么地方是我没见过的,有什么好害羞的。”

    他说着,将她横抱起:“走,一起洗。”

    “哎呀,康暮之,快放我下来,我要自己洗,你不知道什么叫距离产生美呀。”

    康暮之暧昧的贴近他耳畔道:“我们之间,已经彼此交融过了,哪儿来的距离可言。”

    安笙捂住他的嘴,这个男人,是真的没羞没臊的。

    进了浴室后,她还是将他推了出去。

    就算关系再亲密,她也接受不了跟旁人一起洗澡这件事儿。

    康暮之倒好,竟然把没能洗成鸳鸯浴的责任归咎到了她身上。

    他洗完澡出来后,又将她折腾到后半夜……

    第二天上午,安笙上了半天班了,才想起来给爸爸打电话的事儿。

    手机一接通,安笙就道:“爸,昨天晚上我去康家吃饭了,康夫人说,要请你们一起吃饭。”

    “他们待你如何?”

    安笙想到了昨晚韩宝兰跟自己说过的那番话。

    不过,她还是笑了笑道:“想来是误会解除的原因吧,他们待我比从前和善多了。”

    凌成浩欣慰道:“好,好,那就好。”

    “那……爸,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是我带他们一起去南城,还是你有时间过来一趟。”

    凌成浩声音豪爽的道:“不用去南城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我跟你妈,刚下了飞机,正在去往酒店的路上,本来打算安排好后再联系你的,现在正好,省得打电话再联络了。”

    安笙心下惊慌,忙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惊讶道:“我妈也一起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