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606章 我会幸福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安笙心里莫名的有些沉重。

    她抱着花束,跟在凌成浩身后。

    而她身边抱着果篮的康暮之,同样表情肃穆。

    兜兜转转,三人来到一个叫安恒斌的烈士墓前。

    看到这个名字和墓碑上的照片,安笙就瞬间明白了。

    看着照片里男人慈眉善目的样子,她红了眼眶。

    凌成浩从口袋里掏出洁白的手帕,蹲下身将墓碑上的照片擦拭了一下,随即道:“老安,我来看你了,还带来了……笙儿,”

    他说着,回头看向安笙道:“笙儿,这是你亲生父亲,一位烈士。”

    安笙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点头。

    “笙儿,把花放下,给你爸跪下磕个头吧。”

    安笙照做,将花儿放在墓碑前后,跪下,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凌成浩叹了口气,“当年,我们一起执行任务遇到了危险,你爸他本来有活下来的机会的,都是为了救我,他才……”

    他叹口气:“笙儿,我欠了你一个爸爸,欠了你一个完整的家,对不起。”

    安笙虽然极力克制,可是眼眶里的泪,还是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目光望着照片里的人,平静的道:“爸,这事儿不怪你。”

    “怪我,”他将酒瓶打开,倒了一杯白酒:“这些年,是我让我让你受委屈了,你妈她不知道你的身世,一直都针对你,你在家里,每天都过的不快乐,是我的错。”

    “爸,不知者不怪,别说这件事儿了。”

    “好,听你的,”凌成浩点了点头:“这酒,是我把你抱回家那天买的,二十多年了,只有在你遇到喜事儿的时候,我才会带来跟你父亲小酌一杯,今天,我把你跟暮之带来了这里,你爸肯定高兴,所以……”

    他将酒杯递向康暮之:“暮之,给你岳父敬杯酒吧。”

    康暮之忙将果篮放下,上前接过酒,一脸严谨的在墓碑前跪下。

    “爸,我是康暮之,安笙的丈夫,您放心把安笙的后半生交给我吧,我会好好待她的。”

    他的话,吸引了眼眶里夹着泪的安笙的视线。

    康暮之对她笑了笑,抬手给她擦掉了眼泪后,将酒杯里的酒,倒在了墓碑前。

    接着,凌成浩又倒了一杯酒:“老安,对不起了,是我没能守住秘密,怪我,生了个不孝子……我真是对不起你呀。”

    “爸……别这样说,不是你的错,你对我有多好,我爸在天之灵都知道的。”她说着,拍了拍他的手:“爸,你可以带康暮之离开一会儿吗?我想跟……我生父说几句话。”

    “好,”凌成浩站起身,对着墓碑道:“我明天还来看你,明天咱们再好好喝一杯,今天,你就好好陪陪闺女吧。”

    他说完,就在康暮之的搀扶下先离开了。

    周围一阵安静,明明是在墓园里,安笙却半点儿都没感觉到害怕。

    她身子正了正,看向照片上安恒斌的双眸。

    “很高兴见到你,爸爸,”她对着照片,扯出了一抹不太自然的微笑:“谢谢你让我

    来到这个世界上,虽然……你没能看着我长大,但我知道,这不是你的本意,爸爸……我是说凌家爸爸说你是好人,我信的,你不是因为真的舍得我,是因为心地太商量了,所以才没能留住陪我长大的机会,我不怨您,真的。”

    安笙说着,低头擦了擦眼眶里溢出来的泪。

    “这些年,我在凌家,爸爸他都待我很好,以至于我真的从来不知道,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有另一个父亲,所以,不管妈妈待我如何,我都因为爸,而觉得很幸福,所以,刚刚爸爸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他很爱我的。

    爸,你在天有灵,不要为我担心,如果有来生,我一定重新做您的女儿,再给您一次好好爱我的机会,所以……别自责,也别觉得对不起我,我会幸福的,您放心。”

    安笙说着,弯身将头磕在了地上,声音有几分哽咽:“我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抱抱您,没能当着您的面儿叫您一声爸爸,所以,我现在哭不是因为难过,是因为遗憾。

    不过……遗憾中最值得庆幸的是……在我有生之年,让我知道了您的存在,不至于让我未来在天上见到您,都不认得您,爸,以后我会常回来看您的。”

    她抬起头,擦干眼泪,深吸了口气后起身:“凌家爸爸和康暮之都在等我,今天我就先回去了,下次,我亲手做点小菜来,陪您一起吃个饭,爸爸,咱们下次见。”

    她说完,又给安恒斌磕了一个头,这才起身离开。

    来到不远处的时候,安笙已经将眼泪全都擦干净。

    她笑着,走向不远处的两个男人。

    “让你们久等了。”

    凌成浩拍了拍她的肩膀:“让我们等多久,都没关系。”

    “爸,我能求您一件事儿吗?”

    “你说吧,爸爸会为你做的。”

    “我不是凌家的女儿这件事儿,想必有些记者会深究,我不希望我爸在天之灵被人打搅,所以……有些新闻,希望您能帮我挡下来。”

    “你放心,我也不会容许有人打搅老安的。”

    安笙点头:“谢谢爸爸。”

    “傻孩子,跟爸爸还客气什么。”

    安笙犹豫了一会儿又问道:“爸,我……我生母呢?”

    凌成浩有些愧疚的道:“当年,我从医院里清醒之后,第一时间就赶到了你们家,可是……却听到了噩耗,你母亲生完你之后,患了产后抑郁,听说了你父亲的死讯没多久,她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跳了楼,跟着你父亲一起走了。她的坟墓,葬在了你们老家。”

    “没跟我爸葬在一起吗?”

    “有,老家也单独为你父母立了坟,以前,我带你去扫过墓的,你还记得吗?”

    安笙恍然想起了小时候,分父亲一去去乡下扫墓的情景。

    “所以,那是……”

    凌成浩点了点头:“对,其实,那就是你父母的坟。”

    安笙垂眸,没有做声。

    一旁,康暮之的手机铃声响起。

    见是赖飞打来的,他走到一旁,将手机接起:“喂。”

    “康总,出了一则对安小姐不利的新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