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607章 对安笙不利的新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康暮之脸色都冷了几分:“说。”

    “有一家媒体爆料说,安秘书利用自己凌氏集团豪门千金的假身份,在北城骗婚,嫁进了北城的豪门。虽然对方没有明说安秘书是嫁给了您,但只要他们有心,应该很容易就能调查到蛛丝马迹。”

    康暮之想到了昨天他母亲说过的安笙骗婚的事情……

    他料到这件事儿,肯定跟康家有关,随即道:“把新闻给我压下来,查出幕后黑手。”

    “是。”

    挂了电话,他重新回到父女俩身边。

    他们也刚聊完,三人一起下山。

    见康暮之表情比刚刚凝重了些许,凌成浩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事儿爸,都是小事儿,”他说着,看向安笙:“你想今天回去,还是明天?”

    “今天吧。”

    凌成浩有些不舍的道:“怎么这么着急。”

    “爸,我是担心最近南城这边的记者太乱了,想要图个清静的。”

    凌成浩点头:“也好,那我就不留你们了,过些日子,事态平息了,你们再一起回来。”

    “嗯。”

    三人一起回到了酒店,康暮之让人退了房,他们直接起程回北城。

    昨天晚上,康暮之没少折腾安笙,所以安笙没怎么睡好,回去的路上,她基本都在昏昏欲睡。

    半夜十一点多,他们才抵达南城。

    一回到房间,安笙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发现康暮之竟然不在房间,下楼一问才知道,原来他去公司了。

    康暮之一进公司,赖飞就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康总,我调查大了,给记者爆料的人是陆小姐。”

    “陆念?”康暮之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是的。”

    “给她打电话,让她立刻滚来见我。”

    “好的。”

    赖飞出去后没多会儿,他就开始忙工作的事情。

    不过半个小时候,陆念来了。

    在他面前,她一如既往随心所欲的走到沙发边坐下,翘起二郎腿。

    “表哥,干嘛急匆匆的叫我过来,我还要跟苏好一起去做spa呢。”

    “我问你,昨天新闻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陆念捏着手指,无所谓的道:“是我啊。”

    “陆念,谁给你的勇气,让你竟然敢对我的人动手的?”

    陆念不爽:“是她先对我耀武扬威的,说什么长嫂如母,她配吗?一个骗子,在谁面前装老大呢。”

    她说完,又看到康暮之阴沉的脸色,随即缩了缩脖子。

    “这事儿也不能完全怪我吧,本来就是她先惹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康暮之冷睨着她:“滚出去。”

    “啊?”

    “我让你滚出去,没听到?”

    “表哥,你也太……”

    “闭上嘴巴,回去告诉陆家人,从此以后,陆家没有康家这门亲戚了。”

    见康暮之说了这么严重的话,陆念心中不害怕是假的。

    “表哥,你这也太护犊子了吧,本来就是安笙做的不对,她是欺骗了我们啊。”

    “她什么时候跟你说过,她是凌家大小姐吗?从来没有,所以何来骗这一说?是你自己脑子不够用,自以为是,怪别人?你给我立刻滚出去,以后不要再叫我表哥,也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见你一次,收拾你一次。”

    陆念嘟嘴,“我可是你亲表妹。”

    “如果你真的是我亲表妹,就该懂得什么叫爱屋及乌,安笙是我的了另一半,她就是我,我就是她,在你不尊重她的时候,就是已经确定要放弃我们康家这门亲戚了。

    既然你喜欢挑事儿,那就要自己收拾残局,今天之内,我会给陆氏发文件,取消两家公司的所有合作,以后,我不会再让你们陆氏集团,做康家的吸血鬼了,滚吧。”

    陆念看到他认真的表情,有些害怕的道:“表哥,你是吓唬我的吧。”

    “我这个人,在正事儿上从不开玩笑,说到做到。”

    他说着,拿起内线电话按了一下:“你进来一下,送陆小姐离开。”

    很快,门口的赖飞走了进来。

    康暮之对赖飞道:“通知下去,终止跟陆氏的所有合作,正在进行的项目全都暂缓,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赖飞也是惊了一下。

    康暮之冷声道:“没听到吗?”

    “是,康总,”赖飞转身走到陆念身前:“陆小姐,我送您出去。”

    “表哥……”陆念可怜兮兮的望向康暮之。

    可康暮之却理都不理她。

    陆念跺脚后,转身出去。

    康暮之冷哼一声,陆家人最近的确有些无法无天了,是时候该收拾一下了。

    没过几分钟,康暮之的手机响了。

    见是韩宝兰打来的,康暮之唇角带着讽刺的笑,将手机接起。

    韩宝兰质问道:“念念说,你要停了陆氏的合作?”

    “有问题吗?”

    “暮之,你说不允许我们管你的婚事,我跟你父亲忍了,你被骗了婚,我们还是什么也没说,现在就因为念念做的这点儿小事儿,你就连你舅舅家的台都要拆了?你真的是疯了吗?”

    康暮之起身,淡定的绕着办公桌走了一圈。

    “本来陆氏集团就监守自盗,我忍他们很久了,如果陆念能够放聪明点儿,或许我还不会多留陆氏集团几天,可现在……正好,除了他们,我心里敞亮。”

    “监守自盗?有你这么说自己舅舅的吗?”

    “去年合作了三个项目,陆氏集团从工程款中共私吞了一亿两千万,这部分漏洞,是我补上的。前年,他们也用同样的方式,拿了近一个亿,还有之前几年……,所有的证据,都在我的保险柜里,要给你看吗?”

    “那是你亲舅舅的公司,你何必这么计较?”

    康暮之鄙视道:“之前,我不跟他们计较,就是看在那是你娘家的份儿上,可现在我花这么多钱,养出来的白眼狼反倒来倒咬我一口,你以为,我康暮之是个随便谁都能拿捏的人吗?他们这叫咎由自取。”

    “我不同意你这样做。”

    康暮之轻蔑道:“你不同意又能如何?妈,我告诉你,只是中断合作,我已经给了你脸面了,如果你们还不知足,那你们可就别怪我无情了。”

    韩宝兰气道:“你以为你还不无情吗?那你倒是说说,你还想怎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