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609章 知道什么叫底线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安笙被三人合力拉扯进了休息室,林秘书先一步跑了出去。

    眼看着王秘书和刘秘书也要走,安笙上前,从后面拉住了刘秘书。

    刘秘书回头呵斥道:“安笙你疯了啊,你快松开我。”

    “你们在别人后面诋毁别人,只是让你们道个歉,有这么难吗?”

    “难道我们说错了吗?凌家总裁亲自出来辟谣,说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凌家的千金,之前你以凌家千金自居,现在东窗事发,我们凭什么不能看热闹,我们也有言论自由的吧。”

    “我从来没有在你们人很面前说过我是凌家千金,所以你们凭什么说我是以凌家千金自居的?”

    这话,让刘秘书语噎。

    见状,王秘书回身进来帮忙。

    她推掖了安笙一下:“你到底还有完没完了,不就是要道歉吗,来,我跟你道歉,你敢受吗?你受得起吗?”

    安笙刚要说话,只听身后传来一道冷峻的声音:“她当然受得起。”

    听到这声音,安笙自动松开了拽着刘秘书的手。

    刘秘书和王秘书也连忙站好。

    康暮之走过来的时候,外面围观的人群自动让路。

    刘秘书忙鞠躬道:“康总。”

    康暮之冷睨了对方一眼,来到安笙身边看向她,声音柔和的道:“你怎么样,没受伤吧?”

    安笙摇了摇头:“没事儿。”

    看到康暮之对安笙的态度,一旁围观的人都在面面相觑。

    刘秘书也转头看了王秘书一眼。

    王秘书道:“康总,刚刚我们跟安秘书产生了些误会,我们会立刻解决的。”

    康秘书没有搭理,直接对身旁的赖飞道:“开除刚刚涉事的员工。”

    周围众人都惊住了。

    就连安笙也吓了一跳。

    她知道考进康氏集团到底有多么的不容易,就因为跟她吵个架就把人辞退……

    王秘书道:“康总,刚刚先出言不逊的人不是我们,是安秘书。”

    刘秘书也忙道:“是啊,康总,这好多人都可以作证的。”

    康暮之望向还在围观的几人:“是吗?你们谁可以帮她们作证,证明她们在上班时间议论别人的事情,是正确的行为。”

    没人站出来。

    康暮之讽刺一笑,望向两人:“看到了吗,没人能给你们作证。”

    刘秘书有些着急了:“康总,是我们错了,我们道歉,请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想要从我康暮之这里要机会,太简单了,可是你们不该惹我的妻子,知道什么叫底线吗?”康暮之说着,看向赖飞道:“剩下的事情你来处理。”

    他说完,拉着安笙的手就离开了。

    他们一走,大家顿时议论了起来。

    “什么妻子,是我听错了吗?”

    “没有没有,我也听到了。”

    “不会吧,安秘书是康总的妻子?”

    赖飞斜了几人一眼:“你们也想被辞退吗?”

    众人忙散开,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工作。

    赖飞掏出手机,拨了人力资源的电话。

    &nbs

    p; “康总开除了几个秘书室的员工,你派人上来处理一下吧。”

    赖飞说完挂了电话就要走。

    刘秘书不禁哭了起来:“这不公平,凭什么呀,我可是签了合同进来的。”

    赖飞冷清的道:“如果你觉得公司开除你的行为有问题,那你可以去申诉,不过,我希望你们不要忘记,是你们先违反公司规定的。而且,如果你们真的这样做了,那你们最好做好不打算再留在北城的打算,要知道,康总这个人,可是睚眦必报的。”

    赖飞说完离开,整个会议室里静悄悄一片,谁也不敢再乱说话了。

    康暮之将安笙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问道:“你怎么来公司了?”

    “宋秘书打电话,让我来处理一点事情。”

    “我给你请假了,你不知道吗?”

    安笙点头:“我知道啊,可是公司的事情,总不能敷衍,毕竟是我该做的事情。”

    康暮之无语,爱工作也是个问题:“你还真是让人不省心。”

    安笙努嘴:“那刚刚你怎么来秘书室了?”

    “我不来,难道要让你傻乎乎的留在那里被人欺负吗?”

    “我不会被欺负的,我在反击。”

    康暮之不悦的哼了一声:“我只看到你被她们推掖进了屋里。”

    安笙无语,她只是在要求她们道歉。

    如果她们继续这样动手,她也是会还手的。

    见安笙忽然就不做声了,康暮之道:“怎么不说话了?”

    “我在想,一会儿出去,我只怕更会成为别人议论的焦点了吧。”

    “你不会是想埋怨我公布了我们的关系吧?”

    安笙淡定的摇了摇头:“不会埋怨,就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别人议论的视线。”

    “该怎么面对就怎么面对,你堂堂康氏总裁夫人,还怕他们不成?再者,刚刚我已经杀鸡儆猴了,应该没有谁有这个胆子,敢在公司里再对你指指点点了。”

    安笙不禁笑道:“也对,反正他们在外面议论我,我也不会知道。”

    看到她忽然就豁然开朗了,康暮之不禁浅笑,女人面,孩儿脸,一会儿一变,这话还真不假。

    安笙想到什么似的又问道:“对了,她们刚刚说,我骗婚北城富豪这个新闻的事儿是怎么回事,昨天真的有过什么新闻吗?是你处理掉了?”

    康暮之点头,将这件事儿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安笙。

    安笙惊讶不已,他竟然会为了这点儿小事儿,就跟陆家决裂。

    “你这样做,你母亲一定很恼火吧?”

    “这件事是陆念挑的头儿,她就算再恼火,也必须要为自己背叛自己的亲表嫂的行为付出代价。”

    安笙真的没想到,他竟然可以为了她做这些事情。

    心中不感动是假的。

    毕竟这些年,除了父亲,也没谁能给她这样的安全感了。

    她在他办公室呆了一会儿之后,就回会议室继续跟孙秘书对数据了。

    因为知道了她跟康暮之的关系,孙秘书说话也毕恭毕敬了几分。

    安笙觉得也很是别扭,找到错误数据,发给了宋经理后,就先离开了。

    来到地下车库,她才刚坐上车,就收到了一条来自凌冠声的信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