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610章 康暮之和爸,你选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安笙,你了解我的个性,如果你继续躲着我,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主动来见我,只是后果,你愿意承担吗?”

    安笙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的紧了几分。

    她不知道凌冠声到底想说什么。

    她只知道,这种时候,她应该离凌冠声越远越好。

    她将手机放进包里,对司机道:“我们回去吧。”

    车子才刚出了车库,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安笙猜测应该是凌冠声打来的。

    果不其然。

    她犹豫了片刻后,对司机道:“师傅,劳烦你靠边停一下车,我要先接个电话,你方便回避一下吗?”

    “好的,安小姐。”

    司机下车后,安笙将手机接起。

    凌冠声心中冷笑,现在,他跟安笙之间,已经到了不用一点卑鄙的手段,就无法让她接电话的地步了吗?

    电话接通后,足够五秒钟,两人谁也没有开口。

    安笙先叹口气:“你有话就说吧。”

    凌冠声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森寒:“为什么不接电话?”

    “既然你公布了我跟凌家没有任何关系,那我就算不得你的妹妹了。我们已经不是亲人了,我为什么要接一个跟我非亲非故的男人的电话?”

    “安笙,你不要以为,你这样就能激怒我,你这一套在我这里,起不到任何作用。我说过的,就算你现在留在康暮之身边,最终,你也一定会老老实实的回到我身边。”

    “那凌冠声,你也听好了,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宁可死,都不会留在你身边。”

    这话,让凌冠声心中的火迅速燃烧:“安笙,你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安笙侧过头,冷漠的望着车窗外:“凌总一定很忙,如果没有什么正经事,就挂了吧,我没心情陪你闲聊。”

    凌冠声忍住怒气:“听着,我现在要对付康氏集团,你必须留在那边做我的内应,我知道,你不会轻易答应,但你要想好,康暮之和爸,你到底要保护谁。”

    安笙凝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如果你不老老实实的按照我说的做,那么,我就会对媒体公布我对你的感情,把你的名声惹臭了是小,反正未来,我可以把你留在身边照顾一辈子,但你来了解爸的脾气,你觉得,我这样做,爸会不会生气?他生气的后果,你了解吗?你总不至于,连爸的命也不顾了吧。”

    安笙握拳:“凌冠声,你不觉得你太卑鄙了吗,你怎么能用自己父亲的命,来要挟别人。”

    “你怎么能是别人呢,你可是爸的心头肉,只有动了你,才会威胁到爸,这一点,你不是一直都很清楚吗?”听到她的怒气,凌冠声满意的勾起唇角:“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考虑清楚了之后,将康氏集团最近正在谈判的手游资料给我。”

    他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安笙气愤不已,将手机摔到了一旁的座椅上。

    她双手捂住脸颊,心里难过不已。

    凌冠声怎么可以这样呢,爸爸可是他的亲生父

    亲,他怎么能利用爸爸来威胁她。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心里既有无奈,又有些害怕。

    她不想背叛康暮之。

    可她更加不想伤害爸爸呀。

    回到康家,安笙进了房间,就将自己锁了起来。

    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现在凌冠声狗急跳墙,一定是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的。

    她也了解父亲的个性,如果凌冠声真的在媒体面前乱说话了,那爸爸他一定会被气疯的。

    该怎么办呢。

    下午吃完饭,她刚打算要上楼的时候,韩宝兰来了。

    她一进门,就将家里所有的人都支了出去。

    她走到客厅里的单人沙发上坐下,将自己的包丢在了茶几上,看向安笙。

    “坐吧。”

    安笙望着她这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忍了忍,走过去,在她旁侧的位置上坐下。

    “康夫人,这个时间,您怎么会有空来这儿的。”

    “以前这个时间,我的确是没时间,但现在,我很闲,因为我没脸出门见人,怕因为自己儿子的婚姻,被人戳脊梁骨,毕竟,堂堂康氏集团的总裁被人骗婚,可是天大的丑闻。”

    安笙握拳,“那康夫人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呵,你还真是有够厚颜无耻的,我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你却连一句道歉都没有吗?”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道歉,”安笙表情也凝重了许多:“从小到大,我一直是在凌家生活的,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不是我爸妈的亲生女儿,而且,在这之前,我从南城来到北城生活,我从未对别人说起过,我是谁的孩子,所以我为什么要道歉?”

    “如果不是你骗人,那就是凌总夫妇骗人咯?”

    安笙凝眉:“康夫人,请您说话放尊重点儿,我父母待我一向很好,不必别人家的亲生父母差,起码,他们不会因为自己是做父母的,就高高在上的想要改变自己儿女的人生和婚姻。”

    韩宝兰拍桌,气道:“你这是在指责我管束了暮之的婚姻?你也不想想,你这样的女人,到底有什么资格嫁进我们康家。”

    “我是没有资格,可是康暮之坚持,我能有什么办法?我早就说过了,我不是非康暮之不可的,坚持要结婚的人,是您的儿子,那您为何现在又要在这里指责我?”

    “如果不是你勾引了他,他会这样吗?”韩宝兰一想到这些日子康暮之的反常,就气恼不已。

    “我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毁在了你的手里,怎么,我说你几句都说不得了?”

    “所以,您的儿子是您含辛茹苦养大的,难道我是我父母用西北风喂大的吗?就算我不是我父母的亲生女儿,可也是他们捧在手心里呵护大的。在您为了您自己的情绪而指责我的时候,你有考虑过我的父母吗?

    康夫人,做人不要太自私,我现在是您儿子的妻子,我真的不想跟您撕破脸,毕竟,您的脾性,您的儿子是了解的,真的撕破脸,您不见得能讨到什么好处。”

    “安笙,你这个女人竟然敢威胁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