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想要得到道歉

    凌成浩看向宋美怡:“我打算将我名下百分之三十的财产,留给安笙。”

    “什么?”宋美怡起身,刚要发怒,可看到凌成浩望着自己的目光,随即又坐下。

    凌成浩道:“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会多少有些不甘心,但这个决定,我不会改变的,做为父亲,我要为笙儿撑腰。”

    宋美怡凝眉:“我是不甘心,可是……算了,这些年,我也没让她过过什么好日子,这些财产,就权当我赔偿给她,求心安的。”

    凌成浩拍了拍她的肩膀:“那这件事,就你来办吧。”

    “我?”

    “你这个母亲出面,不是比我出面,更让笙儿有面子吗,本来在别人家里,维护孩子的,就多半都是母亲,她可是叫了你二十多年的妈。”

    宋美怡起身,嘴里嘟囔着:“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的。”

    可却还是出门去办这件事儿了。

    在宋美怡看来,如果能够做点儿什么,弥补心中愧疚,她以后就不欠安笙的了。

    下午,安笙从新闻上看到宋美怡代表爸爸发声,将爸爸名下百分之三十的财产留给自己的新闻时,当着有些跌破眼镜。

    要知道,站在记者面前,念律师公证书的人,可是宋美怡。

    是那个从小到大厌恶她成性的‘母亲’。

    这新闻,让她无法平静。

    康暮之看到新闻,第一时间就给安笙打了电话。

    “你这个妈还真是有意思呀。”

    “我也被吓到了。”

    康暮之又问道:“你爸没给你打电话吗?凌冠声的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

    安笙摇头:“我不知道,爸没联络我。”

    “看来,解决的并不愉快。”

    安笙揉了揉眉心,如果连爸都解决不了的话,那还有谁能改变得了倔强的凌冠声呢?

    她是真的受够了这种提心吊胆的生活。

    三天后,凌冠声什么也没做。

    可安笙心里却反倒更加不安了。

    她总觉得,这沉寂背后,必然会有什么问题越积越重。

    不过好在,因为凌家发布的信息,算是暂时给安笙撑了腰。

    没过几天,关于她的新闻也算是慢慢平息了。

    风平浪静过后,安笙终于又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上班第一天,她就在工地上遇到了谢酌。

    与以往不同,这一次谢酌见到她,非但没有来纠缠她,反倒还躲躲闪闪的。

    安笙也没有多想,他不愿意接近自己,总好过两人之间纠缠不休。

    为了庆祝安笙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

    晚上,康暮之带她出去吃饭庆祝。

    两人才点完餐,就遇到了一起出来吃饭的韩宝兰和陆念。

    见到康暮之,陆念快步走上前,“表哥,陆家都被你逼的火烧眉毛了,你倒是好心情吗。”

    “这天底下,每天被火烧眉毛的人家多了,难道我要因为他们不爽,我就天天躲在房子里哭?”

    陆念气急:“表哥,我们是别人吗?我们是你的亲人。”

    “我的亲人,应该不会在我背后给我插刀。”

    陆念跺脚:“我又不是针对你。”

    康暮之冷哼一声:“我的妻子,也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行了你们两个,”韩宝兰在康暮之身边坐下:“在餐厅里吵什么吵,也不嫌丢人,念念,你给我坐下。”

    陆念不敢不听自己姑姑的话,只好不情不愿的在安笙身边坐下。

    韩宝兰冷声道:“既然遇到了,那今天中午,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有些话总要说开。”

    康暮之要反对,安笙却在桌下轻轻踢了踢他的脚。

    她觉得,有些话的确要说开,省得以后,她们背后找她的麻烦。

    韩宝兰叫来服务生加了菜。

    服务生离开后,韩宝兰望向安笙:“我让你找暮之谈的事情,你谈过了吗?”

    康暮之淡定道:“谈过了,我不同意。”

    韩宝兰以为他是在故意维护安笙,所以就问道:“那你说说,我让她找你做什么了?”

    康暮之坦然看向母亲:“陆家。”

    “所以,安笙谈了,你却不愿意?你口口声声说爱她,可连她对你提出的要求,你都不愿意做,那还算是什么爱?”

    康暮之不屑一笑道:“妈,你变聪明了,可是这些话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因为安笙并不是我惩罚陆家的理由。”

    对面,陆念气道:“分明就是。”

    “你中伤安笙的事情,只不过是让我下定决心,要收拾你们家的导火索,归根究底,还是你们陆家人太不识好歹,我已经任你们很久了,你回去问问你爸,懂不懂得什么叫见好就收。”

    韩宝兰不悦道:“暮之,没人会这样说自己的舅舅。”

    “那也应该没有做舅舅的,会以啃自己的外甥为荣吧,”他不屑一笑:“以前,我愿意看在你的面子上施舍他们,但现在,我不愿意了。”

    陆念站起身:“姑姑,你听听我表哥的话,说的好像我们陆家人都是乞丐一样。”

    “难道不是?你们非但是乞丐,还不懂得知恩图报,尤其是你,你自己说,闯祸之后,你可曾跟你表嫂道过一次歉?”

    陆念转头,气恼的望向安笙。

    韩宝兰哼道:“道什么歉,这件事儿是我让念念做的,怎么,安笙,你需要我的道歉吗?”

    安笙望向韩宝兰,她明白,韩宝兰将矛盾引到她身上的目的。

    韩宝兰是想要息事宁人的。

    可是……她为什么要为她们的恶劣买单呢?

    安笙点头:“被人无端伤害,我的确想要得到道歉。”

    这话,着实让韩宝兰滞了一下。

    她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太没有眼力界,还是故意要整她的。

    她冷着脸:“所以,你想听你的婆婆跟你说对不起?”

    安笙笑了笑:“我只是说,我的确想要得到道歉,但没有说一定要得到,道不道歉,您随意,我无所谓的。”

    康暮之在心中偷笑,他可是很了解安笙的个性的,他母亲这下子也算是碰到硬骨头了。

    韩宝兰气道不行:“好好好,你们都是好样儿的,行,想听我道歉是吗?我道歉就是了。”

    她站起身,刚要开口,就见陆念起身:“姑姑,不要,这年头哪有儿媳妇逼婆婆道歉的道理,再说,新闻的事儿,又不是你想出来的,是……”

    “念念,”韩宝兰立刻打断了陆念的话。

    康暮之扬眉,有问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