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为什么要帮我

    安笙与他视线对视了不过两秒后,就快速移开了视线,转身去接电话了。

    走到无人的角落里,她将手机接起。

    康暮之道:“听说你过来了?”

    安笙点头:“嗯,还不是因为王府花园的事情吗。”

    “哟,听你这口气,好像有点儿不愿意呀。”

    “当然啊,已经结束的工作,还要重新返工,要是你,你会乐意吗?”

    康暮之心情倒是并没有被影响,“还不是你前男友搞的鬼?不过也无所谓,左不过就是换人吗,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刚刚也跟寒商通过电话了,这事儿就轻松去面对吧。”

    安笙点了点头:“嗯,知道了。”

    “一会儿结束后,一起吃饭。”

    “好啊,那一会儿见。”

    安笙爽快应下。

    反正公司里的人都已经知道两人是两口子了,似乎也就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

    她转身,刚准备要回会议室的时候,就看到了十几米开外的谢酌。

    他正站在走廊尽头望着她。

    安笙蒋手机放进了口袋里往前走去。

    经过谢酌身前的时候,谢酌道:“我们谈谈吧。”

    安笙停住脚步,平静的道:“会议马上要开始了。”

    “我知道,可我……需要跟你谈谈,我是认真的。”

    看到他沉痛的表情,安笙犹豫了片刻后转身,走到了刚刚打电话的角落里。

    这里相对比较安静。

    谢酌也走了过来。

    “刚刚你在会议室里的话,我都听到了,为什么所有人都说我错了,你还要帮我?”

    安笙耸肩:“我没有帮你,我只是凭直觉分析了一下,你似乎没有主动放弃这个项目的理由,因为这对你来说,只有害而无利。”

    谢酌点了点头:“谢谢。”

    “谢我?谢我什么?”安笙无所谓道:“我说了,我没有帮你。”

    “这个项目,是我辛辛苦苦熬夜画图,经过无数次修改,一次次推翻又重建,好不容易才设计出来的,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我根本就不愿意放弃它,可是……我别无选择。”

    “是什么让你这么为难道?”安笙觉得,他既然能将心结说出口,也算是在向她求救了。

    就算是陌生人,她都会拉一把,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谢酌。

    是她曾经辜负过的人。

    “是因为你,因为你哥。”

    “我哥找过你?”安笙惊讶了一下,这才想起,谢酌会进入华海,全都是凌冠声一手安排的。

    “你离职,不会是我哥逼你的吧?”

    谢酌望着安笙,目光里满是情义。

    “安笙,你会幸福吗?”

    安笙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转移话题,有些不高兴的道:“我问你呢,你离职,是不是我哥逼你的?”

    谢酌反而释然一笑:“你应该会幸福的,毕竟,你嫁的人,不是平凡的谢酌,而是可以为你遮风挡雨的康总,你的选择是对的。”

    “谢酌……”

    谢酌抿唇:“你可以告诉我,当年你离开我的真相吗?”

    安笙没有做声。

    谢酌道:“真的只是因为我没有答应你父亲的要求吗?”

    “现在再问,还有什么意义?”

    “我只是想知道,当年我因为自己的贫穷,而没有鼓起勇气的那份自卑,到底是不是击垮我爱情的稻草。”

    安笙深吸口气:“你先告诉我,你离开这个项目,与我哥有没有关系。”

    谢酌不再隐瞒,“有,是他逼我的。”

    “我哥……他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我的亲哥哥,所以,他并没有把我当妹妹看待,这也是当年,我跟你谈恋爱,他却一直在从中阻拦的原因。他威胁我,如果我继续跟你在一起,会毁了你,所以,我才决定离开你的,因为我太清楚,你不是他的对手,我也不希望自己毁了你,所以,我才会用那种方式伤害你,离开你的。”

    听到这里,谢酌已经近乎崩溃。

    他平静的向后退了两步,后背靠在了墙壁边。

    原来,他是因为无能,才失去了她。

    也的确,就凭他这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他拿什么跟凌冠声斗。

    他得有多么的不自量力,才会明知道自己一无所有,还奋不顾身的去爱上一个自己没资格爱的女人……

    他望向安笙,摇了摇头。

    看到他这副近乎崩溃的表情,安笙心生愧疚。

    “谢酌……”

    “安笙,”谢酌打断了安笙的话。

    安笙点头:“你说。”

    “爱上你的时候,我没想过,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情,我只是觉得,看到你,我的整个世界都很明亮,追求你,是我希望靠近光亮。跟你在一起的那些年,我真的很幸福,谢谢你给了我那么美好和快乐的时光。”

    谢酌垂眸,不敢再看她的眼睛。

    “可是,我太懦弱了,明明爱你,却无法创造跟你白头到老的条件,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因为我的无能而从我身边渐行渐远。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很努力,就是希望让你知道,我在为你做出改变。

    可……我一个生在社会底层的人,就算再努力,也无法将那些出生就站在天堂的人,拖下神坛。或许你会觉得我这样说有些消极,但我真的尽力了,安笙,我为了能够跟你在一起,真的尽了最大的努力,你明白吗?”

    安笙点了点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天,凌冠声来找到我,说……你误入歧途,你们全家人都很为你担心,他们知道,我还爱着你,所以问我愿不愿意将你拉回正道,从此跟你在一起。

    我以为……我终于迎来了人生中最大的转机,我甚至愿意放弃我已经努力了那么久的一切,听从了凌冠声的安排,可……呵呵,太可笑了,他竟然只是在利用我。”

    谢酌说着,面色也严肃了许多。

    安笙道:“对不起。”

    “你不该说对不起,因为做错事情的并不是你,我也永远都不会怪你,因为我没有资格怪你,是我自己不够好,所以才会失去了你。”

    “谢酌,你的努力我都知道,你能够变成现在优秀的你,我真的很为你高兴。”

    谢酌望着她,悲伤依然:“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问。”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没有遇到康总,凌冠声也没有阻挠我们,你……会跟我结婚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