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你……真吃醋了

    “会,”安笙没有考虑,直接点了点头。

    谢酌心里一紧:“真的?这不是安慰我的话吧。”

    “是真的,我们在一起,从来没有吵过架,你很谦让我,对我也很好,当年跟你在一起,我是真的想过要结婚的。”

    谢酌竟是笑了:“谢谢你的宽慰,安笙,我决定……放弃你了。”

    安笙没有说话。

    谢酌又道:“这辈子,能够爱过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儿,是我谢酌一辈子的荣幸。”

    “我应该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因为……最终我用那种方式伤害了你。”

    “不,你从来没有伤害我,当年,是你的话给我了勇气,才让我变的那么努力的。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承诺了你美好的未来,却又让你失望。”

    安笙微微叹息一声:“我们大概只是没有在对的时间相遇吧。”

    “笙儿,我还能这样叫你吗?”

    安笙点头。

    谢酌道:“很庆幸,你最终嫁的人是康总,他的确比我更适合留在你身边,因为他的确有资格与凌冠声为敌,为你撑起整个世界。以后,希望你能够幸福。”

    这话,竟然让安笙心存感激。

    她点了点头:“谢谢,也希望你能幸福。”

    接着,谢酌表情凝重了几分:“你要提醒康总,小心凌冠声,凌冠声这个人,算不得什么正人君子,为了达到目的,他会不择手段的。还有,他已经跟繁星集团暗中达成了共识。”

    “好,我会的。”

    谢酌呼口气,心情竟然忽然就轻松了许多。

    他对她笑了笑,转身要走。

    安笙倒是叫住了他:“谢酌。”

    谢酌停住脚步,回头望向她。

    安笙上前问道:“你还打算从公司离职吗?”

    “我只能走,别无选择。”

    “为什么?你是担心暮之和洛总会为难你吗?我可以帮你去跟他们说的,这毕竟是你的心血,你理应亲手把它完成。”

    “不是的,”谢酌笑了笑:“华海集团的总裁,被凌冠声收买,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我可以轻而易举的入职华海的原因。现在,凌冠声让我想尽一切办法破坏你跟康总的感情,我不愿意,所以他便让华海的总裁对我施压。

    这份工作,如果我继续下去的话,华海的总裁也不会同意的,离开是我最好的选择,如果我继续厚颜无耻的坚持下去,只怕,华海的总裁也会用别的手段来对付我的。”

    听到这里,安笙觉得有些气愤。

    好好一个工程,就因为那么一粒老鼠屎,就要被搞的一团乱。

    这个华海,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这些事情我本来没打算告诉你的,说出来,不过也是给你徒添闹心,不说了,你快回去吧,想必接下来,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

    安笙想到了什么似的道:“你先别去会议室,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这件事,我觉得还有转圜的余地。”

    她说完,拍了拍谢酌的肩膀后,直接离开了。

    谢酌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所以有些纳闷。

    很快,安笙来到了康暮之的办公室。

    见她这么快就来了,康暮之看了看时间道:“饿了?这么早就上来了。”

    “不是,我有事儿想跟你说。”

    她走过去,扯开椅子坐下,将刚刚跟谢酌谈的事情告诉了康暮之。

    康暮之惬意的翘着二郎腿。

    “嗯,这个谢酌倒是还有点儿良心,知道提醒你小心,我倒是小瞧他了。”

    “现在重点不是这个。”

    “你想说什么?”

    “你能不能找洛寒商商量一下,我觉得,没人比谢酌更适合留在王府花园项目里,毕竟他是设计师,有问题也更容易沟通。”

    康暮之算是明白了:“你想为谢酌说情?”

    “既然华海不要他,我们横竖也要找人来接替这份工作的,就让谢酌来不行吗?”

    康暮之哼了一声,“我为什么要帮你的前男友?我是气没地方生了吗?”

    “这与他是不是我前男友没关系,我说的是项目的事情,而且……你也得承认,在工作方面,他的确很优秀啊。”

    康暮之脸色冷落了几分:“优秀的人多了去了。”

    “康暮之,你能别在这种时候吃这种闲醋吗?”

    康暮之点头:“好,那你凭什么保证,他现在不是在以退为进?”

    这话,倒是让安笙不解了:“什么以退为进?”

    “他若是暗中跟凌冠声联手,玩儿了这么一出苦肉计让我们上当,那我们现在不就正中他们的下怀了吗?”

    听到这里,安笙不禁笑了。

    她摇了摇头:“你想太多了,谢酌不是那种人,而且,他知道当年凌冠声对他做的那些事儿,恨他还来不及呢,不然他为什么要告诉我们,凌冠声跟繁星集团联手的事情?”

    “看来,你对他还真是百分百的信任。”

    看到他生气的表情,安笙挠了挠眉心:“你……真吃醋了?”

    “不行吗?”

    安笙不禁一笑:“我都已经结婚了,你的担心太多余了。”

    “那如果你没结婚,你就打算动歪脑筋了?”

    “你能不能讲讲道理,”安笙无语道:“就算谢酌愿意不计较我过去对他造成的伤害,我也无法心安理得啊,有些事情,尤其是感情,一旦出现了裂缝,是很难再回到从前的,就算勉强因为过去的情分而走到了一起,可那道裂缝,也会时刻提醒彼此过去发生的一切,我没自信能坦然面对他,所以也不会行差走错。”

    康暮之听罢,哼了一声,拿起电话拨打了洛寒商的号码,跟他商量这件事儿。

    没多会儿,康暮之就挂断了电话,他冷着脸对安笙道:“搞定了,让谢酌上来见我。”

    “你也太厉害了吧。”

    康暮之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道:“行了,少拍马屁,你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可别忘了,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你太多疑了,”她撇了撇嘴站起身就要下楼。

    可走到门口,她想到什么似的又回身道:“对了,凌冠声跟柯家联手这事儿,让我想到了一个反击的方法,不知道可不可行。”

    “说来听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