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会让他不得好死

    凌冠声跟柯蕊的‘绯闻’被曝光的时候,安笙跟康暮之在家里,正准备要一起下楼吃晚餐。

    看到新闻,安笙激动的喊道:“康暮之,我成功了,你看。”

    她将手机递到了康暮之身前。

    康暮之看了一眼,又望向她激动兴奋的样子,不禁笑道:“至于这么高兴吗?”

    “真正让我高兴的,是下面的评论,好多人都说这两人是男才女貌门当户对呢。”

    “所以呢?”

    “所以呀,好多人先入为主,就会认定他们两个天造地设,我的计划不就成功了吗?”

    康暮之自然的抬手搭在她的肩头:“看来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走,下去喝一杯?”

    安笙白他一眼:“你少来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儿,我是贼吗?”

    她肩膀一抖,将他的手臂挥开:“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把我灌醉之后你想干什么。”

    “小人之心,”他坏笑着往门口走去。

    可是心里却有些感叹,这女人是越来越了解他了。

    他还真的就是想趁人之醉‘办个事儿’。

    安笙笑了笑,也跟在她身后。

    才刚出门,手机就响了起来。

    见是凌冠声打来的,安笙脚步停住。

    康暮之回头望着她凝重的表情,问道:“谁打来的?”

    安笙低声道:“凌冠声,你先下去吧,我接完电话就来。”

    康暮之道:“开免提。”

    安笙对他摇了摇头,转身回了房间,将门关上。

    她将手机接起,电话那头,传来凌冠声平静到近乎吓人的声音。

    “是谁的主意?”

    安笙咬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还敢说不知道?安笙,算计我的时候,你就没想过后果吗?说,是不是康暮之教你这样做的。”

    “这件事与康暮之无关,”安笙淡定的道:“是我想要报复你的。”

    电话那头,一片沉寂。

    安笙心里害怕,忙又道:“我从来没有主动约你一起出来吃过饭,所以我约你出来吃饭的时候,你就该想到,这件事有蹊跷。”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就不该相信你?”

    安笙轻咬唇角:“哥,不,我该称呼你一声凌总或者凌先生,从你决定在网上曝光我的身份时开始,你就该知道,我们虽然不是兄妹,也做不成朋友。我明知道你对于我来说,是个定时炸弹,又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只一味的挨打呢?”

    “看来,你真的已经不怕我了。”

    “是,我不怕,因为我是康暮之的妻子,有康暮之站在我身后,我什么都不怕。”

    “好,很好,但愿你不要忘记你今天的话,如果有一天,康暮之从你的世界里彻底消失了,我看你还敢说什么。”

    “你这话什么意思?”

    “敢娶你的男人,我不管他是谁,都会让他不得好死,你等着瞧吧。”

    他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安笙打电话约他一起吃饭的时候,他甚至还有些窃喜。

    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这终究是她第一次主动约自己。

    他精心的去买了礼服,也选了适合她的花束。

    可是来到餐厅,发现在餐厅里等他的人却不是安笙,而是柯蕊。

    柯蕊同样惊讶,说是安笙约她出来谈判的。

    两人这才意识到有问题,结果还不到一个小时,他跟柯蕊‘私会’的照片,就已经登上了各大媒体。

    呵,好一个安笙,真是好样儿的。

    这世界上,能这样不需要智商的利用他,并且成功的,也就只有她安笙了。

    可是,他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安笙心里慌乱不已,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下楼后,见她脸色不太好,康暮之问道:“那人说什么了?”

    安笙担心的看向康暮之:“我好像惹怒他了。”

    “怕什么有我在呢。”

    可安笙却无法乐观,就是因为有他在,她才更担心。

    “这些日子,你一定要小心一点儿。”

    她说着,将刚刚凌冠声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他。

    康暮之倒是淡定如常:“一个凌冠声,还奈何不了我,别多想了,过来庆祝。”

    庆祝?她还哪有心情呢。

    吃饭的时候,康暮之接到了韩宝兰的电话。

    韩宝兰没说别的,只让他明天中午带着安笙回一趟老宅。

    康暮之没应,直接将电话挂断。

    他不应,是因为已经知道了母亲让他们回家的原因。

    因为他已经从电话那头,听到了柯蕊的哭声。

    挂了电话后,康暮之什么都没说,安笙也便不问。

    吃过饭后,两人回到楼上。

    安笙刚洗完澡出来,康暮之正要跟她缠绵一下的时候,门口传来敲门声。

    “康总,老夫人来了。”

    安笙将身上的康暮之推开,坐起身道:“这么晚了,你妈怎么会过来的。”

    康暮之冷哼道:“闲的,你在房间里呆着,我下去看看。”

    “我不下去也可以吗?”

    “有我在,没什么事儿是不可以的,你先躺会儿吧。”

    他说着,已经起身穿好衣服下楼。

    楼下不只有韩宝兰一个人,还有柯蕊也来了。

    柯蕊已经哭红了眼眶,坐在沙发里,看着康暮之,一脸委屈。

    韩宝兰气愤道:“那个女人呢?”

    “我家里雇佣的女人多了去了,你要找哪一个。”

    韩宝兰不悦道:“你少跟我打哈哈,安笙呢,让她出来。”

    “我爱人睡了,你有什么事儿,跟我谈就好。”

    他走到沙发边,翘着二郎腿坐下。

    韩宝兰来到康暮之身侧坐下:“你看没看新闻,你知不知道安笙那个女人都做了些什么?”

    康暮之一脸淡定:“她做了什么?”

    “她利用蕊蕊,可把人家蕊蕊害惨了,你把她叫下来,我倒要问问她,怎么能恶毒成这样,自己的家事自己解决,为什么要牵累别人。”

    康暮之望向柯蕊,柯蕊委屈道:“康总,我跟安小姐无冤无仇的,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待我,随便伤害别人,难道是她的乐趣吗?”

    “随便吗?我倒不这样认为,”康暮之面色依然平静,用旁人的话来说,就叫做毫无怜香惜玉之心。

    “柯小姐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女人,我们偏偏只针对你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