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她会永远都信任我

    柯蕊委屈的道:“我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欺负,真的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韩宝兰拍了拍她的手:“蕊蕊,这事儿,阿姨一定给你做主。”

    康暮之斜了韩宝兰一眼:“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婆婆像你一样恶毒,你帮助别人欺负自己的儿媳时,就没有想过,你的行为会让你儿子左右为难?”

    “我是帮理不帮亲。”

    “呵,”康暮之点头:“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以后,不管你跟任何人发生任何冲突,我都会选择帮理不帮亲,毕竟,这是咱们家的优秀传统。”

    韩宝兰不悦道:“你这是又要威胁我吗?”

    他懒得跟韩宝兰吵架,转而看向柯蕊。

    “凌冠声与康氏集团为敌,这是整个圈子里都知道的事情,繁星集团不会不知道。按理说,你既然已经选择了跟凌冠声合作,那你背地里就应该跟我母亲避嫌。

    可你们繁星集团做的是什么事儿呢?一边与凌冠声周旋,帮着凌冠声对付康氏,一边又让你来跟我母亲套近乎,利用我母亲的弱点,来指使我母亲伤害我和安笙,看我母亲被你耍的团团转,你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

    听康暮之说完,韩宝兰也是愣了一下,她看向柯蕊。

    柯蕊对她摇了摇头,“不是这样的,繁星集团的事情与我无关,而且,我跟阿姨亲近,是因为真心喜欢阿姨的。”

    “如果你真心喜欢她,就该懂得分寸,而不是插手她的家事。”

    “我没有,”她忙反手握住韩宝兰的手,哭道:“阿姨,你相信我,我对你真的没有恶意,之前,你想把我介绍给康总的时候,我的确是真心愿意的,所以,我总是主动联系您。

    可在那之后,我知道康总有了心仪的女人,就跟您保持了距离,您知道的,后来,都是您联络我,我才会来见您,我没主动找过您,是不是?”

    韩宝兰看到柯蕊痛心疾首的样子,不禁心软,看向康暮之道:“暮之,的确是这样的,再说,公司的事儿,都是繁星集团董事长决定的,与蕊蕊也没什么关系,你其实不必……”

    见自己的母亲直到现在还在犯糊涂,康暮之不禁摇头一笑:“直到现在,你还是宁可相信别人,也不相信自己的儿子是吗?”

    他站起身,望向柯蕊:“你成功了,回去告诉凌冠声,在挑唆我母亲这方面,你赢了,我没有拥有一个信任自己儿子的母亲,是我人生的一大败笔,但也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我相信,我的妻子跟我的母亲不同,她会永远都信任我、陪在我身边,在我妻子这方面,你们终究赢不了我的。”

    他说完,冷睨了韩宝兰一记:“康太太,请你带着你信任的人,立刻离开我的家,我跟我妻子要休息了。”

    他说完,就往楼上走去。

    韩宝兰忙起身,上前拉住了康暮之的手腕:“暮之,你别这样说,你这样说,妈妈会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康暮之将自己的手臂从韩宝兰手中抽出。

    “妈,你被我爸保护的太好了,已经连分辨一个人是真的善良还是伪善的能力都没有了,你真的该吃些亏,好好的涨涨记性了。”

    他斜睨了柯蕊一眼,转身边上楼,边对家里的阿姨道:“送客,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让康夫人随便进入这栋别墅。”

    韩宝兰委屈不已,可是她自己的儿子到底是什么个性,她太了解。

    这种时候,她可不敢跟他矫情,只能先带着柯蕊离开。

    康暮之上楼,安笙盯着他笑。

    他哼道:“看你笑的鬼鬼祟祟的样子,刚刚是出去偷听了?”

    “什么偷听啊,我是站在楼梯口光明正大的听的好吗。”

    康暮之在床边坐下:“不想发表什么意见吗?”

    “你妈今晚恐怕又要睡不着觉了。”

    “她还不是自找的?”

    安笙点头:“你妈这一点,的确是很要命的,她怎么能完全看不清楚是非黑白呢?”

    康暮之耸肩:“这点,我也服气。”

    两人对视一笑,决定不想这些糟心事儿了,早点儿休息。

    第二天,安笙正忙着,手机响了起来。

    见是韩宝兰打来的,她直接接起:“喂,你好。”

    “是我。”

    “我知道,康夫人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我想见你一面,抽点时间吧。”

    安笙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现在不行,得中午。”

    “你觉得让我等你,合适吗?”

    听到这话,安笙道:“我现在的确很忙,如果你不想等我,就该跟我提前预约见面时间,我不可能随时恭候别人对我的邀约的。”

    韩宝兰有几分生气,可却还是道:“中午几点?”

    “十二点左右,在我们公司楼下的咖啡厅,我等您。”

    韩宝兰听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安笙听到电话那头的忙音,盯着手机看了一眼,不禁摇头笑了笑。

    这是傲娇给谁看呢?

    中午十二点,安笙准时出现在咖啡厅。

    她一进去,就找到了韩宝兰的身影。

    她走过去,在韩宝兰对面坐下。

    今天,她一个人来的。

    安笙坐下。

    韩宝兰就不冷不热的道:“我等了你七十多分钟了。”

    安笙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我跟您约定的是十二点,我并没有迟到。”

    “这就是我对你怎么都看不顺眼的原因,你永远不会说一句让我喜欢的好听话。”

    安笙浅笑:“好听的话,往往都是违心的,你若是喜欢听,我可以说给你听。”

    “哼,巧言善辩,我不稀罕,”她道:“知道我今天找你来做什么的吗?”

    安笙摇头:“并不知道。”

    “昨晚,暮之没跟你说什么吗?”

    “说过,他说你带着柯蕊去我家,伤了他的心,他对你非常失望,认为你帮着外人伤害他的行为,就像是在他心里插了一刀,还说有你这样的母亲,是他一生最大的损失,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母亲,都是信任自己的儿子,向着自己的孩子,可他的母亲却不是。”

    安笙这些话,没有一句好听的。

    看到韩宝兰脸色一点点变差,安笙觉得很是解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