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让你看看柯蕊的真面目

    韩宝兰顿时觉得心虚:“他真的这么说的?”

    安笙耸肩:“如果康夫人不信任我,为什么还要来找我问呢?你的行为真的让人很疑惑。”

    韩宝兰道:“我是因为知道他昨晚生气了,有些担心,所以才会来找你问一下情况的。”

    “问了你又不信,”安笙摇了摇头:“既然不信,我觉得,我们似乎也没有什么必要耽误彼此的时间了。”

    “安笙,做为一个儿媳妇,你可以对自己的婆婆这么没有耐性吗?”

    安笙抿唇:“那您想过,您这个婆婆是如何对待自己儿媳的吗?我早就跟您说过,我是一个您待我好,我也会待您好,若您待我不好,我虽然不能原封不动的还给您,但也绝对不热脸贴冷屁股的人。

    说白了,我们会成为家人都是因为康暮之。您是康暮之的母亲,所以,我会选择承认您,但却不会认可您的所有行为。若康暮之说要跟您脱离母子关系,那您于我而言,半分意义也没有。”

    韩宝兰气恼:“你……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们娘儿俩脱离关系?”

    “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我只是看不惯你的行为,康夫人,你怎么能宁可相信别人,也不相信自己的儿子儿媳呢?”

    韩宝兰不服气道:“哼,谁说我不相信暮之的,我只是不相信你。”

    “在你不相信我的时候,实际上就是不信任你自己的儿子,因为,我是你儿子挑选的女人,你信不过他的眼光,你只坚定的相信,柯蕊才是最适合你儿子的女人。

    可是,许多证据摆在眼前,柯蕊的确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她在你面前擅演戏,将你戏弄的团团转,破坏你跟你儿子的关系,你却还把他当成了好人。如果你是康暮之,你还能心平气和的对待这样的你自己吗?”

    韩宝兰沉闷道:“我并没有觉得,柯蕊心机深沉,反倒是觉得你们可能误会了她什么。”

    安神无奈的叹口气:“我该说您单纯还是愚蠢呢?”

    “你这女人疯了不成,眼里到底还有没有长辈。”

    “通情达理的,才是值得人尊敬的长辈。”

    她说着,站起身道:“想必我跟康夫人,也没有什么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我公司还有事儿,就先告辞了。”

    她说着,就走到吧台结了账,出了咖啡厅。

    还没等走远,韩宝兰已经追了出来。

    “说别人心机深沉,总要有证据吧,我也想相信你们,可你们也不能信口雌黄吧。”

    安笙想了想,点头:“好,我给你证据,如果有了证据,你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母亲,无条件的信任自己的儿子,他做任何事情都相信他的选择是对的吗?”

    “我当然会相信他。”

    安笙不再犹豫,掏出手机,拨打了柯蕊的电话。

    “柯小姐,你好,我是安笙,我想跟你谈谈。”

    安笙开了免提,电话那头,柯蕊冷声道:“我跟你这种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谈的。”

    “我这种人?在柯小姐眼里,我是哪种人?”

    “令人讨厌的小偷,这个定位对你再合适不过了吧。”

    安笙沉默,看向对面的韩宝兰。

    此时,韩宝兰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表情。

    “小偷?我偷什么了?”

    “偷了不属于你的生活,你一个冒牌的凌家大小姐,在凌家偷得了富贵的生活,现在又用这个身份,抢走了原本该属于我的康氏集团少夫人的位置,你说你自己是不是小偷。”

    “康暮之本来就不是你的。”

    柯蕊气急,喝道:“可他妈看上的人是我。”

    “那又如何?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谁家母亲就能决定的,做为康家儿媳,最终是要跟康暮之一起生活的,康暮之根本就看不上你,不是吗?”

    “如果没有你,他别无选择。”

    安笙淡定道:“你错了,康暮之是个有主见的男人,他不会跟一个自己看不上的女人一起生活,在康暮之的眼里,你心机深沉,一直利用他的母亲,所以,他很讨厌你,也从来就没正眼瞧过你。”

    “呵,真是可笑,你一个贱女人,有什么资格这样说?你不要以为你跟康暮之睡了几晚上,就能代表他。”

    “我当然能,因为我了解他。”

    柯蕊有几分不屑:“就算你再了解他又如何?他母亲根本就看不上你,就算你做的再好,她也不会接受你。”

    “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在从中挑唆。你一方面跟我哥勾结来害我,一方面又骗我婆婆,让我婆婆跟我之间产生隔阂,你左右逢迎,玩儿得一手好牌,把我的生活搞的乱七八糟,你简直就是朵盛世白莲。”

    柯蕊冷哼一声:“这也怪不得我,要怪只能怪你那个婆婆耳根子软,没有脑子,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能成功。”

    听到这里,安笙唇角微微勾起,抬眸望向了脸色已经黑透的韩宝兰。

    她接着道:“所以我才说你恶毒,就在刚才,我婆婆还来找我,要为你伸冤,可你呢?非但利用她,还挑唆她利用陆念,现在陆氏集团被你害惨了,你都不觉得亏心吗?”

    “你懂什么,她们全都是活该,她们一个说,一定会让我成为自己的儿媳妇,一个说,一定会尽全力撮合我跟她表哥,我花了那么多时间去讨好她们,可她们却什么都没能给我。

    我最讨厌的就是她们这种空口放炮的人,既然她们耍我,我当然要给她们点儿颜色瞧瞧,我只让她们失去了儿子的信任,失去了家族企业,已经算是善待她们了。”

    安笙勾唇,心下得意。

    在她看来,现在的韩宝兰才真的是活该。

    可安笙却没打算就这么算了。

    她冷声道:“柯蕊,我既然嫁进了康家,就不会由着你胡来,你针对康家人,我就针对你,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制造你跟凌冠声绯闻的原因,你也是活该。”

    柯蕊大笑:“我就算不能跟康暮之在一起,也绝对不会让你痛快,安笙,我告诉你,凌冠声不会放过你们的,咱们走着瞧。”

    听到这话,安笙心里隐约有些担心。

    难道,凌冠声又有什么新计划了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