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为自己的错误赎罪

    安笙平静了心情,冷声道:“那就走着瞧好了。”

    她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柯蕊凝眉,这个女人,凭什么还这么嚣张。

    安笙将手机放进包里,看向脸色很难看的韩宝兰。

    “康夫人,我已经让你听到了你想要的真相,现在,我希望你能够言而有信,你可以继续讨厌我,但请你对你的儿子心怀信任,以后不要再怀疑他的话了,因为我不想让他夹在我们中间左右为难。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她说完,对韩宝兰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走了没多远,听到身后传来噗通一声。

    她回头,见竟是韩宝兰跌坐在了地上,她忙上前,将韩宝兰搀扶起。

    “康夫人,你没事儿吧。”

    韩宝兰一脸郁闷的道:“我怎么这么傻,自己的儿子不相信,却去相信一个蛇蝎女人,怪不得暮之这么生气,我实在是……”

    她摇了摇头,懊恼不已。

    安笙看到她难过的模样,虽然觉得她是自作自受,可毕竟生而为人,恻隐之心还是有的。

    她没有安慰韩宝兰,只是问道:“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韩宝兰望向安笙,她自知理亏,只是摇了摇头:“你上班去吧。”

    她说完,摇摇晃晃的走向自己的车。

    安笙看着她的背影,犹豫了片刻后,还是上前,搀扶住了她,将她送到了车里。

    她扶着车门,看着车里的韩宝兰道:“其实,我本不想用这种方式让你知道这些事情的,可你实在是太执迷不悟了,现在,我跟康暮之身边围绕了很多敌人,我们虽然不指望你能帮我们什么,但也不希望你成为我们的敌人。”

    韩宝兰没有看她,只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安笙关车门前,对司机道:“到了家后,给握发一条信息。”

    “好的,少夫人。”

    韩宝兰回家的路上,柯蕊打来了电话。

    看到柯蕊的名字,韩宝兰气不打一处来。

    她沉住性子,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又想玩儿什么把戏。

    电话一接通,柯蕊就柔声道:“阿姨,您在家吗?”

    “蕊蕊呀,我在外面呢,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

    柯蕊委屈道:“您刚刚是不是为了我,去找安笙了啊。”

    “是有这么回事儿,”韩宝兰咬牙切齿,声音却极力如常。

    “我不是看不惯她欺负你吗,我来她公司找她,暮之不在,就没人能帮她了。”

    柯蕊忽然就哭了起来。

    韩宝兰听到这声音,真想抽自己两个耳光。

    因为以往,柯蕊一哭,她就当真以为柯蕊才是受害者,一门心思的想为‘柔弱’的柯蕊讨公道。

    现在……

    “蕊蕊,别哭呀,你这是怎么了?”

    “刚刚那个安笙给我打电话,说我是狐狸精,使手段靠近你,就是想要勾康总,阿姨,你知道的,我真的不是这样的人。”

    韩宝兰点头:“是是是,阿姨都知道,所以阿姨是相信你的,蕊蕊,你别理她,回头我饶不了她。”

    柯蕊哭的更伤心了:“阿姨,求你了,你可千万别再针对安笙了,不然,我真的怕她用别的阴谋诡计来对付我,一个凌冠声,就已经让我够头疼了。”

    “你别怕,有阿姨在呢,阿姨一定让她从我儿子身边滚开,我一定会让你成为我儿媳妇的,”韩宝兰说着,眉眼微微扬起:“这样,蕊蕊呀,阿姨想求你帮个忙。”

    “阿姨,你只管吩咐就是了。”

    “你之前跟我说,凌冠声想要得到安笙这事儿是真的吗?”

    “是,凌冠声亲口跟我爷爷说的,我听到的,不会有假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拍到安笙出轨的证据,但我跟凌冠声不熟,所以,只能靠你出面了。”

    “可是……这件事儿如果被康总知道,只怕他会更加讨厌我的。”

    “你放心,他不会知道的,就算知道,了不起就是不认我了,可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安笙都已经是凌冠声的女人了,我就不信,他还能忍受的了,继续把她留在身边,到时候安笙一走,你不就顺理成章的可以做我的儿媳了。”

    柯蕊有些犹豫。

    韩宝兰又道:“还是,你不想帮阿姨?阿姨现在也没人能找了,你知道的念念现在不愿意搭理我了。”

    柯蕊点头:“那好吧,阿姨需要我做些什么?”

    “很简单,我们一会儿见面谈吧。”

    “好的阿姨。”

    挂了电话,韩宝兰眼神里泛着一丝恶毒。

    柯蕊,你给我等着。

    韩宝兰拨打康暮之的电话,可康暮之却并不肯接。

    她也明白,康暮之现在对她能有多失望。

    她没有再打,只是给康暮之发了一条短信。

    “暮之,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该不相信你,以后,妈妈会选择站在你这边的,你说的话,妈妈都会相信,妈妈会为自己以前犯下的过错赎罪的,相信我。”

    康暮之看完短信也没有多想,直接将手机扔到了一旁。

    她母亲的话,他已经不是那么愿意相信了。

    毕竟,她让自己失望了太多次。

    晚上回到家吃饭的时候,安笙问康暮之:“你妈今天找过你吗?”

    “给我打过电话,我没接,怎么想起来提她了?”

    安笙努嘴:“你妈她今天来找过我,我当着她的面儿,给柯蕊打了一通电话,揭穿了柯蕊的真面目,柯蕊果然也没有让人失望,说了很多刺激你妈的话。”

    康暮之想到今天韩宝兰发来的那条短信,不禁摇头一笑:“怪不得……”

    “怎么了吗?”

    “我妈后来给我发了一条道歉短信,还说什么要赎罪,也真是多余,就凭她,能怎么赎罪?”

    “虽然我不知道她能做什么,但今天,她离开的时候,真的是挺伤心的,想必是真的很受伤了。”

    “这就是她亲小人,远君子的后果,自己做错的事情,自己承担后果,没毛病,你不用管她。”

    他话音才刚落,手机又响了起来。

    是一条韩宝兰发来的视频。

    看到视频片段的那一瞬,康暮之脸都黑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