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喻晋文眉梢一挑,南家大小姐?不是三年前就死了吗?
----------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而南颂一回到南氏,第一把火就烧的狗急跳了墙。
管理层来了个大换血,数十位高管人事变动,有元老,还有董事,其中包括那天在南宁柏和南宁竹带领下意图给南颂下马威的几个老臣子。
南宁柏的办公室一大清早就堆满了人,拍桌子的、踢板凳的,吼声震天响,“我不管,老子在南氏集团干了这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凭什么撤老子的职?你们南家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合着闹了半天,你们叔侄相逢一笑泯恩仇了,把我牺牲了,凭什么啊!”
其他几位也跟着吵吵嚷嚷讨说法,吼得脸红脖子粗,唾沫星子喷了南宁柏一脸,哪有半点平日里西装革履的端庄从容,都露出了可怖的嘴脸。
南宁柏被吵得脑袋嗡嗡作响,“诸位冷静,冷静……”
南宁竹则坐在角落里把玩着新得的一串佛珠,爱不释手,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闲散王爷模样,反正他副董事长的位置坐的稳稳当当。
刀子只要不扎在他身上,爱扎谁扎谁去。
南宁柏极力安抚着这些老伙伴,然而心里也淡定得很,反正不管底下人员怎么变动,只要他这个董事长坐稳了,别影响到他的利益就成。
其实人事变动的名单,南颂第一时间拿来给他看了,也是他们商量之后的结果。
“二叔,南氏现在不比以前,咱们家底没那么厚,实在养不起闲人了。为了挽救公司,我这些年积攒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如果继续任由这几位米虫留下来腐蚀集团利益,那么恐怕我们只有卖房卖地这一步了,据我所知,二叔和三叔刚刚盘下北郊的一片空地,想建一个高尔夫球场……”
人一旦触及到自身利益,就另当别论了,原本急眉瞪眼的南宁柏顿时换了张脸,当即一拍名单——撤职!必须撤职!
坚决不养米虫!
南颂懒得去和那一帮老家伙掰扯,反正恶人自有恶人磨,从集团离开,她直接回了家。
南家庄,也叫做玫瑰园,原本是一个玫瑰公园,因为南颂的母亲和南颂都喜欢玫瑰花,南宁松就买下了这块地,建成了一座庄园,作为一家三口的住所。
三年没回来了,南颂竟然生出些许紧张,是近乡情怯吗?
为爱任性了三年,不知道父亲母亲在天上看着,会不会怪她。
如今是阴历四月,阳历五月,南城的玫瑰已经到了花期,北城的气候比南城要冷,她从喻公馆离开的时候,玫瑰还没有开。
南颂眸光一暗,一想到那个男人,她的心还是会扒皮抽筋似的痛,可既然决定离开,她就要试着去放下。
车子驶进庄园,南颂等不及要去看玫瑰,然而等她下了车,发现父亲亲手栽种的那片玫瑰早就消失不见,全换成了牡丹,杂草丛生。
一股怒火瞬间冲上心头,鸠占鹊巢也就罢了,竟然还敢毁她的玫瑰花园!
那群不要脸的东西,是真当她死了吗?
耳边忽然传来几声娇笑,南颂扭过头去,就见两个女孩有说有笑地从里头走了出来,打扮得精致靓丽,手上各自挽着一位男士。
走在前头的那个穿着白色蕾丝裙,头戴钻石小皇冠发卡的女人,更是翘着脚凑上去直接贴在了男人的唇上,光天化日之下,吻得旁若无人。
还是那位男士发现不远处有人,适时推开了南雅,却在看清南颂面容之时,脸色当即一变,整个人都差点从台阶上跌下来,踉跄一步倒在地上。
他活见鬼一般,指着不远处,惶然出声,“颂……南颂!”
另外三人的目光也顺着看过去,待看到南颂的时候,也跟着大惊失色,纷纷捂住嘴巴,南雅直接尖叫出声,“你是人还是鬼?”
南颂一身白衣,站在牡丹花丛中,目光凛然,红唇卷起嘲讽,声音阴森妖冶。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前来索你们的命,秦江源、南雅,你们准备好了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