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南雅是真被南颂气疯了,手抬得高高的,这一瓶子下去定能爆掉她的脑袋瓜。
可说时迟那时快,花瓶即将触到南颂后脑勺的一刹那,南颂就像是身后长了眼睛,头往旁边一歪,抬手准确地抓住了南雅举起来的瓶子。
紧接着,瓶子不知怎的就落到了南颂手里,一记凌厉的掌风迅猛而至,南雅躲都没躲及,就被南颂反手一掌重重打翻在地,痛呼出声,“啊——”
她眼冒金星,半边脸也火辣辣的,半天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本事不大,胆子不小。”
南颂神情冷冷,手中的花瓶往地上一摔,“啪”的一声响,瓷片飞溅,吓得南雅捂着耳朵尖叫,蜷着身子躲了躲。
而南颂一步一步地朝她走,她走一步,南雅就退一步,直到退到角落,一脸惊恐地看着她,“你、你别过来……”
“刚才不是还想偷袭我吗?这就怕了?”
南颂伸出手,南雅以为她还要动手打她的脸,吓得紧紧闭上眼睛,南颂却只是伸手理了理她凌乱的头发。
“你也是我真心疼爱过的妹妹,虽是堂亲,可我自认没有亏待过你。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这么恨我,甚至不惜联合秦江源要置我于死地?”
南雅这才睁开眼睛,抬起头来看着她,对上南颂求问的眼睛,她冷嗤一笑,“你不知道吗?”
南颂静静地看着她,她知道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所以来问个明白。
南雅仰头,看着南颂这一张即便在昏暗的光线下依旧美丽动人的脸,嫉恨的火焰几乎将她吞噬,埋在心里多年的阴暗终于不吐不快。
“你、我,还有南琳,我们三个是堂姐妹,可我们从小的成长环境却是天壤之别。大伯父是南氏集团的董事长,大伯母就生了你一个女儿,从小你就是他们的掌上明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不想上学,他们就给你聘请家庭教师,给你最好的教育,甚至还为了你买下一座玫瑰花园,整个南城谁不知道南家大小姐,可又有谁知道我呢?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了婚,我爸以前就是国企一个小经理,我每年过年的新衣服,都是你施舍给我的……”
南雅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我们都是南家的女儿,凭什么你过得锦衣玉食,我就得一贫如洗?”
南颂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什么逻辑,皱了皱眉,“这是我的错?”
她的关爱,原来在人家看来竟都是施舍。
“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拒绝秦江源!”
南雅一抹眼泪,脸上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你没想到,他会跟我好吧?谁让你拒绝了他呢,江源哥哥是秦家的继承人,南城多少名媛淑女想嫁给他,只有你南颂不知好歹地拒绝他!你不知道吧,我和江源哥哥很快就要结婚了,从今以后我才是秦家的少夫人,秦氏集团现在可比南氏厉害多了!”
“果然是毫无逻辑,对牛弹琴。”
南颂问不出个所以然,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就多余问她。
南颂垂眸看着南雅,“一颗老鼠屎也至于你这么稀罕。等嫁到秦家,以后你就自称秦太太,不要说你是南家的女儿,我丢不起这个人。”
……
喻家老宅书房,祖孙对话也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你要是坚持要娶卓萱,那你就去娶,但结婚的时候千万别请老子去!老子丢不起这个人!”
老爷子拂袖而去。
“哎呦,怎么了这是?”
喻老太太正和儿媳们坐在凉亭里乘凉赏花,留神听着书房里的动静,见老伴脸色铁青地负手走出来,忙迎上去安抚,“有话好好说,生什么气啊。”
老爷子也是个炮仗脾气,瞪眼道:“我能不气吗,那么好一孙媳妇不要,非要去娶一个狐狸精,你说他是不是疯了?就是疯了!”
老太太看着负气离去的老伴,无奈地叹了口气,喻晋文也从书房走了出来,对上老人家的目光,轻唤了声,“外婆。”
“为了个女人,闹成今天这个样子,值得吗?”
老太太叹口气,“色字头上一把刀啊,当年你爸是怎么对你妈的,你但凡记得你妈这么多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就不会去打卓家闺女的主意。”
喻晋文抿了抿唇,眼底透出一份隐忍和坚持,“卓家是卓家,卓萱是卓萱,不一样。”
“不一样吗?我看没有什么不一样。”
老太太唇角扯出一丝嘲讽,知道外孙深陷其中冥顽不灵,也不再多说,只是问,“我听说小颂什么都没要就走了,她去哪了,知道吗?”
喻晋文摇了下头,“还在查。”
“唉,这么好的闺女,可惜了。”老太太拿起蒲扇在他身上轻拍了一下,“到底是你没福气呦。”
喻晋文皱了皱眉,所有人都在说路南颂的好,却让他心里格外不舒服。
那个女人平日里安安静静的,到底是什么时候收买的人心?
“喻总,出事了。”
何照赶过来,打断了喻晋文的思绪,汇报道:“夫人去找卓小姐了,还……动手打了她。”
喻晋文眸底一暗,当即快步往外跑。
*
卓萱目前住在喻晋文给她安排的一处公寓里,一百二十多平的三居室,一个人住很是宽敞,卓萱却不甚满意,她更喜欢喻公馆。
她等着自己登堂入室,彻底成为女主人的那一天,就可以扬眉吐气、一雪前耻了。
用新买的咖啡机煮了一杯咖啡,卓萱姿态优雅地坐在沙发上,打开手机,她今天睡了一下午,到这会儿估计她发的那篇文案早就炸锅了吧。
可热搜榜上,并没有关于她和喻晋文的消息,卓萱不淡定了,不停地往下翻页,她想着经过了一天热度可能会降下来,但不可能没有啊。
去喻氏集团的官微上看,她亲手所写的那篇文案也不见了,只有一条声称被黑客攻击的官方解释。
怎么睡了一觉起来,天都变了?
卓萱脑袋懵着,打给相熟的几个博主,电话一通那边就叫苦不迭,“我说姐,以后这种虚假新闻可别再找我们了,你知道你给我们惹了多大的麻烦吗?你是想嫁豪门想疯了吧,我也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去信你,老子被人骂了一天,号还被封了,可憋屈死我了……钱我收了,以后谁再理你谁孙子!”
这还算说话客气的,后来打的几个,要么把她骂的狗血喷头,要么就是把她拉黑了。
卓萱拧紧眉头,有些慌了,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努力平复下心绪,正想给喻晋文打电话,便见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坐在轮椅上被人推了进来。
卓萱心一惊,慌忙站起来,“喻、喻阿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