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傅彧狠狠咽了咽口水,对着电话道:“我想我见到你的前妻了。她人就在南城。”
------------
喻晋文坐在主卧的床边,看着傅彧发过来的视频,是他侵入监控截取下来的。
视频五光十色,音乐嘈杂,喻晋文蹙着眉,他最不喜这种喧闹凌乱的地方,却还是耐着性子看下去。
视线里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影,那女人无疑是全场瞩目的焦点,她一身火红性感的吊带裙,踩着一双金色的高跟鞋,在舞池中央随着音乐摇曳摆动,宛如一个自由的精灵,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慵懒,又难掩撩人的风情和灵动,雪白的肌肤在灯光下透明的发亮,脸庞微微一侧,一张小脸明艳至极。
路南颂!
待看清女人的脸,喻晋文差点从床上蹦起来,瞳孔骤然一睁。
既是她,却又不像她。
他的妻子,是个温柔又木讷的木头美人,怎么可能这般冷艳而娇娆,说一声“妖精”都不过分!
喻晋文目不转睛地盯着视频看,瞧着女人的一举一动,他特别想告诉自己不是她,可即使她脸上的妆那么浓,也没遮住右眼角底下的一颗泪痣。
是她无疑!
下一刻,他就眼看着自己的好兄弟摇摆着高大的身躯凑了上去,大手还顺着她的腰肢往挺翘的臀部移动……
喻晋文眸底一暗,捏紧了手机,不禁咬牙:这混蛋占便宜占到他女人身上了,活腻了吗?
脑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只见差点被吃豆腐的女人握着傅彧的手腕当即一个过肩摔,然后一掌劈了过去,动作那叫一个飒爽、狠辣!
喻晋文瞳孔又是一撑。
手机里适时传来傅彧的声音,“你看到你前妻是怎么打我的了吧,哥们现在肩膀还疼呢,这身手是你教的吧……”
喻晋文彻底坐不住了,当即往外走,对着手机沉呵一声,“地址发我。”
去南城的路上,喻晋文一遍又一遍重复播放着视频,眼神晦暗不明,很显然,这才是她的真面目,什么温柔贤淑柔弱恭顺都是假的!
可她伪装得太成功,结婚三年,他都没能看透她的真容。
那么她究竟是什么人?
傅彧说南城白七少声称她是“妹妹”,众所周知白家三代没有女娃娃,还是说……她是白七的情人?
这个念头,让喻晋文本就冷峻的脸迅速又覆上一层寒霜,周身气压低得厉害。
他倒要看看,她到底耍的什么花样!
*
南颂这一觉就睡到了天亮,睁开眼睛头疼得要命,像是被大象用脚掌狠狠踩踏过了似的。
“醒了?”
白七适时出现在床头,递上一杯牛奶,“喝杯奶缓解一下。”
南颂皱着眉头接过牛奶,一张口声音还有些嘶哑,“我怎么会在你这里?”
“还说呢,你醉成一滩烂泥,大晚上的就没让你回去。”
白七在桌边吃着早饭,看着妹妹捏着鼻子像灌药似的把牛奶灌进嘴里,好笑地看着她,“从小到大都不爱喝牛奶,每次喝奶都跟喝毒药似的。”
南颂喝完奶赶紧拿水漱漱口,胃确实缓和不少,看着身上皱巴巴的裙子,拿起手机给助理发了个信息,就抬脚往浴室走去,“我洗个澡。”
“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白七在她身后气定神闲地问。
南颂脚步一顿,转过头来,努力回想了一下,“我好像跳舞来着,然后还差点被人咸猪手,我给了他一过肩摔,还打了他一巴掌,没错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