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嗯,那然后呢?”
然后……就不记得了。从那开始断片。
白七喝一口咖啡,剜妹妹一眼,“你在电梯里吐了一家一身。”
“哦。”南颂一丢丢抱歉的意思都没有,“那算他倒霉。”
又往前走了两步,南颂突然觉得哪里不对,顿了顿步子扭过头,“他,不是什么大人物吧?”
白七用餐巾擦了擦嘴角,“还行,容城傅家的小爷,傅彧。”
“容城傅家?那个传说中的黑道世家?”南颂皱眉。
白七:“恭喜你,答对了。”
南颂又皱了下眉,然后摆摆手道:“不管他,谁让他调戏我呢,实在不行找二哥帮忙解决呗。”
黑吃黑,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白七看着小妹潇洒走进浴室的身影,对这个一向能惹事又心大的妹妹无可奈何,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她尽情闯祸而他们跟在她后面擦屁股的感觉。
这感觉,也挺好。
……
南颂洗了个热水澡,浑身舒坦了不少,刚从浴室出来,助理们也来了。
两个生活助理提着大包小包地来,将衣服、鞋子、首饰、包包一一在她面前摆列开,等着boss挑选。
南颂坐在沙发上盘腿喝着咖啡,让化妆师给她打理着头发,指点江山似的,“这个,这个,这个。”
换好衣服从套房走出来,南颂没有进电梯,而是拐了个弯来到编号77的套房门口,礼貌地敲了下门,“叩,叩叩。”
门从里面打开,露出一张还没睡醒的惺忪脸庞,男人长得倒是还挺俊,浑身上下只穿着条平角内,健美的身材一览无余,一看就是常年举铁的。
南颂略略扫了一眼,没表现出什么情绪,毕竟这样的身材在过去的三年她看了太多次,是日常。
傅彧被搅了清梦很是不爽,可看到女人的脸,又醒了三分,抬了抬糊满眼屎的桃花眼,“这不是昨晚那只小野猫么?大清早的,有何贵干啊?”
“听说我昨天吐了你一身,这是赔你的衣服。”
南颂将一件崭新的西装丢进男人怀里,“你吃我豆腐我打了你,我吐你一身赔你件衣服,算是两不相欠了吧?”
傅彧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那就行。要是气不过,尽管来找我。”南颂转身就走。
傅彧靠在门上,饶有兴味地问,“我又不知道你是谁,怎么去找你啊?”
南颂头也不回,报上大名,“南氏集团,南颂。”
傅彧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高贵得像小天鹅似的,一双桃花眼眨了眨,原来她就是传闻中“死而复生”的南家大小姐。
兄弟这回惨咯。
傅彧嘴角邪勾,掏出手机,“你到了吗?人刚刚下去。”
水云间一楼大堂,大清早的酒吧没什么人,只有一个清隽高冷的身影坐在卡座中央,目光落在1号电梯上,等待着某人的出现。
五秒钟后,电梯门缓缓拉开。
喻晋文抬起眼皮,便见一个穿着皮质连衣裙、外搭红色西装外套,性感又干练的女人走了出来,利落的短发遮不住姣好的面容,天鹅颈很是吸晴。
她走路像是带风,耳边的钻石流苏吊坠微微颤动,如同风铃,衬得女人清丽的面容添上一丝冷艳。
同样,南颂刚从电梯走出来,就看到了卡座上那一张无比熟悉的清冷面容。
两个人的视线,精准无误地对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