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南颂听着秦江源这一番自白,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只在他抓她手的时候眉心皱了一下,快速将手从他掌心抽出。
她忍着胸腔翻涌出来的恶心,面无表情地问他,“你既然早知道南雅做的恶事,为什么不向警察告发她?”
秦江源被她一噎,心虚地眨了下眼睛,又赶忙辩解,“我也是被她外表所蒙骗了!这三年我一直被蒙在鼓里,还以为你真的是失足坠崖,你都不知道,知道你‘死’后我有多伤心,一度犯了抑郁症,不得不去看心理医生。南雅趁虚而入,借着我对你的思念来到我身边,骗我跟她上了床……”
他刚说到这里,闹钟就响了起来,惊得他一激灵。
南颂将手机拿起来,将闹钟关闭,淡淡道:“时间到了。你可以走了。”
秦江源狠狠一怔。
他没想到他这费了两天两夜的脑细胞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自我辩白”加“深情告白”居然没能打动南颂。
他以为不用等他说完,南颂就能原谅他的所有,然后痛哭流涕地扑进他怀里,被他感动得稀里哗啦,然后他就可以顺利抱得美人归。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哪里出了问题?
“小颂!”秦江源急了,猛地攥住南颂的手,“难道你不相信我吗?我可以发誓,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南颂冷冷甩开他的手,被他碰哪怕一下她都有种虱子上身的感觉,让她只有碾死他的冲动。
她将手机收好,也将录下来的音保存好,看着秦江源,毫不掩饰对他的厌恶。
“你都跟她上了床了,已经脏了的人,以后别再在我面前出现了,辣眼睛。不过你和南雅还是蛮般配的,王八配绿豆,祝你们长长久久啊。”
秦江源被南颂的态度彻底搞懵了,被保安如丧家之犬一般的拖出去,那股意识还没清醒过来。
直到被拖到南氏集团的大门,他才后知后觉地醒过来,踢蹬着腿大声嚷嚷,“小颂,你要相信我,我是爱你的——”
喻晋文刚从车上下来,迈步到南氏集团门口,就见一个长得像狗一样的男人被保安扔了出来,闪身避开。
他剑眉一凛,他口中的“小颂”,是南颂?
……
南颂在洗手池前用洗手液将自己被秦江源摸过的地方来来回回、仔仔细细地搓着,唯恐沾上什么细菌。
洗完手,她又拿出空气清新剂喷了喷,吩咐助理把那张被秦江源坐过的椅子搬走,换一张新的来,被臭男人沾过的地方都让人感到晦气。
总算是干净了。
南颂坐在新的办公椅上,看着最新递交上来的策划案。
行政助理敲门汇报,“南总,前台说有位喻先生在楼下,想要见您。但他没有预约,您看……”
南颂长而卷翘的眉睫颤动了一下,盯着策划案的眼睛也跟着模糊了一下。
沉默三秒,她道:“说我没空,不见。”
前台很快收到了通知。
挂上电话,前台小姐挂上职业微笑,“不好意思,南总比较忙,暂时没空见客。先生您可以先预约一下。”
后面一句,是她看在这男人英俊到完美的脸上,自作主张赠送给他的福利。
“什么,没空?”
总裁特助何照跟着喻晋文这么久,从来没吃过闭门羹,一时间挂不住脸,冷冷上前,“你知道我们喻总是什么人吗?就这样打发我们?”
前台小姐姐被吓得花容失色,颤颤道:“我知道这位先生不是普通人,可我们南总的命令谁也不敢违抗啊。你们刚才也看到了,刚才那位可还是秦氏集团的少东家呢,不是照样被拖了出去,如果你们不想被拖出去,那还是乖乖登记,事先预约的好。”
“你……”何照简直要暴怒了。
喻晋文倒还算沉得住气,拉了何照一下,对前台道:“预约的话,什么时候能见到?”
前台小姐姐不光是个颜控,也是个声控,被眼前这个男人的低音炮撩到腿软,又没忍住给他开了后门,“先生稍等,我帮您问一下。”
行政助理又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硬着头皮过来询问,“南总,楼下那位喻先生说,想预约一下,问您什么时候有空。”
副总蒋凡正在跟南颂讨论着策划案的事,见南颂皱眉,立马对行政助理道:“怎么办事的,预约这种小事也安排不好?”
“对不起南总。”行政助理连忙鞠躬致歉,心里骂死了自己那个能惹事的亲妹妹。
南颂敛着眉,毫不留情道:“告诉他,下辈子吧。”
都离了婚了,还见什么见。
相见不如不见。再见不如怀念。
于是乎,耐着性子在楼下又等了好一会儿的喻晋文,得到的回复就是——“下辈子吧。”
本来就没什么好性子的喻晋文当场黑了脸。
“你们太过分了!”何照气得拍桌。
喻晋文则揪起他的衣领,“我们走。”
他又不是非要见她不可,不见拉倒!谁稀罕吗?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