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回程的路上,南颂坐在后座上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车厢里的气压低的厉害。
顾衡亲自开车,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车子开的不稳晃到Boss,自己遭受池鱼之殃。
他跟了南颂这么多年,知道她的脾气。
如果是长篇大论地怼人,说明她没动肝火;但如果是像现在这样沉默,就说明她心里闷着大火,憋着大气,这个时候千万别轻易往上凑,谁撞上谁倒霉。
到了玫瑰园,顾衡下车开门,南颂走下车来,平静道:“回去早点休息,明天早上八点来接我。”
“是。”顾衡应了一声,打量着南颂的脸色,还是不放心地多嘴了一句,“南总,我知道您心里不痛快,要不我联系一下喻先生,把那四个珐琅彩小碗高价买下来?”
南颂蹙了蹙眉,凉凉地看他一眼,“你闲的吗?”
顾衡拼命摇头,秒怂,“我错了。”
好在南颂没有跟他计较。
目送着南颂进了家门,顾衡劫后余生地长舒了一口气,懊恼地在自己嘴巴上拍了一下,“让你多嘴。”
直到顾衡开车走远,一辆黑色轿车才缓缓驶向前方,停在正对着玫瑰园门口的长街上。
车窗降下,露出喻晋文一张沉静深隽的脸庞。
“这就是南家庄?”
他的声线在这夜色下格外清凉。
“是。”何照应了一声,看着平板上查到的资料,向喻晋文复述,“这个地方原来是南城非常有名的一座玫瑰花园,后来被南宁松……哦,也就是太太的父亲重金买了下来,改造成了南家庄,也叫玫瑰园。”
喻晋文淡淡“嗯”了一声,视线不由朝远处望去,这么多亮着灯的房间,哪个是她住的地方?
他仿佛能够想象出来她的房间是什么模样,一定是暖色调的,房间里充斥着一股玫瑰花的清香,干净澄明,到处充满家的气息。
心底不知为何,有些憧憬,又布满遗憾。
将车窗升了上去,喻晋文道:“走吧。”
何照微微一怔,“喻总,您不是要把小碗送给太太,哄哄她别生气吗?”
喻晋文抬眸凉凉睨他一眼,“你觉得我能哄好她吗?”
何照想了想,实话实说,“我觉得不能。”
虽然太太以前脾气超级好,但现在的太太已经不是以前的太太了,尽管笑眯眯的,也能让人感觉到她笑容之下透着的肃杀,可怕得很。
而且照他们喻总今天这气人的做法,他都觉得太太没有直接给喻总一拳,已经是极大的修养了。
但也有一种说法,叫哀莫大于心死。
不是不气,懒得计较罢了。
喻晋文被何照噎了一下,抿了抿唇,冷声道:“那你还问。”
何照道:“喻总,以我一个过来人为数不多的经验哈,这女人都是需要哄的,哄的好哄不好是能力问题,但不哄就是态度问题了。”
喻晋文眯起眼睛,“那你觉得,是我态度有问题?”
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寒意,何照赶紧把求生欲找回来,讪讪一笑,“不敢,您一点问题也没有,都是这四只小碗惹的祸,气坏了太太。”
喻晋文偏过头去看着那四只小碗,这是康熙年制的珐琅彩小碗,但凡是对古玩感兴趣,又能瞧出是真品的,不可能轻易错过。
他也没想到南颂会跟他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