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啪!”
李斌话音刚落,半边脸就挨了自家老爹重重一巴掌,打的他在原地转了一百八十度,差点跌倒。
办公室响起李隆升掷地有声的喝骂,“混账东西,你胡说八道什么!”
喻晋文静静地端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地看着这一出教子大戏,自始至终没什么表示,李家父子像是在演一出独幕剧。
李斌挨了打,收到了老父亲的眼神警告,总算是老实了些。
比起李斌的玩世不恭、桀骜不驯,他老爹李隆升显然是个老江湖,知进退的多,懂得背靠大树好乘凉,识时务者为俊杰。
“喻总别见怪,这孩子啊,被我惯坏了,满脑子都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
李隆升笑得斯文儒雅,“这男人还是得以事业为重,小情小爱不过都是锦上添花的一些玩意儿,千万不能被感情冲昏头脑,您说呢?”
喻晋文抬眸,淡淡看了他一眼。
“李总是在说我吗?”
李隆升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若是往日,他还能坐下来与喻晋文谈笑风生,可现在是他们有求于喻氏,很难摆出从容姿态。
喻晋文年纪比他儿子大不了多少,可气场看上去比他还强,有一种天生的威慑力,这就是实力和能力烘托出来的气场。
“没有没有,喻总怎么可能会是那感情用事的人呢?”
“所以,不再和星域合作,自然有我的理由。”
喻晋文微微后仰,靠在椅背上,微微抬了下手,何照上前递给李隆升一沓资料,李隆升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他翻看了几页,越看脸色越沉,而站在他身后偷瞄文件的李斌,则是脸都白了。
“你怎么会有这个?”
李斌瞪大眼睛看着喻晋文,“你从哪弄的?是不是你在背后阴我?”
他问着问着就激动起来,冲上前去,要对喻晋文问个究竟,被何照及时拦住,反手将他摁趴下,胳膊都差点给他拧断,疼得李斌“啊”的惨叫。
“喻总手下留情!”
李隆升彻底坐不住了,自己亲生的儿子,哪怕再不是个东西到底是自己的种,说不心疼是假的。
喻晋文依旧稳坐在沙发上,神色波澜不惊,“年轻人太过冲动,不是什么好事。玩归玩,但玩起来不知道轻重,犯一些小儿科的事情就不好了。”
他一番平淡的话说的李隆升直冒冷汗,连连躬身应是。
“这是我让人半路截下来的,不然这会儿恐怕已经到相关部门的手里了。资料拿回去,合同也拿回去,惯子如杀子,望李总好自为之。”
喻晋文今天穿了件黑色的衬衣,与身后黑色的椅背融为一色,坐在那里岿然不动,冷淡的像是没有情绪。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感情用事?
李隆升身上的冷汗已经打透了整件衣衫,只觉得这一趟来的太过唐突,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拎起瘫成烂泥一样的儿子,灰溜溜地离开了。
待人走后,何照上前不放心地问喻晋文,“喻总,这李家父子可都不是善茬,他们会不会把账算到太太头上,蓄意报复啊?”
喻晋文神情疏冷,他知道李家父子的为人,也不是全然不担心。
“你派人盯紧他们的动向,发现任何不对劲都要及时汇报。包括南颂那边,派两个人过去,盯紧一点。”
“是,我这就去安排。”何照领命而去。
……
吃过晚饭,南颂就去机器房挑了块料,打算刻个小玩意练练手。
回到南城后忙着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一直腾不出时间来,手上的功夫都快荒废了,一天不练,手就生了。
她坐在台灯下,拿着小刀刻着一枚黄金片。
金灿灿的黄金就算是渣渣都是钱,南颂却完全不觉得可惜似的,刀下的快准狠,沿着细化的痕迹顷刻之间就刻出朵玫瑰花,栩栩如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