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吃过晚饭,南雅带着南琳来到书房报到。
书房延续了南宁松的风格,很是古香古色,一整面墙都是书,另一面墙上是一副苍劲有力的大字,“言必行,行必果”。
字画、古董、玉器……这些玩意南雅和南琳都在父亲那里见过不少,但父亲从来不许她们碰,也没教过她们鉴赏,两个人都是门外汉。
南颂坐着,手里翻看着一本《杂记》,饶似漫不经心地听着南雅背家规。
一百条的家规,南雅昨天没怎么背,今天为了应付南颂,勉强背了背,但临时抱佛脚,记得并不牢,磕磕巴巴地背了一通。
“背完了?”见她停了下来,南颂微微抬头。
南雅点了点头,脸上透着乖巧怯然,“对不起大姐,我没能全部背下来。不过你放心,这些家规我全都记住了,会好好遵守的。”
“那是最好。自己算算,漏了几条?”
见南颂把戒尺拿了起来,南雅为之一惊,她以为南颂只是要她一个态度,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要对她动真格的。
“大、大姐……”南雅下意识把手背到后面去,紧张的冒汗,“你不会,真要打我吧?”
南颂淡淡抬眸,“不然呢,你以为我在逗你玩?”
南雅面色一紧,整个人都慌了起来。
南琳站在她身后,看着这一幕,心中也不由一紧:大姐跟以前比变了好多,以前是阳光暖心大姐姐,现在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清冷,不好接近。
“一共一百条家规,背了七十条,漏了三十,错了十四,按照我给你定的规矩,该打四十四下。”
南颂像是古代的包青天铁面无私,无情地判了刑,“手伸出来。”
南雅一千一万个不愿,却还是拗不过南颂,结结实实地挨了四十四下戒尺,眼睁睁看着白皙的手掌心由红变紫,像发胀的馒头一样肿了起来。
她又疼又委屈,哇哇直哭,眼泪扑簌簌地落,红肿的手连带着胳膊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十指连心,这真是钻心的疼。
“回去上药吧。”
南颂把戒尺还给南雅,没有一丝不落忍,“明天晚上继续过来找我背诵,规矩不变。你要是不怕疼,就尽管偷懒敷衍我。”
她又将目光落在南琳脸上,“南琳也一样,在这住就要守我的规矩。明晚和你二姐一起过来,找我背家规。”
“是。”南琳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然后讷讷地将手举起来,“大姐,我……背过了。”
南颂和南雅都朝南琳看了过去,南雅哭花了妆的脸上写满震惊。
“什么?你都背过了?”
南雅拼命给南琳使眼色,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现在的南颂可不是小时候那个宠她们的大姐姐,完全就是一个凶狠恶毒的刽子手。
南琳却像是没看明白南雅的眼神,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无辜地看着南颂。
“二姐今天背家规的时候,我和她一起来着。”
南颂点了点头,把南雅打发走,将南琳招呼了过来,“背来听听。”
她拿过刚才看了一半的书,继续看起来。
南琳缓了缓心中紧张的情绪,像上学的时候背课文那样,平稳又流畅地将一百条家规都背了出来,连一个字都没有错。
跟刚才磕磕巴巴的南雅一对比,完全就是学霸和学渣的区别。
“不错。”
南颂该夸就夸,饶有兴味地看着南琳,“我记得你一直学习就挺好的,当年考上S大也是拿的一等奖学金。专业学的是珠宝设计对吗?”
南琳小鸡啄米地点头,圆圆的眼睛亮亮的,“是的。姐姐都记得!”
“我只是离开了三年,又没有失忆,怎么会不记得呢。”
南颂态度平和,“我这人没什么优点,就是记忆力好,记恩,也记仇。从前我们一起生活的那些日子没有忘,以后的日子应该也不会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