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这一顿饭吃得真香。
席间几人聊了聊马场的事情,把合作具体事项基本上敲定了,约定后天等喻晋文出了院就去马场看看进度。
酒足饭饱,南颂和喻晋文就准备撤了。
傅彧看着洗碗槽里一堆油滋滋的碗筷,瞪着眼睛道:“你们这就走?把这全留给我?”
还是人吗?
南颂回头淡淡看了傅彧一眼,“你知道我的出场费多少钱吗?”
傅彧一愣,摇头,“不知道啊。”
“在丁名扬的后面再加一个零,知道了?”
傅彧想了想,感慨,“好贵,不过贵有贵的道理嘛,你值得这个价!”
大拇指竖起来,彩虹屁吹起来~
南颂不理会他的糖衣炮弹,继续问,“刚才那一顿,我没收你钱吧?”
傅彧摇头,“没有啊。”
“那不就得了。”南颂道,“没收你钱,你刷个碗怎么了,委屈你了吗?”
傅彧:“……”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他抬手点了点喻晋文,“那他为什么不留下来刷碗?”
喻晋文扬了扬眉,“我身负重伤,你好意思让我刷碗?”
傅彧无语凝噎,朝顾衡和何照瞪过去。
顾衡和何照连忙表示,“我们来我们来。”
南颂拦住,继续问傅彧,“他们在买菜的时候都出力了,你出什么力了?”
“我……”
“刷个碗这么多废话,以后不想吃我做的饭了就直说,我立马让保洁过来把它们清出去。”南颂耐心宣布告罄。
傅彧听到这,立马道:“好好好,我刷我刷,只要你愿意再来做饭,别说让我刷碗,让我杀鸡都行。”
杀鸡是什么梗?
南颂不解地皱了下眉,喻晋文在一旁解释,“他怕鸡。”
“你怕鸡?”不光南颂,顾衡和何照都难以置信地瞪起眼睛,齐刷刷地朝傅彧看过去,异口同声,“你一个特警,居然会怕鸡?”
傅彧被严重鄙视了,很是受伤地为自己辩解,“怕、怕鸡怎么了?生而为人,谁还没有个害怕的东西?我怕鸡犯法吗?”
喻晋文紧跟着补刀,“他不光怕鸡,还怕鸭子,总之一切尖嘴动物,他都怕。”
傅彧瞪向喻晋文:就你有嘴,叭叭叭的!
“哦,是这样。”
南颂眸光微闪,唇角不动声色地翘了一下。
傅彧瞧着,心里莫名紧了下,怎么觉得她这个表情,透着一股不怀好意呢?
……
从房间里出来,电梯门眼看着要关上,又被摁开了。
南颂不经意地抬眸,就见一个长发飘飘,穿着性感的女人走了进来,她戴着一顶太阳帽,刻意压低脸庞,可那张美艳动人的脸依旧很好认。
大明星舒樱,如今正是红的发紫的时候,大荧幕、机场,到处都是她的身影,想不认识都难。
舒樱一进来,看到喻晋文,也愣了一下,但还是笑着打了声招呼,“喻总。”
喻晋文并没有应声,反而有些紧张地朝南颂看过去。
她刚因为舒樱的事情误会过,可不能再叫她误会。
舒樱顺着喻晋文的目光,也将视线落到了南颂身上,在看到南颂脸庞的一瞬间,她整个人都僵了一下,浮上笑意的脸庞霎时间僵住,冷了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