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南总!”
小艺人一看到南颂,宛如坠入魔窟的人重新找到了回人间的路,一瞬间有哭泣的冲动,连滚带爬地朝南颂跑过去。
南宁竹却在看到南颂带着南琳走进来的瞬间,脸阴沉了下去。
“这里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南颂让艾总监将小艺人带下去,就拉着南琳走了进去。
南宁竹一副被搅了好事的不爽,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上仙风道骨的衣服与方才的所作所为极不相称,自诩翩翩君子的人,背地里干的却全是下流事。
比起瞧不上二叔的阴险狡诈,南颂更看不惯三叔的虚伪龌龊。
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有时候南颂就觉得奇了怪了,都是一个屋檐下长大的兄弟,为何品性差别如此之大,有的树小时候还挺正的,长着长着它就歪了。
“大侄女,青天白日的,这是干嘛呢?”
南宁竹拂了拂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头也不抬地跟南颂打了个招呼,顺手从桌上取来两枚文玩核桃,放在手心里盘。
南颂冷漠的视线在南宁竹脸上划过,吐出的字眼冰冷无情,“青天白日的,三叔又在这里做什么?”
南宁竹面上波澜不惊,即便当着亲生闺女的面,他也没有丝毫避讳。
手里的核桃盘的响,盘出了油,南宁竹脸上的笑容也油腻腻的,“小艺人一心想红,死乞白赖地缠上我,我也没办法啊。有哪个男人会拒绝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呢?”
这样无耻的话,南琳这个当女儿的听了都替父亲感到害臊,南颂冷清清地看着南宁竹,忍不住想啐他一口。
人一旦不要脸,真是跟大街上的疯狗没什么两样。
自从当上这个副总,南宁竹就以为自己是皇帝了,把南星传媒当成了他的后宫,约见个小艺人也自称“临幸”,把无耻当风流,把下作当玩乐,行为令人发指到了极点。
这些年即使贺深明着维护,南颂暗地保护,可还是有那么些个涉世未深又一心想红的艺人动了歪心思,被动或主动地贴上了南宁竹,而他家里那位华裔小姐何欣女士,俨然一副成功上位胜利者的姿态。
整个世界荒谬得有时候令人无法置信,却又偏真真实实地存在着。
可南颂既然回来了,就要破破这些歪风邪气。
她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冷漠的视线朝南宁竹扫过去,唇角却勾起一丝讥诮,“果然人老了,脸皮就会变厚,什么猪狗不如的混账话都说的出来。琳琳,你这个爹活着,倒不如死了。”
这话说的极不客气,南宁竹也没料到南颂竟会这么直接地跟他撕破脸,两枚核桃“啪”的一声砸碎在办公桌上。
他横眉怒目,“小畜生,你敢骂你三叔?!”
南颂拿起茶几上的一个玻璃杯,放在手里打量着,淡淡道:“你应该庆幸你是我三叔,换做别人,何止骂你,你现在的脑袋,都不一定会在你的脖子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