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南颂的意思表达的很明确——老娘的出场费他们给不起。
Ada暗暗惋惜两家的合作没有办法达成,但又不能够暴露南总的身份,就以玉心大师档期已满为由,婉拒了喻氏提出的合作请求。
这一边,南颂完全没把喻氏集团当回事,专心致志地在监视器后面看着广告拍摄,眉头紧锁。
导演脸色也不甚轻松,“这两个人怎么回事,分开拍都挺好的,在一起拍感觉就怪怪的。”
南颂也发现了这一点,目光朝遮光板前的贺深和舒樱看过去。
这两位大咖分别代言两款不同的主打产品。
贺深脖子上戴着那款叫做“心门”的钥匙吊坠,白色的衬衣穿在身上说不出的阳光帅气,敞开的领口隐隐露出胸肌,看得旁边一众女设计师们频频用手掌扇风,面红耳赤的。
更令人惊喜的是,一向以黑发示人、从不染发的影帝贺深今天却把头发染成了橙红色,与他戴着的那款吊坠中间橙红色的夏洛特女郎相得益彰。
优雅绅士成了阳光炙热的美男子,简直帅惨了众人的心。
这当然是南颂极力要求,费尽口舌撒了半天娇才勉强说服他三哥的结果。
站在贺深一旁的舒樱,毫不示弱。
她穿着一身淡黄色的长裙,一改往日美艳狂放的风格,身上没有丝毫多余佩饰,大波浪长发也剪成了短发,鬓边别着一朵明黄色的玫瑰花,妖艳美人突然变得娇小可爱了起来。
那只叫做“命门”的戒指,就这样闲适地戴在她的手上,微微一抬手,就是女王气息。
方才两个人各自拍摄的那套宣传照非常好,完美地诠释了产品的设计理念,但合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透着淡淡的尴尬。
即便两个人已经在努力营业了,可中间那道壁垒就是无法打破。
眼睛很尖的导演一眼就看出了症结,悄悄对南颂道:“这俩人肯定闹别扭了。”
这样的状态再拍下去也拍不出特别完美的效果,临近饭点了,南颂干脆大手一挥让众人出去吃饭,暂停拍摄。
舒樱和工作人员进了化妆间。
贺深定定地看着舒樱的背影出神,眼前突然晃过一瓶水,他回神,从南颂手中接过,有些抱歉地说,“耽误拍摄进度了,我的错。”
专业演员按理说不应该把私人感情带到片场,南颂可是见识过她三哥即使在母亲车祸后极度悲伤崩溃的情况下一到镜头面前就照常嬉笑怒骂的,今天却是完全不受控制。
南颂带着贺深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语气平缓地问,“你们吵架了?”
贺深喝了小半瓶水,淡声道:“不算吵。我想跟舒樱复合,被她给拒绝了。”
南颂盘着腿,八卦神经上线。
“当初你们分手,是谁提出来的?”
贺深偏头看了八卦的妹妹一眼,无奈又宠溺地笑,只是笑容有些苦涩,“她提的。”
南颂眼梢微挑,“为什么?”
贺深看着她不说话。
南颂心中警铃一响,倏然想起之前舒樱在花园对贺深说的那番话——
“你们既不是血亲又不是表亲,算哪门子的兄妹!无非是打着兄妹的名义互为备胎罢了!”
“你当初之所以跟我交往,不也是因为我这张脸长得跟她有三分相似吗?拿我当替身,你以为我不知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