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喻总,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喻晋文一脸冷漠,“那就别讲了。”
不当讲的话,用鼻子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
何照摸了摸鼻子,他刚才有些冲动,这时候只觉得庆幸,这话要是讲出来他可能都上不了飞机,直接会被发配到南极看企鹅去。
因为他想讲的话是——舔狗,一般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
飞机顺利起飞,似乎有种把一切的嘈杂和喧嚣都抛之脑后的感觉,南颂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她调整了一下座椅,有些疲累地躺倒。
机舱里温度比较低,她正想跟乘务人员要一条毯子,刚从洗手间走回来的司哲就拎回来一条毯子,“姐姐,盖一下,别感冒了。”
“谢谢。”南颂起身要接过来,司哲道:“我来。”
他弯腰给她把毯子盖好,清润的嗓音问,“姐姐,你要睡一觉吗?”
“有点困,但不是很想睡。”
司哲一双鹿眼微眨,“要不要看个电影?”
南颂轻笑,“好啊。”
司哲找了一部悬疑色彩的电影,从自己的书包里翻出了很多零食摆在南颂面前,都是买的青城当地的特产。
南颂挑了一包鱿鱼丝,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电影刚开始,那种潮湿的、黑色的、悬疑的感觉就出来了,司哲对南颂道:“姐姐,你如果害怕的话就抓我的胳膊,没事,我不怕疼。”
南颂疑惑地看他一眼,“嗯?”
司哲抿了下唇,说他的舍友们带着女朋友出去看悬疑片或者鬼片,回来的时候胳膊上都是各种淤青划痕,都是被女朋友或抓或挠出来的,因为太害怕了。
南颂听着,略觉得稀奇,又觉得可乐,唇角微微一扯,“哦,我应该不会。”
毕竟小时候是被二哥拉着扮鬼吓唬其他哥哥们的颂大胆,什么凶神恶煞的样子她都扮过,电影里这些场景,还不如他们小时候玩得刺激。
但她也看得津津有味,一来是很久没这么全神贯注地看过电影了,二来她能回忆起许多童年时的场景。
一想到四哥和小哥被他们扮的鬼吓得满院子跑,她就忍不住想笑,乐出了声。
电影里女主角正好中了毒黑化后对着镜头在癫狂的大笑,司哲手里捏着一包薯片正紧张着,忽然听到耳边一阵笑声传来,他一个激灵,“砰”的一声,薯片被捏爆了,弹出来,溅了一地。
“……”
空气中好像传来一声羊叫。
可能是司哲怔愣的表情太萌,下了飞机,南颂的笑容还凝在嘴角,唇角的护犊一直在上扬。
刚进机场,迎面就撞上了喻晋文一行人,正等候在出口的方向。
喻晋文看到南颂和司哲并肩而来,笑意盈盈的模样,只觉得心都跟着一烫,紧接着便是无尽的酸意,像是打翻了醋坛子似的。
看到喻晋文的一瞬间,南颂脸上的笑容就缓缓沉淀了下去,想把他当做空气一般略过。
即将擦肩之际,喻晋文先开了口,声音微沉,“机场外面被司铎的粉丝和记者包围了,不能就这样走出去。”
他低头看着南颂身上的装束和脸上的妆容,唇微抿,“可能,得委屈一下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