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不是播音腔,却十分富于情感,读小说时娓娓道来,读诗集时又总能抒发感慨,只是偶尔哼唱起来……呕哑嘲哳难为听。
不知是不是书中的人物经历给了他一些力量,那样暗无天日的岁月,他竟也看到了一丝黎明的曙光。
那样艰难的日子,竟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在母亲迫他成亲之时,他娶她,是因顺眼,也为感激;而他以为她之所以嫁给他,是因同情,也为金钱。
一场有名无实的婚姻而已,他没有将其放在心上,却不知,那个被他冷落了三年的女人,不知费了多少力气,才将他从崖底一寸寸地救上来。
眼前的这一幕,是那样的似曾相识,就好像昨日重现,时间又重新来过一般。
失神间,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沈岩被人推出来,林鹿第一时间扑了上去,傅彧也帮着将沈岩推进病房,喻晋文坐在长椅上没动,看着南颂拖着疲乏的脚步最后一个走出来。
他神情动了动,正要起身迈步上前,一个身影就从他眼前闪了过去,绕过人群,精准无误地扶住了南颂。
同样穿白大褂的温朗男人,就这样将南颂半抱在怀里,扶着她去了休息室。
喻晋文不知何时站起了身,却只是待在原地,默默凝望着她的背影。
那个男人是她四哥,她知道,也是一位医生。
有他照顾,她自然会得到最妥帖的安排。
诚如她所说,“我南颂二十多年来顺风顺水,父母宠着,哥哥护着,从来没叫我受过半分委屈……我人生中最大的风雨,是你带给我的。”
喻晋文心突然间一沉,像是被一只大手狠狠攥了一下,疼得他倒吸冷气,几乎站不稳身子,又坐了下去。
头像是在拳击台上被击中了,灵魂出窍一般,他坐在躺椅上,缓了好久,那股眩晕感才渐渐消失。
有两个恰好路过的护士,见他脸色白得几近透明,上前询问,“先生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找医生帮忙看一看?”
“不必,多谢。”
喻晋文婉言谢绝,缓缓站起,离开了这里。
两个护士盯着他离去的身影,一护士道:“这人看上去失魂落魄的,脸色那么难看,不会是得什么绝症了吧?”
“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呢?我瞧着他那个样子,更像失恋,会不会被某个女医生给甩了?”
“啊?这更不可能了。你没瞧见他有多帅吗?哪个女人不开眼会甩他,他甩人家还差不多……”
“不会吧?渣男哪有这么深情的?”
“错!自古留下深情诗句的,如元稹、苏轼、胡适、徐志摩等大诗人大才子,哪个不是渣男?何书桓还深情呢,渣起来那也是清新脱俗得很!”
“……你赢了,我竟无言以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